20世纪华尔街实战三巨头:除了江恩和利弗莫尔,还有他……

孟洪涛先生,美籍华人,美国美林证券投资总监、通用资本风控总监,目前世界三大威科夫技术权威之一。孟洪涛先生所著《威科夫操盘法》经由投资者教育行业资深品牌“舵手图书”引进出版后,迅速引起了国内广大证券投资者的认可和欢迎,获得了大批追随者。2019年5月到9月,孟洪涛先生回到国内,携新书《新威科夫操盘法》《擒庄秘籍精解版》与国内投资者进行广泛的交流。日前,期货日报记者有幸与孟洪涛先生对话,受益匪浅。
期货日报:您的交易生涯是如何起步的?有哪些印象深刻的故事?
孟洪涛:相信看过《威科夫操盘法》的朋友,对我的交易生涯都已有所了解。正如我在该书序言所述,我的交易生涯始于1993年,从一支铅笔一张坐标纸开始。那时候我在深圳,中国的电脑交易系统远未普及,受条件所限,我们团队只能手绘走势图。每天收盘后,大家分工合作,手绘主要交易品种的日线图和点数图。虽然手绘的过程及其繁琐和耗时,但是这种方法也有其优点,它使我们把思维都集中在价格变化上,帮助我们更深刻地理解价量变化的内涵,特别是对点数图的深刻理解,可以让我们清晰地掌握盘口语言和走势的运行周期(比如什么时候是吸筹,什么时候是派发)。市场走势的根本是价格,那时候,我们每天观察价格的涨幅和跌幅,涨跌速度,这些为我以后的交易打下良好的基础。也就是说,从一开始,我就走在了正确的交易道路上,非常感谢那个年代没有技术指标,否则我的市场启蒙也许就会误入歧途 。那段经历为我后面系统地学习和使用威科夫交易理论打下基础。
印象最深的是2008—2009年的美国金融危机,这点我在红周刊上谈过。当时还在美银工作,当时美银收购美林造成的麻烦,让整个市场都认为美银会国有化,也就意味着股票归零。当时的银行业都危机重重,包括高盛和花旗,可以说,整个市场都处于极度恐慌当中。特别是那些对冲基金的客户,都想着赶快解脱。但是我们并没有慌,因为2008年9月到11月,美银的市场走势完全符合威科夫先生的理论中恐慌抛售行为。威科夫先生说过,市场出现恐慌抛售行为表明了市场参与者的那种想逃离痛苦的心态,但是对于股票操盘手来说,这是熊市进入结束阶段,而牛市的吸筹阶段即将开始。我们正是顺着这条轨迹,跟随主力介入市场。标普从2009年3月一直涨到现在。关于我们在这段市场行情的实战操盘过程,有兴趣的朋友可以阅读我新出版的《新威科夫操盘法》。
期货日报:您为什么选择到美国深造呢?到了美国后继续个人交易吗?交易成果如何?什么时候读完的研究生课程,研究生毕业后您开始了专业金融生涯,这个时期您进行了哪些系统的培训,有哪些具体的收获?
孟洪涛:我到美国读的是金融投资专业的MBA,这是实现我的人生理想的关键一步。从1993年开始接触期货,我就一直在为职业金融家这个理想努力。尽管当时已经三十而立,但是为了丰富金融理论基础知识,我还是决定回学校攻读金融专业MBA。在学校的收获,是深入了解美国企业的管理机制、资本市场的运作机制。在校期间,我们与一些企业共同完成商业计划。
在前面的话题中我们谈到,在国内的时候复盘全靠手绘,到了美国,我发现当时市场已经充斥了各种交易软件和指标,手绘从此成为历史。但是在享受电脑软件便利的同时,我的操作质量也出现了噪音。当时市面上描述这些技术指标的书和学习资料铺天盖地,我片面地相信技术指标能够给出可靠的交易信号。当我用了这些所谓信号,出现交易失败的时候,我天真地认为是指标参数设置的错误,或者说纯度不够。于是我继续修改参数,梦想着下次市场能够按照我的参数出现行情(多年后想起这些觉得自己真是幼稚,市场怎么走和我们所设的参数没有任何关系 !)。有时候觉得市面上的指标不好用,我还花高价雇佣程序员,按照我的设计重新编写新的技术指标(或者说交易系统)。然而所有这些努力的后果还是每天不断地修改参数,只是我账号上的资金在递减。
然后,我进入了美国的金融机构,有机会跟连线的交易员一起工作,这是一个难得的学习机会。这些职业交易员的工作与其他工作不同,每天用特殊的语言与市场之间互动,并形成了表象背后的逻辑分析思维。通过跟这些资深交易员学习,我的交易有了质的变化。最重要的变化是调整了自己思考角度,从市场的自身行为研究市场,这样整个市场的运行轨迹印在大脑当中,并且知道当前的行情处于整个市场轨迹的哪个阶段,以及是否属于好中最好的动手时机。
期货日报:是什么机缘,让您了解到威科夫交易理论,并对其产生浓厚的兴趣?
孟洪涛:最开始在国内每天动手画图的时候,我并不知道有套理论在那里。到了美国,在芝加哥教堂的一次活动中认识了CME的一个floor trader。我和他谈到了我当时在交易中所遇到的困惑,因为当时自己的交易策略正被看起来很漂亮的各种指标所包围,每天都想着那些指标怎么组合,寻找各种形态,梦想着这些形态能够战胜市场。他推荐了威科夫先生的《擒庄秘籍》,让我研究一下威科夫的方法,这是我交易人生转变的开始。
这本书是威科夫先生在1931年出版的著作,在证券市场上引起了巨大的轰动,甚至被对冲基金经理视为市场操作秘籍。这本书是我进入资本市场行业以来,唯一一本读过上百遍甚至更多遍的书。刚开始阅读这本书,我就产生强烈的冲动,要把这一伟大的操盘秘籍翻译给国内同行,让大家都能更深刻地理解市场。但是在我尝试翻译的过程中,我发现自己还有很多东西尚未吃透,如果就这样翻译出版,很可能会误导交易者。考虑很久之后,这个想法就被搁置了。直到近年,我已将这本书读了上百遍,对它的思想有了深刻的理解,并将该书的原理在实战当中应用了多年,我才决心真正着手翻译并解读这一伟大的市场操作秘籍。
威科夫向我们详细介绍了市场主力(庄家)CM操纵股票上涨或下跌的过程,把其市场行为一环接一环地呈现在我们眼前。威科夫探讨的是公众(普通投资者)判断市场走势所依据的基础的真伪,也就是说更深入一层。比如公众对行情或者进场的判断是依赖技术指标或者基本面所产生的信号,技术指标的基础是价格及其形态。这些价格形态往往不表达市场的真实意图,原因是它背后的操纵行为。而威科夫帮助我们把识别出这些价格形态背后的操纵意图,从而使我们以市场的自身语言为依据来判断走势。
期货日报:您认为威科夫理论的精髓是什么?与其他交易理论相比,威科夫理论最大的特点是什么?
孟洪涛:威科夫理论的精髓在于直接观察和分析市场最根本的因素:市场的自身动作和内部秩序。市场的这些内在运行规律不出现在我们的视觉和听觉当中,我们的一切判断都遵循这些内在的运行规律,不去根据来自于视觉和听觉的表象行为,比如K线形态、技术指标曲线、基本面数据,等等。技术指标交易和基本面交易都没有深入到市场本质。技术指标依据的是价格表象,而这些表象是主力操盘手操纵后的结果,目的在于把公众(普通投资者)的思维直接拉到了外部因素上,使得大家更容易用K线和指标的物理形态做为判断依据,在关键阶段引诱公众追高,或者引诱公众熊市抄底。把基本面消息面作为依据的问题是:消息首先要经过大机构及其操盘手的过滤,他们在过滤过程中决定是否利用这些消息来设局欺骗公众。而公众看到消息的时候,当时的价格或者形态已经是被人做过手脚的了,公众再以这些价格形态产生的指标为基础去分析市场,经常被市场打脸。
这就看出了公众与精通威科夫理论的专业人士之间,在判断依据上有了质的区别,一个是从以形状表象为判断依据,一个是以市场内在行为和规律为判断依据。
比如在判断趋势方面,公众离不开平均线或者MACD等技术指标,当然还有人发明了更多五花八门的,看起来很玄的技术指标,这些表象思维导致了公众总是处于赔钱一方。
而用威科夫理论武装起来的专业人士在判断趋势的时候使用的是市场的自身运行秩序。牛市的起点是供不应求的秩序形成,熊市的起点是供过于求的秩序形成。上升趋势的内在秩序是强调需求保持,而供应不足,观察这些秩序分两个阶段,一个是上坡阶段,一个是下坡阶段(回调),在这两个阶段中都要体现出供不应求的秩序。
期货日报:既然威科夫和江恩、利佛莫尔并称为20世纪华尔街实战三巨头,为什么他的投资理论一直不为中国投资者所熟知,直到您的《威科夫操盘法》出版,才逐渐被大家所了解?
孟洪涛:主要原因是国内整个社会对技术指标和基本面的大力推崇。误导的源头是媒体、证券书籍和培训班,以及所谓股神和股评专家的话。有形的技术指标和K线形态对使用人来说更简单明了,直接在视觉上就能看到信号,不用费脑筋,满足了人们的惰性。打开全国的股票期货培训班或者证券书籍,绝大多数都在培训指标的使用和基本面的分析,并取了一些五花八门很炫酷的名字。
另外是一种盲目崇拜心态,这是历史给我们造成的思维习惯,比如说人人想学习巴菲特,这本身就是一种盲目崇拜,因为他们根本不知道巴菲特的操作方式和散户的操作方式的重大区别。威科夫先生的市场量价行为理论没有一个视觉工具给大家,这不符合大家喜欢有形信号的分析习惯,导致很少人接触市场自身动作这种分析方式。
期货日报:既然威科夫的投资理论主要被机构投资者应用,那么是否对个人投资者来说不是很适用呢?
孟洪涛:威科夫方法其实无所谓面对机构还是个人,而是强调市场本质,它对于各类投资者都是适用的。每当谈到一个理论,咱们国人的思维一下就想到了这个人,去崇拜他,去研究他的过去。其实更重要的是使用市场自身行为的这个理念。每一个参与市场的人,要想成功,一定要研究市场本身,而威科夫理论讨论的就是市场的本质,所以适用任何一个参与市场的人。研究市场,我们要研究参与者(包括公众和专业操作者)的动作和意图,研究供求关系这一经济学原理,研究价格动作的起因和推动力,研究成交量所代表的资金流入和流出。
期货日报:威科夫是量价关系之父,也就是说,威科夫是最早对量价进行研究的,而量价关系在中国的投资者中已经广为应用。那么威科夫的量价分析有什么不同吗?
孟洪涛:我不知道国内投资者是否广泛使用量价的方法,但是从大多数人的交易结果来看,他们使用量价的方法是错误的。他们更喜欢分析量价的形态,就是说追求一种有形的信号,换句话说,和使用指标没什么区别,都拘泥于表象。正确的判断基础不是这些形态,而造成这些形态的市场内涵,他们基于市场内涵来对市场背景和下一波进行判断,这个就和公众的量价使用方式有本质的区别。人们只记住了乌云盖顶、乌鸦、锤子……这些稀奇古怪的名字,并不了解这些形态背后的成因,因此看到这种形态之后,就机械的使用,导致亏损都不知道怎么亏的。我常说K线有毒,会遭到很多人的反对。整个市场的运行,不可能是因为k线的形态,而是因为参与者的意图和资金的流入流出(成交量)。
造成人们盲目和机械地使用K线形态始作俑者,是史蒂夫?尼森的《日本蜡烛技术》,这本书完全误导了公众的判断角度和交易思维,让大家追逐使用市场的表像。K线只是人们投资之后的价格移动的表现符号,不是市场移动的本质因素。然而市场操作者非常清楚K线对公众的影响力,于是在他们需要公众付出的时候,会制造公众无法拒绝的K线形态,让公众心甘情愿地为他们买单,我国几次股灾的顶部都是这样的。证券市场和食物链一样,韭菜的存在,是为了人的盘中餐,在市场里,公众是前者,主力资金操作者是后者。公众的参与作用,是为主力资金提供食物,他们永远是被收割的对象,永远处于弱势,永远处于亏损的一方。公众在自己一开始就处于弱势的情况下,再去使用错误的武器和策略,等于跑着奔向爆仓。所以我撰写《威科夫操盘法》以及翻译解读《擒庄秘籍(精解版)》这两本书的目的,也是希望和能够唤醒公众,让他们换个角度重新思考和认识市场,而不是拿着注定失败的工具和方法随大流一直亏损下去。
期货日报:能简单介绍一下您的交易体系吗?包括交易思想、理念、方式(量化还是主观)、策略(进场依据、交易指标,风控管理体系等)等等。
孟洪涛:我们的整个交易体系是以市场自身行为和秩序为主,时刻关注供求关系的变化。从来不使用,也不推荐任何电脑程序交易系统和量化系统,因为人性是没法量化和程序化的,至少是当今不行。华尔街的高盛等大型机构使用电脑程序化和量化系统,是因为他们拥有一般机构、小团体以及普通投资者所不可企及的技术、人才、资金优势,他们聘请的都是来自世界顶尖院校的科学家,以及他们几乎不用付手续费(手续费是程序化交易的一笔巨大成本),等等。公众和一些小团体的量化系统,从技术上、人才上、手续费方面,无法和那些大机构抗衡,也就不可能达到那些大机构的交易结果。在中国,贩卖这些系统的主要卖点是想满足一些人不劳而获的心态。我常说,玩证券交易,是一个烧钱、烧脑力、烧时间的活儿,没有捷径。不付出辛苦,不花时间是无法成功的。
我们的进场依据是供求秩序转换的临界阶段。比如做多,我们等待供应耗尽的临界阶段,做空是在需求耗尽的临界阶段。我们从来不使用任何技术指标,我们通过量价关系,研究市场自身的动作和秩序,借以判断整体背景和局部博弈,最后做出动手的决定。
应用威科夫理论进行风控是我们团队所有操作的重点。这个也是广大公众最欠缺的方面。多年来,公众亏损的原因,除了市场知识的贫乏,还在于缺乏风控观念和措施。只要一谈到风控,公众的理解就是百分比,就是数字。其实不然,如果没有掌握市场的背景,以及自身动作的供求秩序,只是单纯的强调百分比和数字,其结果是分几次亏的问题,最终是亏光。风控策略和交易策略都是一样,都要以市场自身动作的供求秩序作为判断主体。我们的风控包括进场前的风控,进场后的风控(1—3天),盈亏比,持仓中的风控,以及出现危机苗头的风控措施。比如说做多,进场前的风控包括:大盘背景是否允许我按这个方向操作?局部博弈是否到了好中最好的时候,盈亏比是否是三比一?如果这些条件任何一条不能满足,无论当时的K线表象如何吸引我们,我们都不会动手。再比如说进场之后,市场的自身动作和供求秩序出现了逆向变化,我们会毫不犹豫的离场,无论当时是亏还是赚。证券投资就是投资一个项目,注资前要制定退出方案,注资后要时刻监督项目的执行,看到苗头不对,应该实施调整或者退出方案。
公众面临的风险很多,但是都不先研究应对策略。比如周期风险,乱用周期是公众的通病。在一个周期上判断之后,不放心,又换一个周期再去判断,最后造成互相矛盾,在互相矛盾的情况下建仓,导致亏损之后,依然在矛盾的情况下寻找原因。再比如资金使用风险:急和贪多是通病。正确的资金使用是从一手到一百手的过程,而不是一百手到一手的过程。我经常和大家讨论,交易从一手开始,这个过程不是为了暴富赚钱,而是为了稳定和熟悉(修改)策略,是个铺路过程。
期货日报:请分享一下印象最深刻的一次交易经历,为什么?您现在主要做什么交易,股票还是期货?如果是期货,主要做什么品种?
孟洪涛:印象最深刻的交易是一笔失败的交易。通常在复盘的时候,我主要研究失败的操作,因为它能让我学到更多。那次交易的是GE的股票,在1999年末。虽然现在看来市场行为非常的清楚,也看到自己当时依据表象和主观交易是多么的愚蠢。
当时缺口回补理论非常流行,价格在51美元左右出现了跳空。当时根本没有注意到此时市场已经到了右手边,也没有注意到在12月中旬已经出现了大量派发的行情,还盲目地认为缺口会回补。我通知团队成员重仓买入,然后盼着缺口回补。后来价格跌到了47美元,已经产生大面积亏损,当时计划等反弹一点就离场,要是能回本更好。2000年1月初,GE猛烈反弹到跳空前的价格,此时要是按照计划离场的话,账户根本不会有多大的亏损。然而,人都是好了伤疤忘了疼,贪婪再一次占领大脑,我们没有出掉手中的股票。接下来的日子就是期盼,盼着下跌停止,盼着反弹。每次反弹给我们带来一点希望之后价格立刻大跌,最后价格在41美元徘徊的时候,更多的利空消息最终把我们踢出局,承受了大面积亏损。
这次交易失败的教训是:只被局部表现吸引,而忘记了整体背景;没有严格执行风控措施,没有严格执行纪律。归根到底,市场知识不足。
目前我们团队主要操作的品种是美国期货、中国商品期货和美股期权。
期货日报:您是什么时候重新关注国内市场的?您的交易生涯是如何规划的?目前是成立了自己的投资公司吗?能简单介绍一下自己的团队吗?
孟洪涛:从2000年开始,我就和国内机构有了接触,其中也参与了芝加哥商业交易所在亚洲的一些活动。我在国内没有成立自己的投资公司,因为我想接下来的几年里,把更多的精力放在研究投机和风控策略方面。交易方面让年轻人打理。国内的一个金融构成立了优势盘感实验室(Edge-Lab),我个人接受邀请,带领一批把市场交易当成终身事业的年轻人,把市场自身动作的方方面面进行细分细化研究。
这家Edge-Lab是专注投机(交易)策略的研究机构。我主导的投机策略研究是基于市场的自身动作和秩序,形成策略的特色是强调动作性:策略的每一步都带有动作指导性,而且对于每个策略我们都设有实验盘,由专业交易员在实战中使用和完善,最后形成一套低风险的交易策略和动作指引。整个策略研究涵盖资本投机市场的每一个基础环节,本着庖丁解牛和精雕细刻的工匠精神,整套策略从思维逻辑步骤到动作设计的每一步,都通过专业团队仔细推敲和实盘检验,对各种可能性都做了全面的应对方案,把走势的每个可能都考虑在内,这样,使用者就达到了胸有成竹和守株待兔的操作境界。我们在策略设计的细节上,考虑更多的是风控和情绪隔离,因为风控和情绪是造成公众重大亏损的两个主要的因素。我们通过策略的设计,把这两个因素同公众的操作隔离,然后严格遵循设计的好中最好的入场离场的操作步骤,让总体的盈利稳定提高。
期货日报:您是如何看待技术派和基本面派之争?如何权衡技术指标和供求关系在交易过程中的运用?
孟洪涛:技术派本身分为真技术派和伪技术派。伪技术派就是完全依赖各种技术指标曲线,比如MACD、 KDJ、布林、RSI、均线,等等。他们完全以视觉结果做为判断依据,而且每天盯着各种指标曲线琢磨,看看能发明创造出什么与众不同的形态。这样做的结果是他们无法从技术指标曲线中自拔,而忽视了市场中最基本的,也是最重要的因素:价格。而真正技术派,不但研究价格本身,而且研究价格背后的制造者。一个价格出现在屏幕上,内涵了很多背后制造者的意图。我们通过量价格速度与供求关系可以识别出现价格背后制造者的意图,从而做到与市场做手同步同方向交易,真正达到跟踪趋势的目的。
基本面和消息面,我们前面说过,大机构和他们的市场做手会提前知道,然后经过他们过滤和消化,对市场进行布局,等着消息发布。消息发布后,公众按照消息交易,正中圈套。我们团队从来不看任何消息面和基本面,完全按照市场自身行为交易。我们威科夫操盘手只看三个因素:价格、成交量、速度。
期货日报:您在中国和美国都有过比较长时间的交易经历,在您看来,美国交易员与中国交易员的区别在哪里?
孟洪涛:如果都是普通交易员,区别不大,因为他们的交易方式差不多,都是视觉或者听觉交易。视觉交易就是看指标,听觉交易就是看消息。要说交易员中区别最大的是:一类是懂得市场语言的聪明钱,另一类是不懂市场语言,而去找个替代媒介接触市场的业余交易员,这个媒介就是技术指标和消息。美国交易员使用的工具更多些,而中国因为金融历史短,所以还在平均线、MACD等指标里摸索市场。我们从中国市场的几次起落的关键点就能看出摸索市场的结果。比如2015年中的大跌,不用说个人交易者,就是那些私募的操作也是惨不忍睹。
比如现在的A股大盘,群众盼望牛市,媒体评论会找各种理由喊牛市。但是从市场背景来看,大家可以看看月线,我们看到需求真正上来没有?当然没有,这就是说能够促使牛市长期存在的基础还没有出现,就无法断定市场不会再跌了。A股大盘长线需要二次测试。
期货日报:相比美国的“机构市”而言,目前中国市场的投资者结构仍以散户居多,您觉得在交易模式与资金管理模式上,中美两国有哪些不同点,是否有可以互相借鉴的地方有哪些?
孟洪涛:对于聪明钱来说,任何国家的股票期货市场都是人在操作,都是一样的。把亏损归咎于市场特点是失败者的借口和给自己犯错误的开脱。通过这些借口,他们掩盖了缺乏市场知识的事实。
聪明钱只需分析价格背后的人的行为意图就足够了。市场参与者有富人和穷人。富人是指那些及其有钱的大机构,他们凭借资金优势,可以提前知道消息,买通媒体,买通经济学家评论为他们造势宣传。而穷人是指普通公众,他们不但资金上没有优势,关键是市场知识贫乏。那些富人雇佣市场做手为他们服务。历史著名的做手是詹姆斯?凯恩,他是摩根大通的市场做手。他能把一张张很普通的股票变现,而且是以极其高的价格变现。他们能做到这点的最重要工具是公众心理。他们制造的行情,直接搅动公众的情绪,然后公众因为情绪而心甘情愿地按照做手的布局买卖。
资金管理,我们叫做危机管理。一个是进场后的危机管理,一个是持盈利仓的危机管理。有了危机管理,我们从来没有出现套牢的情况。因为在进场后,如果出现危机管理计划中的情况,我们会及时处理。比如做多;我们做多的假设是市场按照供不应求的节奏一直涨上去,但是当我们进场后没多久,发现我们假设的节奏出现变化,或者说供应开始大举进入市场,这种情况下,我们不会死磕,而是立刻离场,再等机会。持盈利仓的时候,我们有了危机管理,可以提前预知风险来临,并且提前写好应对措施,这样保证我们在危机来临之前离场。
期货日报:国内比较推崇江恩,您认为江恩和威科夫最根本的区别在哪里?是否有优劣之分?威科夫理论在哪些方面比江恩稍有优势?
孟洪涛:我对江恩不了解,所以无法对比。我倾向于使用市场自身动作,因为更贴近市场本身,特别是威科夫对成交量有更深入的研究,成交量代表市场的资金流入和流出,也体现了市场的供求力度。牛市之所以存在就是因为资金的流入大于资金的流出,这些通过成交量能够得出结论。比如在阻力附近的时候,我们看到资金流出的量小,说明供应不足,那么价格会继续涨。另外即使资金流出的大,但是资金流入的量更大,这是吸收行为,我们判断继续涨的可能依然大于下跌的可能。我们以前一切理解不透的问题,通过资金量和价格动作都能豁然开朗。
期货日报:您认为一名成功的交易员应该具备哪些素质,对新入市的交易者有什么忠告?
孟洪涛:对市场的态度是:绝知此事要躬行。知错就改,不能与人和市场有对抗的性格。
1. 深深相信市场是一门科学,一门艺术,就像要成为一名医生,没有捷径。这是最基本的意识上的准备,所以要做好烧时间、烧钱、烧脑力的思想准备。
2. 远离大众舆论,比如网上的各种群。远离贩卖系统的人,他的系统要是能发财,他不会出来卖系统赚钱。
3. 谁都不崇拜,不追随;只需敬畏市场。市场本身就是个专家,我只需和市场学习。要读书或者参加培训班,第一决定要素不是看对方如何包装和炫耀,而是要深度研究作者或者培训老师本身的专业背景。
4. 不相信暴富的传说,资金少就远离证券市场,因为亏不起。任何人进入市场,亏损是正常的,亏得起的人能够东山再起,亏不起的人直接出局。资金少直接影响情绪,操作上容易过激。
期货日报:有哪些书可以推荐给广大交易者学习
孟洪涛:我要说一些不建议读的书或者不适合参加的培训班:
1. 任何完全或者含有讨论分析技术指标的书,或者任何讨论K线形态或者成交量形态的书。
2. 教唆您走捷径的书,比如xxx日速成,或者基本面量化,等等。
3. 非专业交易员写的或者翻译的书,作者背景及其重要,我们要读那些真正行业里从事交易的人写的书,而不是有很多与交易无关头衔的人写的书。
我们应该找一些能够让我们真正懂得市场的书籍,比如市场的自身动作和秩序、主力资金的行为特征、大众交易者的行为特征,以及风控和资金管理方面的书(但是不能是谈论数字的风控,应该是以市场内涵为基础的风控)。
期货日报:您认为2019年国内的股票市场有什么交易机会?
孟洪涛:首先我们来判断一下目前股市状态,无论从日均成交量还是底部上升的速度来看,现在所处牛市进程已一览无余。但任何趋势的形成都有前因和后果。前期经过了漫长的吸筹阶段,上证指数最低下跌至2440点,造成极大的恐慌,这是主力最后的震仓。主力制造这种恐慌是对散户的极端压迫,这种穿透散户心理极限的震仓,就是主力开启新一轮牛市之前,想把最后一批散户给吓出去,拿到他们手中带血的筹码。之后再急速拉升,迅速脱离成本区,开启一轮新的牛市。
因此,正因为经过了漫长的牛市准备阶段,牛市的基础才更牢固,以后上升的空间才更大。我们放大一点周期看,股市目前还处在底部区域,无论从时间和空间都还没到位。现在还只是小牛刚出生而已。毕竟主力经过了吸筹震仓等一系列套路,不会只涨这一小段就鸣金收兵的。目前这个涨幅只是刚开始,后市还有比较大的上升空间。所以我们要做的就是:承认这是牛市,克服遗憾和后悔心理,顺势而为。然后找个日线回调的节奏,分批入场。尤其是在牛市的进程中不要轻易下车,需坚定持仓至牛市末尾。当真正风险来临时,果断带着利润体面的离场,成为最后的赢家。
期货日报:如今股指期货已放开,您认为股指期货会如何发展,有什么交易机会?
孟洪涛:如今股指期货放开,手续费降低。势必会带来场内交易量的上升,股指波动幅度会加大。场内整体热度的提升会给整个股市带来更大的吸引力。这反而给场内拥有扎实技术的专业交易员提供了更大的潜在盈利空间。我们无需过多地关注和预测国家政策,我们要做到的就是跟随。现在市场是什么环境和规则,我们就第一时间制定什么策略去应对就好。
正如前面所说说,股市现在就是牛市已不用怀疑,这是大的主趋势,真正的交易机会就是顺着主趋势,在回调节奏,供应衰竭时买入,之后盈利在加仓,做好资金管理和风控计划。利润一波一波吃,逐步积累盈利垫。之后再逐步放大仓位。
至于很多人会在相对高位时做短空,因为这是逆主趋势做次趋回调的空单,风险较大,需要操盘者非常强的敏感性,而且入场的果断和无论盈亏离场执行力的要求都相当高,只有经过专业训练的资深交易员才有可能做到。因此,在此不建议。
*END*
责任编辑:张玉洁主管:李靖琴
推荐阅读:
风向突变!市场传来新消息,今天该怎么下单呢?
太刺激!半年疯涨230%,单日跌幅22%,比特币是“暴富工具”还是“致命毒药”?
上半年明星品种迭出,商品期货市场下半年投资机会在哪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