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齿铜牙:美司法部长巴尔舌战群驴

“驴子”是民主党的党徽,“大象”是共和党的党徽,美国的两党缠斗和总统大选被称为驴象之争。
波特兰暴乱现场,黑命贵、安提发向警方投掷爆炸物:
美国司法部长巴尔心宽体胖,慈眉善目,一看就是很好对付的样子:
青年巴尔与偶像里根总统合影:
众议院司法委员会听证会,司法委员会主席、资深民主党众议员纳德勒居然小睡了片刻:
巴尔指,街头的那些「暴乱分子和无政府主义者」 「劫持了合法的抗议活动」。那些暴乱不是和平抗议,而是「攻击美国政府」。
巴尔谈到在俄勒冈州波特兰市的情况。当地「有联邦法院受到攻击。从何时起(我们)可以(允许)随意纵火焚烧联邦法院的?」
他举例说:「如果有人沿着街道,走到(国会)山脚下的那个漂亮的普雷蒂曼法庭(Prettyman Court),然后砸碎窗户,用工业级焰火纵火,向法庭里面投掷煤油气球,在法庭里放火,可以吗?现在可以这么做吗?」巴尔说,美国的法警有责任阻止这种情况发生,并保护法院,「我们在波特兰做的就是这个,我们在保卫法庭。我们到那儿不是要找麻烦。」
巴尔指责民主党没有人敢出来表示对暴乱的反对。「让我担心这个国家的是,这是我记忆中第一次,…民主党人不出来谴责暴民的暴力和针对联邦法庭的攻击,为什么我们不能说:针对联邦法庭的暴力必须停止?我们能听到这类的话吗?」
自由派提了一个自以为刁钻的问题:你知道宗教界人士xx,xx,xx都在批评警方暴力吗?
巴尔铁齿铜牙:(暴徒)放火以前还是放火之后?
自取其辱的自由派,张口结舌,当场崩溃:

力挽狂澜、力撑危局的晚清重臣,如收复新疆的左宗棠、东南互保的张之洞,眉宇间都有一股子凝重的杀气,倘若无力扭转乾坤,也绝不让世界因为我变得更为不堪——
1875年兰州,陕甘总督左宗棠:
1903年保定,两江总督张之洞奉旨入京途中与英国军官合影:
1931年天津南开大学棒球队:
1943年西安临潼骊山脚下:
1946年意大利,坐在被击毁的虎式坦克上的牧羊人:
1970年,日本航空公司波音747-100的头等舱:
看到就想插:
致美国朋友的几句话(1978年12月27日《人民日报》)
酒不醉人:
1979年邓小平访美,中美领导人笑得好开心:
1980年《影子武士》遭遇资金瓶颈,黑泽明的两个超级脑残粉科波拉(《现代启示录》)、乔治卢卡斯(《星球大战》)两肋插刀,20世纪福克斯公司毅然投资。
黑泽天皇当时穷得丁当响,拍摄期间以3万美元(当时是天价)的报酬接拍三德利的酒水广告,科波拉友情出镜,写下影史佳话:
2003年,科波拉的女儿拍摄《迷失东京》,特意让男主接拍三德利的广告,致敬父辈不朽的传奇:
赢了猴王,输了猴亡:
追忆似水年华:
我要走进飘渺的月光
感受那精神与未来的生机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