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恋的人,常常自苦

本文节选自《我想要不卑不亢的面对这世界》
前阵子邦妮陪我做线上的新书宣传,我们聊起疫情期间一个普遍的心理现象——“幸存者羞愧”。
邦妮给我解释说那种心情,是因为疫情这么严重,自己的日子却过得很舒服,自责自己在帮助他人上,做得不够。
我分析,这种自责的潜台词,其实是基于一种自恋的心态:由于我没有做得更好,世界才会变成这样的。这个潜台词,其实是说,我是一个很重要的人。
我们能每个人,当然都是一个很重要的人。但是把我们个人存在的作用和意义,放在一个辽阔的宏观世界的体系里去衡量的话。它其实是一个可以用客观衡量的事情。
我们不得不承认,我们对改变一些事情能起到的作用,非常有限。
所以我今天从我的新书里摘了一段关于自恋的片段。和很多人不一样,我从来不认为自恋是一个缺点。但我一直认为,它是一种桎梏,是一个牢笼。
很多自恋的人,常常也是自苦的,只是大家都看不到罢了。
01一个人对物质世界的认知是否客观正确,很多情况下是可以去求证的,日常生活中,一个物体是桌子还是椅子,这很好求证。在科学的领域,也可以通过做实验的方法去求证。可是我们如果求证我们对心理现实层面的认知是否客观,就非常困难了。心理现实也需要有一个客观的参照物、坐标轴来作为参考和比对。这样一来,客观的环境显得非常重要了,人在没有这个参照物,坐标轴的情况下,心理认知很容易失真。据我个人观察,我身边一些精神上有点认知问题的朋友,他们大概率的有一个共同的特点:“过度自恋”,他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关注自己身上了,关注自己到了关注得已经失真的地步。02
像我们前面说的,盯着一个字不停的看,他盯着自己不停的研究,不停的看。结果就失真了,特别容易钻牛角尖,反复纠结,自怨自哀,比较严重的甚至出现幻觉、妄想的现象。我说这些,并不是一种贬义。有的人是被困在了他的自我里,他没有能力去看外面,看到他人,即使他和你面对面坐着聊天,你都能感觉他是从你们的谈话现场游离出去的,他完全不关心你们交谈的话题,陷入在对自己的关注中不能自拔。这和我们说的搞创作或者工作那种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还不是一个意思。恰恰相反,后者的那种沉浸常常是让人忘我的。03
我曾经遇到一个读者,他对我说,他觉得自己心理有问题,他为了解决自己的心理问题,干脆辞了职,买了一堆心理学的书在家里对照着自身的问题研读,但是读完以后觉得更不好了。我说那怎么行啊?你把自己关在家里天天盯着自己研究,没有问题的人都会研究出问题的。你当然是要走到外面去,在跟人产生交流沟通和思想碰撞的过程中才能够更清醒的认知自己。这个道理,古人已经明白,希腊神话里的美少年纳喀索斯,在水中看到了自己的影子,爱慕到难以自拔,再也离不开半步,根本没有办法把眼睛从自己身上移开。最后扑到水里去接近那影子,溺水而死。04
我们读心理书,探索自己的内心深处,寻找让自己困惑的问题答案,这都做得没错。但我们也需要关心一下这个世界,看看你身处的社会发生过什么,就像看书看久了,你需要抬起头看看窗外的景色。适度的关注外部世界,可以帮你把你的目光从你自己身上挪开,然后等你再回来看自己的时候,才能更客观和真实的去认识自我。既然人的心理现实是一种客观存在,那么一个人的自我也是复杂多变的,层次丰富,人对自我的认知,也不是一成不变的,也是可能出错的。有时候开始是对的,后来出了错,有时候这件事上认识是对的,那件事上认识出了错。05
我们需要有坐标系和参照物,让我们可以比对校正,检查自己的认知,在可以纠错纠偏的基础上,我们才有可能得到一个至少是相对正确的认知结果。否则的话,一个建立在错误的自我认知的基础上得出的结论,即便是通过缜密甚至是完美的逻辑思维过程推导出来的自我形象,那也注定将是一个错误的结果。你认识的,也必定是一个不真实的自我。其实这个道理,我们不用特别去教,很多人都会在日常生活中不自觉的在使用,或者说是被利用。比如一些公号文中那些泛泛而谈的心理学鸡汤,简单化某个心理名词,讲一讲某个案例来说服和教育读者,然后给读者分析一通和读者周围的人际关系,让读者快速得到一种自我认知的收获快感,其实这是起不到什么作用的,也不能让人真正的认知自我。推荐阅读:刻意的叛逆,其实是一种顺从上篇:不要妖魔化老师,但老师里有妖魔
我的新书上市啦,
点击图片购书,赠送专享艺术家王鹤签名画卡。
当当链接内容 ↓
点击图片即可下单
《我想不卑不亢地面对这世界》
当当专享艺术家签名画卡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