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很好,只是讨人嫌

立秋已过,天气却依旧坚挺。不知不觉间,我已到了怕冷的年纪,不敢吃寒凉的食物,哪怕再热,也不敢吃雪糕、冷饮。哪怕奶茶、果茶火得铺天盖地,我也很少尝试,即使女儿专门买来给我尝,或者年轻可爱的小同事非送过给我尝,也不敢下口,实在躲不过那热情,也只肯倒出来喝上一口,即刻逃跑。曾几何时,我是无冰不欢,哪怕是数九寒天呢,也要买根冰棍舔。读初中的时候,学校离家太远,如果中午往返,就没有午睡的时间。要么带了饭盒,要么在学校门口的快餐处买麻花、油饼,或者油炸糕,总之与油炸有关,一来香口,二来这种食物易保存,不容易变质,三年的快餐吃下来,整个人发面饼般结实丰满。夏天的教室还好,阴凉舒适,最怕是冬天,尤其是12月,暖气片烧得不够气候,偶尔断气,简直冻得要命。好在教室正中间还有一方结实的炉子,烧煤的,当我们听着老师稍显不耐烦的讲解,炉火熊熊,噼啪作响,我总会走神,想打个盹而且真的打了盹。诗人叶芝写道:当你老了,头发白了,睡思昏沉炉火旁打盹,请取下这部诗歌慢慢读,回想你过去眼神的柔和回想它们昔日浓重的阴影多少人爱你青春欢畅的时辰爱慕你的美丽,假意和真心只有一个人爱你朝圣者的灵魂爱你衰老了的脸上痛苦的皱纹垂下头来,在红火闪耀的炉子旁凄然地轻轻诉说那爱情的消逝在头顶的山上它缓缓地踱着步子在一群星星中间隐藏着脸庞而那时我还年轻,就热爱打盹,常常被老师的一个粉笔头砸过来,在同学们的轰笑声中倏然醒来,恍若新生。在那么一刹,我总有飘乎的不真实感,以为自己是穿越而来,分不清眼前的同学与老师是真是假,是梦幻,还是魔幻。我不爱我的同学,不管是男生还是女生,我总与他们有距离感。无数的幻想中,他们时而是神,时而是魔,却很少有是人的时候。做人,很不容易的。而做神做魔,就简单。因为可以随心所欲做自己想成为的自己。
冬季的校园总是洁白一片,哪怕下了三天三夜的雪,老师也会组织同学在上课前清扫,非扫出几条路来,才能正常上课。结果硕大的校园就像一幅水墨画,弯弯曲曲的墨痕,空旷广博的雪白,一眼望过去,总要痴痴地发一会呆,不知此身何处,不知此景能否常在。
北方人豪爽大气的性格,一定与雪有关,与庞大的洁白世界有关。白山黑水培育出无数的英雄好汉与侠义女郎,他们是这个苍白无味世界里的孜然,让你的世界瞬间鲜活起来。然而教室里太冷了,除了凑在炉火旁边,其他座位都阴湿湿地寒。尤其是雪后初融的日子,简直没法呆。多数同学都会选择回家吃午饭,而我懒,因为回家要么自己做,要么就是去小饭馆,要么就挤到奶奶家蹭饭,而奶奶家天天吃的都差不多,白菜炖粉条、猪肉酸菜炖粉条、土豆炖白菜,神佛都吃到腻歪。偏偏我是个挑剔的,恨不得顿顿不重样,餐餐有惊喜。可是学校门口支着自行车卖午餐的两三个档口,不是麻花、包子,就是油炸糕油饼,或者糯米饼、馅饼,反正很少有其他选择,吃了油腻腻的午餐,只觉得肠胃厚重得团成一个铁块,恨不能有一杯暖暖的茉莉花茶解腻。当然没有。可是总有一个卖冰棍的大娘瑟瑟地挤在大门口右侧的避风处,双手裹进一个厚厚的棉袖筒里,直等到你递过去五分、一角钱,这才缓缓抽出右手来接钱,再打开脚边的木箱子,取出一根结实的雪白冰棍。我喜欢转着校园转,戴着棉手套的右手举着冰棍,一边走,一边舔,偶尔还会哼两句流行的歌曲。那时的世界真简单,只要不临到期中、期末考试,我的日子总是欢乐无忧。喜欢吃冰棍、雪糕、后来进化到冰淇淋的时光,至少保持了三十年,直到最近这三五年,别说冰的,就是稍凉的食物,吃了都会肠胃不举。但也没有什么难过,至少现在我还能吃,能做,但凡我想吃的,总能自得其乐。然而王小美却总是长吁短叹,今天是肠胃不舒服,不能吃生冷食物;明天是过敏,不能吃海鲜牛肉;后天又成了不能吃淀粉类食物,因为她要减肥,反正是各种折腾,从不得闲,偏偏还是个瘦得骷髅一般的精致美女。这样矫情的,一矫情二十多年的,真不知道她先生怎么受得了,到现在还没有外遇?当然她有优点,譬如说善于理财,做事清醒不杂私人情感,还有永远与胜利者保持着亲密距离。其实有些时候我是很想做她那种人的,不管世事如此变幻,她永远保持着清醒冷静,从不会为不相干、无益的人与事烦恼。但我做不到,我总会于人于事投入情感,好像个个都是亲人似的,哪怕才见过三五面,就恨不得当人家是知己老友,私下里还真是讨人嫌,当然不自知。王小美终于又来找我玩,因为需要我来办点小事。当然别人能办得更好,但我不需回报,还不用浪费银子,只需一个电话,我就屁颠颠地冲过去。终于忍不住,问她,为何无事不联系,有事才找我?是不是我哪里做得不好,或者哪里得罪了她?沉默半晌,她一定是被我的真诚打动,终于敞开心扉,“你很好,只是讨人嫌而已。”啊!这样的定论、结语,简直太伤人了,马上追问,哪里讨人嫌?我明明最会拍马屁。原来都是小事,譬如来我家,看到果盘里摆着的新鲜莲蓬,她想剥来吃,我却非将几十上百一斤的车厘子推给她,说这莲蓬要当成摆设来欣赏;明明她想吃水煮鱼,最鲜最辣的,偏偏我不肯,非点了红烧水鱼,说这水鱼裙边最补最养颜;明明她想去茶餐厅吃当红的菠萝油,偏偏我却把拉到网红的香辣虾,凡此种种,从来不会尊重别人的想法、意见。总把自己觉得好的推给亲人、好友,还以为自己是一片好心。但凡喜欢一个人,尊重一个人,你要将自己的喜好收好,将对方喜欢的、热爱的推过去。总是剃头挑子一头热,上哪找幸福去?你看看,我做人几十年,总以为自己挺懂人心思的,却原来是个蠢蛋。亲爱的朋友啊,你是哪种人呢?愿你不是十分好,却有可倾诉的朋友,可依赖的亲人不讨人嫌,不招人厌。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