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江名媛拔牙记

要不是智齿三番五次的发炎,我是懒得去拔的。几年前拔右边智齿红刀子进入白刀子出来的场景还历历在目。
那是在北京301医院,麻醉打得少了点,智齿又很深,需要把肉切开,那一刀下去,我整个人从椅子上蹦了起来。
这之后每年天气转凉总会发炎几次,但却一直没发鼓起勇气去拔掉左边的。前段时间,去某私立医院洗牙,医生说你再不拔就等着遭罪吧。
“多少钱?”
“下边的2800,上边的便宜点。加起来四千左右。”
哎妈,这价格。。。还是乖乖去公立医院吧。
听说九院不错,说是上海最好的口腔医院。有天晚上发炎得厉害,去看急诊,末了,问挂号怎么拔牙,“门诊肯定排不上,这样,夜里12点的时候会在九院官微放号你去抢着试试。”
果然放了,但是在十一之后的某一天,而且还抢到了,心里的大石头落下了。
早上8点赶过去,人山人海,前头有85位病人。。。一种杀猪流水线既视感。
被叫到号的时候已经过去将近2个小时。
“什么病?”女医生20来岁的样子,头都不抬。
“智齿发炎。”
“躺下吧。”旁边的女助理说。
私立医院的椅子一般是可调控的,先坐上去然后摇平,但这里的椅子是平躺的,整个人要花很大的力气才能钻进去。
“这里对吧。”女医生指着智齿的位置。“想怎么处理?”
“拔掉吧。”
“把嘴张到最大。”
杀猪开始了,她二话不说拿来麻醉剂朝里一顿猛扎。我的心跳加速到了极点,两只手握着椅子的柄瑟瑟发抖。
没有听到一句“别紧张放轻松”的安慰,打完她就转头跟旁边的助理闲聊医院里的八卦。
过了十分钟。“这里有感觉吗!”她按了下麻醉的位置。
“疼。”
“你喜欢喝酒吗?”
“还行。”
“一定酒量很大,不然不可能打了这么多麻药还有痛感。”
说完,她扭头让助理把旁边的麻醉剂递过来。
“空手可以吗?”助理问她。
“可以。”
她一针下去,然后继续跟助理闲聊。
又过了一会,她拿着一堆仪器在口腔内敲敲打打。
“吐一下吧。”
我想让她把椅子往上调一下,但是已经无法说话。
“拉着那个把手自己坐起来。”
吐了一口血,嘴唇湿湿的,我用手跟她助手比划,能不能来点餐巾纸。她递过来一张,擦完我比划着放哪,她指向水槽旁边。
躺下,左一个锤子右一个钳子,但除了捣鼓出满嘴的血一颗牙渣也没能弄出来。
女医生塞了张纱布在我嘴里,让我咬住,然后自己就出去了。
原来是拿电钻去了,切割了两秒钟发现没水。“去水龙头接点水。”她对助理说。
“用水杯可以吗?”
“可以。”
女医生负责钻,助理负责喷水,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石头灰的酸味,呛得我难受。
钻完拔,拔完钻,她使出了吃奶的劲儿拔,又搞了十分钟依然一无所获。她让我再吐一下。吐完我示意助理拿张餐巾纸。
“直接用围兜擦。”女医生口气一如既往得生硬。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听她的呗。
擦完发现那围兜湿了一片,血丝渗到了衣服上。
女医生立刻又塞了个纱布,出去了。
不一会,来了个男医生,比她要年长一些。
“你这钻头不对,应该换一个。你去某某医生那借一个。”说完他用钻头沿着我的智齿划了一下,“你应该按这个路线钻。”
我有点心慌,感觉自己成小白鼠了。但就我不能说话,就算能说也没法提议临时换人。不听我的怎么办?
钻头换回来之后,女医生又敲敲打打了好一会,还是没见有牙齿出来。
“咬一下纱布。”
我知道她又要去请人来帮忙了。
这回来了个年长的女大夫,戴着眼镜。一上来就让我别紧张,很老道的样子。
“血压量了吗?”年长的女大夫一边用工具在我嘴里捣鼓,一边问那年轻的女医生。
“没有。”
“这么胖怎么能不量血压?”
当时的OS是这样的。。。
“片子拍了吧?”年长的女大夫继续问。
“没有。”
“你真是昏了头了,万一他有两个牙根怎么办?你一点不像我学生。”
“对不起老师,我下回注意。”年轻女医生弱弱地说,有点快哭的样子。一点不像刚刚跟我说话那样各种趾高气昂。
“好了。你再用钳子拔一下就差不多了。注意把残渣清理干净。”年长的女医生说完把工具交到了她手上。
听这意思应该还是让年轻女医生继续拔。我的心也拔凉拔凉的。
不一会,终于拔了出来。
这离刚开始躺下已经过了一个多小时。
上边的智齿倒是不费功夫,几分钟就拔了出来。
结束了之后,那男医生又有说有笑地进来了,“这么胖以后还是要拍个片子。”
我特么胖不胖管你屁事,我心里这么想。,但是嘴巴肿得已经说不话来。
她开了点药就说可以走了。
一开始也米没觉得有什么,一个小时后麻药散了,开始疼得厉害。我以为是正常反应。
晚上忍着疼痛睡觉,半夜被痛醒。打车去九院,急诊医生说发炎有些严重,得输液。
又是皮试又是拿药又是输液,到家已经凌晨。
一个号称全上海最好的口腔医院服务为何如此不堪呢?
“以后还是去私立医院的好。”跟一朋友抱怨。
“去公立医院可以是可以但最好挂专家号。”
“为啥?”
“我一个朋友在上海某三甲医院,大学毕业就直接坐门诊,按照规则应该是老医生带着她,但老医生们忙不过来,她就自己看,经常根本不知道怎么处理。就要假装镇定滴告诉人家去做XXXX检查,然后检查完了让去挂专家。她说自己也很为难,不能说实话说自己不懂。”
给我拔牙的年轻女医生应该也属于这类吧。。。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