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岁的小男孩,可以是朴树,也可以是彭坦

“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少年”,或者“男人至死是少年”,类似这种都属于高风险言论,尤其是成年男人用来自称的时候,十有八九都会翻车成为烂笑话,之前已经有个男明星因为这个被嘲了(就不用点名了吧)。
在世的男明星里面,大概只有朴树这么说是合理的,能够被接受的。这季《明日之子》决赛他还真的说了一句类似的话:
观众纷纷表示同意:我也这么觉得。
因为他还是个孩子,所以在点评时可以坦然说真话而不用拐弯抹角。
因为他还是个孩子,所以在按照流程给学员别徽章时不耐烦就可以直接撂挑子。
看节目的过程中,我一边期待着朴树能多说点真话,一边又有点紧张,他身上的低气压实在太明显,我好怕他会忽然崩溃离席而去啊。
但,四十岁的男孩or少年就只能是朴树这种么?No no no,看了这季《乐队的夏天》我又发现,原来还有另外一种状态,就是彭坦那种。
每当镜头扫到达达乐队的主唱彭坦,我心里就会冒出无数个问号:他怎么那么高兴?他怎么总是咧嘴傻乐?他怎么一直上蹿下跳?他是不是有多动症?
要和好朋友木马乐队PK时,他直接叫着主唱的本名“强强”就跳上桌子扑了过去。
跟椅子乐团合作时,他看其中一个队员有社恐就忍不住老是去撩拨逗着玩儿。
他随身带着巧克力,冷不丁就要和工作人员分享。
在台上也老有层出不穷的各种动作,就显得很中二:宣布分数的时候他也不安分:
知道结果后又冲观众比剪刀手:
退场时还要跟魏飞玩跑火车:
眼瞅着这哪像一个乐队啊,分明就是爸爸叔叔伯伯带着8岁的小儿子逛公园。
马东都感叹说彭坦真是个小朋友:
周迅也接嘴说:小男孩。
彭坦就是那种典型的单纯干净又天真,永远都长不大的小男孩。
但是!!!作为一个达达乐队的老粉(虽然不算多么死忠也没有很狂热),我记忆中的彭坦并不是这个样子的呀。
我高中时买过达达乐队的第二张专辑《黄金时代》,大学时又看了彭坦单飞后在武汉某酒吧办的小型演出专场,那个时候的彭坦正处于颜值巅峰期,白净清秀眉目如画,按臧鸿飞的说法,嫩得能掐出水来,绝对是偶像派。
找了几张老图,让你们见识一下中国摇滚圈最帅的一张脸,能跟他比的只有巅峰期的郑钧,不接受反驳。

可那个时候,彭坦没现在这么高兴啊,就挺腼腆的,最多就是算比较阳光吧,但性格上还不太放得开。
甚至,刚出道时的彭坦,和朴树差不多,一度也是愤怒、阴郁、拧巴的。他之所以走上摇滚道路是受了崔健的影响,《快让我在雪地上撒点儿野》是他的启蒙歌曲,他小时候觉得摇滚乐就应该是愤怒的、反叛的,一开始写的歌也是以发泄愤怒为主。
他和周围那个世俗的世界格格不入,进了摇滚圈后,和圈子还是格格不入。那时武汉被称为中国朋克之都,周围几乎全是特别躁的朋克音乐,但彭坦喜欢的又不是朋克,所以始终处于武汉摇滚圈的边缘。据他自己说,他那张帅脸也没给自己带来什么好处,因为那时候摇滚圈崇尚的是糙汉子,太帅太清秀反而会被圈内人歧视。
在武汉挣扎了一小段时间后,从北京过来的音乐公司大佬宋柯和许晓峰看中了他们,要带达达乐队与华纳签约。这时彭坦的拧巴劲儿又来了,第一反应是怀疑和拒绝,因为他不想让达达成为又一个花儿乐队。那个时候,花儿乐队虽然红,但在摇滚圈也是被鄙视的,被认为是商业化包装炒作的成果。
一番沟通后,达达乐队终于决定北上发展,和华纳签约。当时能和全球五大唱片公司签约的内地摇滚乐队,他们是头一个,比花儿乐队的阵仗还大。这是和当时同门的孙燕姿合影:
因为彭坦有外形优势,华纳就把他们包装成偶像型乐队,这时彭坦的反叛劲儿又上来了:不想做那么多宣传,不想上那么多通告,不想写太通俗太流行的歌。
我记得当时有个采访是说,某记者对彭坦提了句“你长得像谢霆锋”,彭坦的脸一下子就黑了,就不愿意继续接受采访了。
当时华语区最红的天团是五月天,达达乐队就经常被拿来和五月天比较,很多媒体会称他们为“内地版五月天”,彭坦看了也会不高兴。
在华纳的第一张专辑《天使》,里面其实有好多表现愤怒躁动情绪的歌,但公司定的主打歌是《我的天使》和《节日快乐》,都是那种听起来特别开心快乐的,就是为了配合偶像型乐队的包装。彭坦解释过,那首《节日快乐》一开始创作的时候其实是有点讽刺意味在里面的,是为了讽刺年轻人的没心没肺只知道傻乐,但后来讽刺意味完全被抹掉了,在大家听来就是一首纯开心的特别简单的歌,这就显得更讽刺了。
插一句:达达第一张专辑的封面是个布娃娃,那其实是彭坦在路上捡到的。
虽然第一张专辑出来反响很好,让达达乐队拿了一堆奖,但彭坦心里还是会困惑不安,尤其是看到骂他们是“伪摇滚”的评论时,就会憋一肚子气。
到了第二张专辑,他们兄弟伙就铁了心,誓要打造一张纯正的摇滚唱片,其中再也见不到没心没肺傻乐的歌,一首比一首深沉、躁动、忧伤。可专辑制作完成后,不巧碰到华纳高层大换血,新来的领导完全看不上他们那些新歌,连宣传都不给做,专辑面世后没什么水花,因为不受公司重视又长期没有演出和收入,几个乐队成员都陷入了迷茫,于是2005年,乐队宣布解散。
那之后,四个人各奔天涯,有的继续在圈子里给别的乐队当制作人,有的退圈做起了生意,彭坦一度萌生了想要转行送快递的念头,他那时候喜欢买书,就觉得当一个专门送书的快递小哥挺好的,门槛低,又没有压力。
可是在作为观众看了一场音乐节演出后,他发现自己还是离不开音乐,于是开始做自己的个人专辑。
这张《少年故事》应该是不少人心中白月光一样的存在吧:
那之后,彭坦就渐渐有了转变,变得更松弛,更从容,也更快乐。
究竟是什么契机带给他这种转变的呢?我猜,可能和爱情有关。
彭坦和名模春晓恋爱结婚后,在秀恩爱这件事上,就一直很高调。
据春晓透露,彭坦求婚时,是专门借了一匹白马,骑到了春晓所住小区的楼下,然后让春晓下楼掏出戒指向她求婚。
这一场景后来两人又专门复刻了一遍,当然画面唯美了很多:
他们还在情人节那天推出了情侣合唱单曲——《我们的小世界》,当年还很是流行了一阵。
那之后,几乎每到情人节或是白色情人节,他们都要出一首情歌合唱,哪怕听众反馈越来越差,觉得他们太高调,甜得发齁,他们也依然乐此不疲。
还有太多漂亮的合照:

面对媒体,彭坦会非常乖地承认自己是“妻管严”,完全弃摇滚歌手的光环于不顾。只是偶尔会吐吐苦水,说自己吵架远不是春晓对手,根本插不进话,“想怼她那前奏的时候,她已经到副歌了”。音乐人烙印很明显哈。
结婚数年后,有了小女儿,可能对彭坦又是一轮刺激吧。别人当爹是多了爹味,彭坦不但一点爹味没有,还从孩子那儿感染到了越来越多的孩子气,爱玩爱闹。
好朋友黄觉就在微博上爆过一个彭坦玩卡丁车被撞的料:
现在看来,我觉得,彭坦只不过是找回了原本的自己。虽然他爱摇滚,但他从来都不是那种苦大仇深的人。他家庭条件从小就挺好的,养尊处优,后来学了美术专业,又玩起了乐队,青春期时那些所谓的愤怒和反叛,更像是为赋新词强说愁,是为了反叛而反叛。他在摇滚圈被排挤被歧视找不到自己的位置而郁闷,也只是因为年轻,容易被周围的环境影响遮蔽双眼蒙蔽思想。一旦过了那个阶段,他就会发现,那些都不重要。
放下之后,也许反倒会有意外收获。就像后来,当他终于不再在意摇滚圈的评价,也放下了各种标签的束缚,那张曾经被冷落的《黄金时代》专辑,反倒开始在乐迷中口口相传,被誉为神砖。《南方》和《Song F》这两首歌,本来都不属于专辑主打,却在经过了岁月的淘洗后成为经典。达达乐队在解散之后,才被承认地位,才有了自己的代表作。
豆瓣月亮组有个帖子,叫《突然get到了彭坦,一人说一个坦坦的故事吧》,回复里面提到的关于彭坦的小故事,几乎全都是围绕着“温暖、真诚、天真”这几个关键词。
比如有人作为工作人员感受过彭坦的热情关照,也有人说了这么一件小事:
多年以前去看达达和便利商店的演出,达达先演,便利商店演的时候彭坦就在池子里pogo,咣一脚把我给踩了。当时那么沸腾的气氛啊,他还是停下来认认真真跟我说:“对不起啊。”pogo撞人有啥好对不起的啊!
还有人转了一条微博,又是这么一件似乎不值一提的小事:
大家也知道月亮组爆摇滚乐手的黑料有多丧心病狂,能让大家集体只夸不黑的,是不是只能是彭坦了?
我爱朴树也爱彭坦,他们好像都永远不会老,是油腻中年的反面,但他们又是那么不一样。朴树是那种一直陷在纠结迷茫痛苦里的青春期少年,而彭坦呢,是趟过了迷茫之河,扒出了那根痛苦的刺,只留下简单快乐赤子之心的小男孩。
我以前觉得痛苦才是深刻的,简单快乐相比之下就太肤浅了,根本不值一提,不上档次。而现在,我才终于懂得了简单快乐的可贵。尤其是当你人到中年,痛苦的中年人多的是,可有几个中年人还能保有简单的快乐呢?
历尽千帆看清生活的真相后依然能快乐,这样的快乐,一点都不肤浅。
彭坦年轻时唱《节日快乐》时其实并不真的快乐,那时他看轻快乐的价值。如果现在让他重唱,好像反倒更合适一些。
摇滚的本质核心到底是什么?我觉得不是愤怒,而是真诚。比起装出一副愤怒的样子,真诚的快乐才更接近摇滚本质吧。
因为看乐夏被彭坦逗得很开心,忍不住写了这么一大篇。最后想说的是,彭坦现在千好万好,就是发型不好。求求了,咱们来个万人血书让彭坦换掉这个蘑菇头发型好吗!你还是可以很帅啊!
END
你还可以继续阅读肖浑的文章:
朴树&周迅:如夏花开过,我爱你再见
许巍归来,不再是少年
彭磊在滚圈美男榜里能排第几?
一个够销魂的
轻文艺公众号


长按右侧二维码关注肖浑
公众号ID:wohenxiaohun
商务合作:请加微信“beibeijia00”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