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古忧伤“二选一”

前几天,马云电商平台的“二选一”被反垄断调查,很多群众高兴,有种即将一选二或一选多的妻妾成群感。马云确实犯了众怒,“二选一”直戳人类情感的软肋。“好事成双”是人性的期盼,但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却如影随形,挥之不去,成了忧郁的原生处。
上一辈人梦回萦绕的《山楂树》,唱的就是“二选一”的惆怅——山楂树下两青年在把我盼望/哦那茂密山楂树呀白花满树开放/哦最勇敢最可爱呀到底是哪一个/亲爱的山楂树呀请你告诉我/他们谁更适合于我的心愿/我却没法分辨我终日不安。《红楼梦》里宝玉对黛玉、宝钗的“二选一”是贯穿全局的主线。宝玉是个多情人,但黛玉慢慢垄断了宝玉的感情,以王夫人为首的监管部门暗戳戳地对黛玉进行了反垄断干预,迫使黛玉出局。宝玉对通房丫鬟可以一选二或一选多,但正房太太只能二选一,黛玉出局,宝钗被选。一部《红楼梦》,写尽了爱情的专一和垄断抵不过监管的干预,两情相悦的感情垄断,匍匐在贾府监管的专断阴影下。黛玉萌发的感情时刻在监管专断的压力下战栗,“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
仓央嘉措也深受“二选一”困境的折磨,在佛法和情人之间难以割舍:“自惭多情污梵行,入山又恐误倾城。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过去青楼是最“兼容并包”的地方,迎新送旧周转快。但也有“垄断”。客人常包下一个小姐,在包质期内就享有垄断权。当年陈独秀在八大胡同闹出丑闻,就是因为他花钱“垄断”的小姐居然“兼容并包”地招揽别的客人,陈老师大打出手,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陈老师虽然占理,也没有受到反垄断调查,但在北大混不下去了,一气之下南下干大事业去了。手心手背都是肉,鱼和熊掌不可得兼,婊子与牌坊难以并列,二选一的遗憾揭示了人类生存的困境和局限。“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之所以被后人反复吟唱,就是暗合了人们“一箭双雕”的“一选二”憧憬。有人尝试着用辩证法来破解“二选一”的难题,用“正、反、合”作练习题,把手心、手背,鱼和熊掌辨来证去,由对立而走向“辩证统一”。强和弱,废与兴,夺和给是对立的,辩证法有办法合二为一:“将欲弱之,必固强之。将欲废之,必固兴之。将欲夺之,必固与之。”现在的辩证法句型:既要……又要……还要。一系列造句就应运而生——既要严肃又要活泼;既要团结还得紧张;既要资本xx的韭菜,又要社会xx的镰刀;既要自主创新,又要借鉴发挥,还要反对卡脖子。熊掌逮鱼同扑腾,婊子与牌坊双飞。“二选一”打破了人们对“齐人之福”之双卡双待的憧憬,可齐人之福的一选二与韦小宝式的一选多更有垄断嫌疑呀。
回到马云电商平台的“二选一”。任何商业品牌都有排他性,电商平台也是商业品牌,设置排他性门槛很正常吧?京东也可以设置“二选一”呀。“二选一”已经给了商家选择权了,不让选择才更像垄断呢。说天猫利用自己的平台优势打击其他电商平台,平台和商品都得靠优势竞争,每种优势就是可兑现的价值,谁有优势而不去利用?其他电商平台也可以强化自己的优势,多给商家优惠,也让商家在“二选一”中拒绝天猫选自己嘛。商品品牌可以竞争,电商平台品牌就不能竞争吗?韦小宝时代,扬州小姐沦落风尘,可以在丽春院和丽秋院之间“二选一”,入驻了丽春院就不能去丽秋院窜台,只要允许退出重新选择,就不算垄断吧。电商平台和青楼一样,生意有的红火有的萧条,只要不对消费者设置准入门槛,就不好说是垄断。2020.12.31
往期文章:
2020,乌龙之年
菜贩子不背这口锅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