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芽生长记 | 之四

豆芽生长记 之一
豆芽生长记 之二
豆芽生长记 之三
48豆芽会说话之后,我觉得带他的难度渐渐降低。因为我可以了解他为什么哭,为什么不高兴,就能想出相对应的办法来安慰他。不像小的时候,只能抱着来回走,徒劳地说着一些“哦哦哦”之类无聊的话。一岁半到两岁之间的时候,他已经能说出:“我害怕打雷。” 有段时间,每天晚上躺下睡觉之前他都会说这句话。“我害怕打雷。”我会安慰他:“哦,豆芽害怕打雷啊。轰隆隆隆的,好大声,是有点害怕。”有时会和他一起祷告:“豆芽,我们来祷告吧。你如果害怕打雷,可以告诉主耶稣。”他很认真地祷告起来:“主耶稣呀,我害怕打雷呀,下雨呀,闪电呀,我来保护你呀。阿门!”唔,分清楚“你”和“我”是需要时间的。49一天晚上,他照例祷告完他害怕打雷呀下雨呀闪电呀,说完阿门,我们并排躺下。我忽然突发奇想地问他:“豆芽,主耶稣跟你说话了吗?”得到的答复很肯定:“嗯!”“主耶稣跟你说什么了呀?”沉默了一小会儿。“Sorry.”“啊?说Sorry吗?”我在黑暗中吃惊地张大了双眼。50说实话,我不是很确定主耶稣有没有跟豆芽说Sorry。不过,我反复想过这句话给人带来的安慰力量之后,变得很喜欢对豆芽说Sorry。有些时候当然是因为我本来就做得不对,要向他道歉。但也有些时候,他还想吃豆豆却不能再吃了,他还想看一集动画片却不能再看了,他喜欢的东西被别人拿走了……这种“求不得”的时候,虽然爸爸妈妈什么都没有做错,我也还是愿意抱起他,说上一句Sorry。大概,那里面有惋惜的心情,也有某种怜悯吧。带着这样的心情说了Sorry之后,自己也觉得不再为这求而不得之苦感到无尽的苦涩了。或者,在这苦涩里面,透出一点点的甘甜来了。51豆芽的祷告是很简洁的。“主耶稣呀,我要吃饭了,阿门。”“主耶稣呀,我看过托马斯了,也看过Maisy了,我要睡觉了,阿门。”“主耶稣呀,感谢你赐给我妈妈午饭,阿门。”“主耶稣呀,姥姥生病了呀,你治好她吧,让她还来抱妞妞吧,阿门。”
(豆芽的画:大海里有好多螃蟹。)
52有一天,在外婆家睡觉,豆芽忽然伤心起来:“我想主耶稣了。”妈妈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只好说:“那你跟主耶稣祷告吧!”可是他还是很伤心:“主耶稣怎么走了呢?”“嗯?主耶稣在哪里呢?”“主耶稣在打鱼。”他想了想,又补充,“主耶稣在书上呢。”“哦……”原来是想起家里那本《耶稣和渔夫们》的圣经故事了,妈妈懂了,“可是主耶稣也和我们在一起呀,他也在你的心里。”妈妈拍拍豆芽的小胸脯。这个解释好拙劣,然而还能怎么办呢?“我想去看看主耶稣。”“啊?你想去看看主耶稣啊?”“嗯。”“去哪里看呢?”“去心里看看。”说着说着又哭起来了,“我想看看主耶稣。”“哦,豆芽想看看主耶稣……”那一刻我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就只是接着他的话一句一句地回应着。好久以后,想起这件事情的时候,我忽然想到圣经的《哥林多前书》里面有这样一句话:“我们如今彷佛对着镜子观看,模糊不清,到那时,就要面对面了。我如今所知道的有限,到那时就全知道,如同主知道我一样。”小小的豆芽,也在渴望面对面地见到主耶稣的那一天吗?53一个周日早上,妈妈没有去教会,韩蓉小姨帮忙带着豆芽去教会了。回来的时候,韩蓉小姨说豆芽在车上想小鱼。为了安慰他,韩蓉小姨就说:“小鱼在你心里呢。”(啊!我们安慰孩子真的只有这么几招……)结果豆芽摇了摇头,表示不能同意:“嗯嗯嗯~我心里有主耶稣呢。”54礼拜天,我们全家要一起去教会。豆芽说:“我不要去教会。”我说:“去教会敬拜主耶稣呀。”他想了想,自己嘟囔道:“你不是说想主耶稣了吗?”额,这是替我说的台词吗。55豆芽的谢饭祷告:“主耶稣呀,感谢你赐给我好吃的……” 抬起头来,“晚饭吗?”“是午饭呀。”重新低下头:“主耶稣呀,感谢你赐给我好吃的午饭和菜,阿门!”然后心满意足地抬起头来:“不是晚饭吗?”56两岁半的豆芽已经会唱诗篇23篇“耶和华是我的牧者”了。中间有好几句,我估计他实在也是不理解什么意思啊,什么“你在我敌人面前为我摆设筵席,用油膏了我的头,使我福杯满溢”,还有什么“我虽然行过死荫的幽谷,也不怕遭害”。然而竟然也叫他糊弄着整首都唱下来了。作为一个英雄事件记录在案吧。
57
去幼儿园之后,豆芽学会了幼儿园的谢饭祷告:Thank you God, for the foods; thank you God, for the friends; thank you God, for the wonderful day; in Jesus’ name, Amen!
但是他自己在家祷告的时候,从来不说中间那句,不知道为什么。
我很怀疑他觉得foods和friends是一样的,为什么要说两遍……
58
教会外面有一些野猫,豆芽很喜欢它们,每次看到都要追着跑,直到猫“刺溜”一下子钻到某个缝缝里不见了。
有一次,一只猫蜷缩在路边,身上脏兮兮的,一动不动。
“妈妈,小猫怎么了?”豆芽问。
“小猫可能是生病了。”我一边说一边拉着他继续往前走。
走了一小段路之后,豆芽回头看:“妈妈,小猫好可怜呀。”
“啊……是哦……好可怜……”我惊讶地看看他。
“我们为它祷告吧。”
“真的吗?”
“让主耶稣把它医治吧!”
“……嗯。好呀。”
59
去大连玩的时候 ,住的那个公寓里有个沙漏,豆芽很喜欢,睡觉的时候要放在身边。
有一天回来,睡觉前找不到沙漏了,到处都找不到,就很失望。
“不然你祷告吧,看看主耶稣会不会帮你找到沙漏呢?”
“好吧。”
祷告完他睡着了,我去洗澡洗衣服收拾东西。要睡下的时候,觉得有点凉,去关窗子,发现沙漏在窗帘后面,就帮他拿到床头柜。
第二天早上,他一骨碌爬起来:“妈妈!主耶稣给你找到沙漏啦!”
60
有什么愿望是我实在满足不了的时候,我就建议他“不然你祷告吧”。
有一个礼拜日,他特别想吃饼干,可是我没有带饼干,教会也没有饼干。我就拉着他一起祷告:“主耶稣啊,豆芽特别想吃饼干,可是我们没有饼干,怎么办呢?”
祷告完,十分钟之后,来了一个很久不见的朋友。一见面她就说:“哎,我出门前给你拿了袋饼干。” 然后掏出一袋很好吃的高纤维粗粮饼干。
豆芽高兴极了。回家之后还一直念叨:“主耶稣给我们送来了饼干。”
61
豆芽说他不想上幼儿园,我说“哦,是嘛”。
睡觉前他自己祷告:“主耶稣啊,我明天不想上幼儿园,可是我还是得上幼儿园。奉耶稣的名祷告,阿门!”
我在旁边笑倒了。
62
我给豆芽讲了《三棵树的故事》,里面有耶稣钉十字架的情节。他指着耶稣问我:“他流血了吗?”我说:“对。”
沉默了一会儿,他伸出手去摸了摸那个流血的地方:“妈妈,主耶稣好可怜啊……我给他贴个创可贴,他就不疼了。”
63
有一天豆芽突然跟我谈到死亡。
“妈妈,等我长大了,你会缩吗?”
“唔……可能会吧。”
“那你会死吗?”
“啊……会的。豆芽,每个人都会死的。”
“什么时候死?”
“等到妈妈长到像外婆那么大,然后再过一些年,就会死的。”
“外婆怎么还没死?”
“呃……”
没有时间感的人真难沟通啊。
64
死亡对话之二。
“妈妈,我也会死吗?”
“会啊。”
“那死了以后呢?就在十字架上吗?”
“哦……不是的……死了以后就像睡着了一样躺在那里,闭着眼睛,不能说话了。”
“然后呢?”
“然后如果你爱主耶稣,主耶稣就会把你接到他家里去。”
“主耶稣家也有蜡烛吗?”
“嗯……有吧。”
天堂对你来说,就是充满了气球、Bus和蜡烛的地方吧……
65
死亡对话之三。
“豆芽,你是不是担心妈妈会死啊?”
“对。”
“哦……”
“妈妈,你死了就躺在那里,眼睛闭起来吗?”
“嗯,妈妈会去主耶稣家里等你,以后我们就在主耶稣家里又见面了。”
“主耶稣会给我们补钙吗?”
“啊……”
“主耶稣会给我们长高一点。主耶稣家里也有蜡烛。”
可是为什么会出现补钙的桥段呢……
66
死亡对话之四。
“豆芽,不要碰插座哦,那个小朋友手伸进去会触电。”
“然后就会流血吗?”
“就会被电到,会死哦!”
“然后就去主耶稣家里了吗?”
……这样说不好吧,好像在鼓励摸电门似的。
67
妈妈怀着豆苗的时候,有一次崴了脚,回去的时候上不了楼,走路都瘸。豆芽看了很紧张,带着哭腔不停地说:“你不要这样!妈妈,你不要这样!”
还把一旁搀扶的爸爸使劲扒拉走。
问他是不是有点紧张,他点点头,说不出来什么。
上面那一组关于死亡的对话发生在豆苗出生后四个多月。距离妈妈崴脚已经过去了大半年。有一天,豆芽看到妈妈膝盖上的小疤痕,高兴地说:“已经不流血了吗?你也不那样走路了吗?”
说着学起妈妈一瘸一拐走路的样子。
他竟然还记得那么清楚。我就问他:“妈妈那样走路,你为什么紧张啊?”
他毫不犹豫地回答:“因为我怕你会死。”
68
会有人说:孩子这么小,你们怎么就灌输宗教给他!
我不想争论这件事。不过,孩子很小,灌输无神论给他就更好吗?
我小的时候,跟妈妈分开一段时间,我妈妈给我写信,说我们虽然分离,她的心却一直和我在一起。这句话安慰我许多年。
然而比起“妈妈在”,我更想跟豆芽和豆苗说“主耶稣在”。因为妈妈会去上班,会睡着,会死去。但主耶稣是昔在今在以后永在、也不打盹也不睡觉的。
冬令营归来的豆芽斗志十足。每当你对他说“Jesus gives us light!”或者“Jesus gives us hope!”,他就会精神饱满地回答:“Follow Him!”
他如今并不真的知道这句话意味着什么。
我期待着他完全明白的那一天到来的时候,仍然这样宣告,这样精神饱满。
雪菲苏
基督徒,两个孩子的妈妈从小学时办手抄报算起专注文字工作20年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