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腊回来了



希腊的好消息不断。继上周欧元区就债务减免达成“历史性协议”后,国际评级机构标准普尔再次将希腊主权信用评级上调。种种迹象显示,在经历了长达八年的紧缩政策后,这个欧债危机源头国家已经逃出危机。不过,来自欧盟的救助即将结束,法德力推的欧元区改革前途未卜,希腊的未来又将走出一条怎样的轨迹?




01
债务危机解除


齐普拉斯终于系上了领带。


6月22日傍晚,年轻的希腊总理齐普拉斯身穿蓝色西装和白色衬衫,搭配酒红色领带参加在雅典扎皮宫举行的庆祝活动。在2015年1月首次当选希腊总理时,齐普拉斯许下了诺言,希腊的债务危机一天不终结,他就一天不打领带。


就在当天,卢森堡举行的欧元区财长会议达成“历史性协议”,各方一致同意,希腊在今年8月第三轮救助计划到期后退出救助计划。欧元集团债权方还同意发放最后一笔150亿欧元贷款,并将希腊还贷期限延长10年,为该国重返国际金融市场、恢复经济增长提供缓冲空间。


这一协议标志着希腊正式走出债务危机。6月26日,标准普尔将希腊长期主权信用评级从“B”提升至“B+”,今年1月底评级刚从“B-”上调至“B”,展望为“正面”。


从2010年起,欧元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欧洲央行先后联手出台了三轮经济援助计划和债务减免措施以帮助希腊,该国总计获得2737亿欧元的国际救助贷款。过去8年里,希腊政府在是否接受援助方面摇摆不定,政权多次更迭。


齐普拉斯上任初期,希腊一度濒临国家财政崩溃和退出欧元区的边缘,在希腊的减债要求无法被满足、欧盟又不愿欧元区开始崩解的情况下,双方经过协商推出了全新的希腊经济改革方案。希腊不得不继续实施大幅财政紧缩和严厉改革。


根据协议,救助计划将在8月20日结束,希腊此后仍须接受债权方严格监督,必须在相当长时期内保持高预算盈余水平。希腊议会上周表决通过政府提出的一揽子经济改革举措,包括延长养老金冻结年限、改革医疗保险和税收制度,以满足国际债权方要求进一步减少支出的要求。


尽管如此,主管经济事务的欧盟委员皮埃尔·莫斯科维表示,“希腊8年来根据我们的计划要求经历一系列艰难的改革和调整,如今终于有能力用自己的双脚向前走了。”


02
改革阵痛


对希腊而言,这一步来之不易。长达八年的紧缩政策让希腊付出了惨痛代价。数据显示,自2010年以来,希腊经济总量缩水约25%,工资下降近20%,养老金和其他福利支出减少70%,核心公共部门的员工人数下降26%。至今,该国失业率还维持在20%的高位,年轻人的失业率甚至超过40%。


根据欧盟委员会的统计,仅过去3年间希腊政府共实施了450余项改革措施。除持续严格执行紧缩政策,通过节流方式缓解债务压力外,齐普拉斯在结构性改革上也走得更远,采取开源措施增加财政收入。


为此,希腊政府在财政和金融领域不断调整结构,推进资金重组,让希腊银行业得以健康、可持续发展。2017年,希腊时隔三年后再次发行五年期国债,规模达30亿欧元。


从2017年起,希腊经济逐渐回暖。根据希腊官方统计数据,2017年希腊经济增长1.4%,2018年第一季度同比增长2.3%。希腊当前的财政盈余达到了4.2%,超过国际债权人设定的2018年3.5%的目标。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预计,2018年希腊经济将增长2%,2019年将增长2.3%。


其中,作为拉动希腊经济的支柱产业之一,2017年希腊旅游业同比增长17%。农业、食品、汽车业、航运业等持续增加的出口也是希腊经济复苏的重要推动力。另据联合国贸易与发展会议的报告,在2017年,外国直接投资希腊达到40.46亿美元,同比增长31%,达到2008年以来的最高点。


03
后救助时代


6月28日,欧盟国家领导人齐聚布鲁塞尔召开峰会,以法德为轴心的欧元区改革将成为这次峰会的关键议题。


此前披露信息显示,法德正在推动一项包括设立欧元区财政部长职位,并在欧元区建立强有力的共同预算的改革方案。不过,荷兰、奥地利和芬兰等12个国家的政府纷纷质疑培育欧元区共同“财政能力”是否存在必要。这些国家担心此举将损害成员国的“财政中立”。预算案中对南欧国家的倾斜,也被视作“劫富济贫”,成员国将承担更大的风险。


而对希腊而言,债务危机结束并不意味着希腊人不用再过“紧日子”了。以希腊公共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为例,2014年至2017年的4年均在180%左右,同期欧元区的平均水平为90%左右,180%的水平甚至远超债务危机爆发时的113%,这实际上意味着希腊政府仍然可能违约。


经合组织的报告显示,希腊仍面临重大挑战。具体说来,希腊政府未来将面临两方面的压力。一方面,在高税负、低福利等政策引起民怨的情况下,继续推进精简机构、打击偷税漏税等改革会遇到不小阻力;另一方面,希腊政府希望国际债权人能够减免部分债务,但德国等国反对减免债务的声音很大,仅靠希腊自身消化这些债务难度不小。在6月22日通过的协议中,正是因为德国代表的严苛要求,才不得不延长至六个小时。


此外,财政紧缩和高失业率等问题引发的民众抗议也冲击着希腊国内局势。今年年初,希腊就因此爆发了大规模罢工。在过去的8年期间,希腊全国总罢工数量超过了50次。经济萧条同时还造成希腊人才外流现象严重。自危机爆发以来,包括医生、技术人员在内的近50万人离开希腊,选择到德国等其他国家谋生。


对此,在6月22日的庆祝会上,齐普拉斯坦言,希腊正在翻开新的一页,但国家仍需执行审慎政策,实现财政平衡并进行结构改革。“希腊仍需医治债务危机留下的创伤,并打造强大经济,战斗还将继续。”说到这里,齐普拉斯又解下了领带。



精彩回顾

暑期音乐综艺打响C位争夺战



从英雄到“叛徒”,哈雷怎么了
IP界始祖《哈利·波特》丨曾经玩转各种周边,如今却遭吐槽诱导氪金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