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伊朗流年不利

今年以来,关于伊朗的新闻没有一条是好的。年初时候,这个国家的三号人物苏莱曼尼被美军刺杀,整个身体被「地狱火」导弹尖刀切成稀巴烂。死状之惨,大人物里极为罕见。
我不是同情苏莱曼尼——这人本来就是杀人不眨眼的魔君,下场如此,估计他自己都不觉得冤。让人感慨的是,几天之后的苏莱曼尼葬礼,送葬的人群居然发生了踩踏事件。稀里糊涂踩死了56人,还有数百人受伤。
踩踏事件后的第二天早晨,伊朗军方击落了一架乌克兰客机,机上176人全都遇难。遇难人员中,伊朗人将近一半(82人),此外是63名加拿大人占多数。这63人里,57人是持加拿大护照的伊朗裔。就是说,将近八成是伊朗人。
伊朗这样的国家,能坐飞机出国的人,不会是普通平民。局势一紧张,他们照样沦为炮灰。军方解释称,这是他们在精神高度紧张下的误击。这种说法我是相信的,而这更增加了事件的悲剧色彩。击落客机的几名军人,也免不了被处决的命运。
有些人会说,伊朗人信的是某教,反美反得好狂热;苏莱曼尼被杀,他们跑去集会,自己人踩死自己人不是活该吗?伊朗人得势,中东又要鸡犬不宁,等等。总而言之,莫名其妙死掉的伊朗人,死掉就死了,没什么好可怜。
我的看法是,这些莫名其妙卷入战争,因政治送命的普通人,都是蝼蚁。他们没做什么坏事,只是身在这个国家,无知而狂热,稀里糊涂送命。他们是大新闻里微不足道的背景墙,死了连名字也没有,对他们的家人而言,他们的死却留下了巨大的悲伤。
伊朗不是中东世界最激烈反美的国家,至少在普通知识分子和上了年纪的民众那里,美国人的形象是不错的。1979年前,伊朗还是一个开放的国度,和美国的关系非常好。最近四十年,中国国运上升,伊朗人的命运恰好相反,他们当然会反思。乌克兰客机被炸后,伊朗就爆发了要求哈梅内伊下台的呼声。
再后来,关于伊朗的大新闻,就是新近爆发的新冠肺炎疫情,同样是坏新闻。
伊朗的疫情很有特点,病毒似乎走上层路线。几天功夫,副总统倒下,接着是部长、最高领袖顾问、议员等,搞得现在全世界都在关心哈梅内伊的身体状况。病毒没有阶级仇恨,高层接连爆发只能说明:伊朗的疫情已经很严重。高层有检测条件,普通民众那里的状况,疫情到底发展得怎样,就多少人能说清楚。
前两天,我看到一则伊朗疫情的几秒钟短视频,瞬间被吓到。医院走廊过道里,黑压压挤满无助的人群。有些人戴口罩,更多人没戴口罩,挤作一团,满脸无助。这样的情形,哪怕没得病的,也会被感染吧。
武汉疫情爆发初期,这样的情景也发生过,当时我没像现在这样震撼,大概潜意识里知道,这是疫情爆发初期出现医疗挤兑,等后面其他医疗资源扑进来,情况就能缓解。而现在的伊朗是中东世界的孤岛,谁能帮他们?这时候,还有人因为伊朗人的信仰和意识形态幸灾乐祸吗?疾疫面前,他们只是惊惶无措的普通人。
昨天又看到一则新闻。伊朗某个地方出现集体酒精中毒事件。三百多人为了预防疫情,误饮假酒,一下造成20多人死亡,还有两百多人躺在医院。酒精中毒通常会造成失明,这两百多人,又有多少人不复见天日。
伊朗今年一连串悲剧看似黑天鹅事件,却不让人意外。当一个国家经济落后,四面树敌,遇到压力难免溃乱,倒霉的都是普通民众。
说了那么多坏消息,最后说几句好消息。现在伊朗政府已高度重视疫情,并采取一些得当措施——比如建设方舱医院,用来收治病情不那么严重的病人。经验表明,方舱医院是防止病情恶化,降低病死率的有效手段。
除此之外,伊朗的人口结构有利于抗疫。伊朗的年轻人比例很高,他们感染病毒之后,哪怕没有先进的医疗手段,靠着简单治疗休养,撑过来的可能性也很大。这大概是目前伊朗病死率不算高的原因吧,大不幸之余的幸事。
中东伊斯兰世界里,伊朗算是很有文化的国家。波斯民族历史悠久,文化灿烂,普通民众的生活也饶有色彩。这个民族有很多杰出的人物,他们配得上更好的生活。希望伊朗人早日战胜疫情,恢复正常生活。也希望伊朗开放自由,收获他们应有的繁荣。
转发朋友圈或者点在看↓↓ 表示支持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