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妈”大变样 央行这一周很忙 忙着稳定市场

这两天,央妈很忙,忙着窗口指导,忙着出台理财新规和资管通知!央妈更一反过去“虎妈”的严厉模样,变成了春风化雨。从央行窗口指导,要求大中型银行增配低评级信用债,到理财新规对非标投资延…



这两天,央妈很忙,忙着窗口指导,忙着出台理财新规和资管通知!


央妈更一反过去“虎妈”的严厉模样,变成了春风化雨。从央行窗口指导,要求大中型银行增配低评级信用债,到理财新规对非标投资延续现有规定,自主确定老产品的压缩清理节奏,监管不设硬性指标等,再到央行下发通知,明确公募资管产品可适当投资非标准化债权类资。


这些都在努力减缓严监管带来的市场冲击。周五,资本市场也为之“虎躯一震”,大幅飙升。毕竟债务规模接近3倍于GDP的中国,承受不了断水的危险。从纷至沓来的各种解读版本来看,归结到一句,那就是金融监管边际放松,资管产品平稳转型,货币政策维持放松。
央妈很忙!忙着稳定市场
7月20日,先是银保监会发布《商业银行理财业务监督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接下来,7月21日,央行发布《关于进一步明确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指导意见有关事项的通知》。


毫无疑问,这又是稳定市场预期的重拳出击。各种解读版本纷至沓来,归结到一句,那就是金融监管边际放松,呵护资管产品平稳转型。毕竟这个理财市场也是大而不能倒的,统计数据显示,截至6月末,银行非保本型理财产品余额为21万亿元;证券期货经营机构私募资产管理业务规模合计25.91万亿元。这47万亿元的资金市场更涉及到了百万亿居民存款变化,不得不谨慎。


其实,过去两个多月时间里,我们看到央妈真的很忙!先是6月决定,施行7000亿大规模定向降准“支持‘债转股’项目和支持小微企业融资”,到这一段,怒怼财爸,掐架说“财政政策不积极”。


到了本周,“中国央行窗口指导银行增配低评级信用债”。央行“鼓励银行贷款投向于AA+以下评级的信用债,同时还按照1:2给予MLF”。紧接着,又出台理财新规,稳定市场预期。再接着,央行直接下发通知,明确公募资管产品可适当投资非标准化债权类资产。
看看另一面的央妈


与此同时,银保监会的大检查也在持续发力。从银保监会7月20日发布的公告来看,今年上半年,各级监管部门现场检查1051家银行业金融机构,发现各类问题1.48万个、涉及金额2.47万亿元。


截至5月末,银行业在保持12%以上信贷增速的同时,总资产规模少增20多万亿元。同业资产和非债券投资分别同比下降2.6%和7%,同业理财在上年减少3.4万亿元的基础上,继续缩减1.2万亿元,已累计削减三分之二以上。


这些数据都在显示,央行系统正在积极落实国务院副总理刘鹤的表态,“做生意是要有本钱的,借钱是要还的,投资是要承担风险的,做坏事是要付出代价的。”尤其是今年伴随着经济去杠杆和金融强监管的深入推进,影子银行剧烈收缩,首次呈现负增长态势,企业再融资深陷困境,中国债券市场年迄今违约金额已突破历年规模。


据有统计数据显示,截至7月19日,2018年中国在岸债券市场上违约规模已超333亿元人民币,包括26例公开发行债券和9例私募债券出现违约,整体违约规模已超过此前最高规模的2016年的301亿元,大公等评级公司今年也大多给出了有史以来最趋于负面的评级调整,已创下中国史上最大违约年。


显然,从这个角度看央妈确实很严厉。
要害在非标市场


但是,这种严厉在过去一周,已经变成了春风化雨。从央行窗口指导,要求大中型银行增配低评级信用债,到理财新规对非标投资延续现有规定,自主确定老产品的压缩清理节奏,监管不设硬性指标等等,再到央行下发通知,明确公募资管产品可适当投资非标准化债权类资。这些都在减少严监管带来的市场冲击。




其实,就算今年是中国史上最大债券违约年,违约规模也就333亿元,按照央行的话,就是债券市场违约是市场经济条件下企业信用风险释放的自然反应。这点违约规模,完全用不着央行如此下“重手”。


但是,333亿元的小规模违约却在重创47万亿元的资金理财市场,特别是非标市场!快速出台资管新规和理财细则,都是为呵护资管产品平稳转型做准备,进一步缓解非标资产处置压力,有利于解冻低等级流动性。
非标资产恐将规模进一步放大


非标资产的全称是非标准化债权资产,指的是那些无法在证券市场或者银行间市场流通交易的债权资产。


包括但不限于应收账款、承兑汇票、信贷资产、信托贷款、委托贷款、各类受(收)益权、带回购条款的股权性融资等。标准化资产指的是那些可以在证券市场或银行间市场公开交易的资产,具备公允价值和完整的估值体系,流动性好。相较标准化资产,非标资产流动性较差,风险较高,因此潜在收益较高。
当前市场环境下,实体经济的信用扩张受限,房地产、传统制造业等行业融资压力大,银行的信贷资金输血渠道被收口管控,部分企业存在巨大的资金缺口,融资成本不断攀升。银行和非银金融机构把握时机,都在积极把上述融资需求改造成“非标”资产,非标资产作为表外项目,规避风险资本计提要求。


从规模来看,非标市场规模非常庞大,总规模已超100万亿,各种资管产品大量投向非标资产。如此庞大的非标业务,应该回到表内。但是,回到表内就要按照央行MPA要求监管,补充资本金一项,就会将金融机构压垮。


所以,无论理财新规,还是央行通知,都在对非标“放过一马”!在央行通知中明确,公募资产管理产品还可以适当投资非标准化债权类资产。央行甚至提出,对于因特殊原因难以回表的非标和过渡期后仍未到期的少量股权类资产,经金融监管部门同意后,金融机构可以合理妥善处理。


显然,非标难除,而且将继续长期存在。如果非标出现大规模压缩,市场总融资边际减少效应将带来众多行业的违约难题。未来,可能不仅仅不会大规模压缩,相反可能是一个扩大资金投入的渠道。
回表为什么那么难?


5月15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刘鹤表示,做生意是要有本钱的,借钱是要还的,投资是要承担风险的,做坏事是要付出代价的。


从理财新规到央行通知,在对非标投资、压缩节奏、计价方式等模糊之处,都明确进行了放宽。但是,从价值取向来看,恐怕不是大放水,而是稳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因为,将非标资产回到表内,实在太困难了,犹如一场资产出清。


借钱的,还继续借,不能一下子断了!但是,“做生意是要有本钱的”,现在放钱出去的金融机构的本钱越来越少了,银行的存款荒还在持续。


从央行近期公开披露了2018年上半年末的银行存贷款数据来看,其中银行的活期存款(个人活期存款+非金融企业活期存款)上半年减少500亿元,已经有规模见顶的迹象,而2016年和2017年全年银行活期存款还能激增近7万亿和近4万亿。


银行目前主要盈利还是靠存贷差,其中存款的资金成本很重要,活期存款占比高,则银行资金成本低,活期存款减少,而定期存款特别是一些高息的存款增加,将明显提升定期存款比例,提升银行资本成本。


这是一种刚性约束,是对于未来资产规模扩大的约束。如果想维持要素投入型发展,加大资本投资的难度越来越大。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及观点仅供参考,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一切有关本文涉及上市公司的准确信息,请以交易所公告为准。股市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