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舌战群驴,武汉无法忘记

日本网民无钱装饰就自己画:
走孩子的路让孩子无路可走:CNN发表评论,认为提倡戴口罩对黑人不公平,是种族主义,因为黑人戴口罩很容易让人联想到犯罪分子。
上帝啊,收了这些驴派妖孽吧!迈克尔杰克逊戴口罩你怎么不说像犯罪分子?欧美以前也习惯戴口罩:1918年大流感,加州一位女士胸前牌子上写着”Wear A Mask or Go to Jail(要么戴口罩要么坐牢)” ,有人因不戴口罩被卫生官员击毙:
1937年流感流行期间,一对夫妇用口罩接吻以防止感染: 川普舌战群驴:
记者:威斯康星最高法判决该州选举(这几天初选)如期举行,美国最高法判决不得延长邮寄票期限,但现在疫情严重,你觉得合适吗?川普:你真以为他们是出于安全考虑吗?如果是,提前两周甚至两天就该取消投票。然而他们觉得他们稳赢,所以不取消。等到我给共和党候选人背书,他们慌了。背书才发布15分钟,他们就想取消,改邮寄票。但邮寄票从来就是作弊重灾区,选举日都过来,还涌来一大堆邮件,天知道他们在做什么手脚。他们并不关心公众安全,他们只是害怕选举失败,想作弊。 记者:你说这周可能会很痛苦,但在几周前你说“这是流感”,态度似乎不一样?川普:你可知历史上最严重的瘟疫就是流感,1918年大流感死了5000万~1亿人。所以你可以说“川普说新冠如流感”,或者你也可以说“流感就是抽鼻子”。 记者:几百万剂量羟化氯喹发下去了,有相应的机制追踪副作用吗?川普:和死亡相比,副作用算啥 就在前几天,一个底特律的民主党议员靠这药活了下来。她本来快不行了,但他看见我推荐羟化氯喹后 – 我让这种药获批治疗新冠 – 她马上让丈夫去买。她丈夫凌晨11点跑去药房,4小时候后,她感觉好多了。她上节目感谢我,发山寨微博感谢我,感谢我救了她的命。这是个美丽的故事。她是民主党,以前肯定不会投我票,但我想他今后会支持我。 记者:你说没人能预料到这场瘟疫,但纳瓦罗1月就写了备忘录,警告大流行的风险。你怎么看川普:我没有看那份备忘录,不过我还是采取果断措施,发布旅行禁令。WHO在那叽叽歪歪,但我不为所动。虽然我没看备忘录,但我按备忘录的做了记者:但是你刚开始对瘟疫轻描淡写,说他会自动消失。川普:我是总统,我不能激起混乱和恐惧,但这并不代表我没采取措施。我果断发布旅行禁令,WHO咿咿呀呀,拜登说我仇外,飞科妞丝更是对我群起而攻之。但如果我不这么做,或多死成千上万的人。我没看备忘录,但直觉让我做出正确的决定。美国党同伐异的政治生态决定了:怎么做、做不做,都是川普的错。宝宝心里苦:
老子到处说:
欧美抗疫不仅是对病毒的战争,也是保守派与自由派的战争。
武汉解封,那些逆行战士:
那些无法忘记的人: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