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云楼野话之秘人

张生不知为何,近日老是梦到自己来到一个阴森的洞口,站在洞口时,一股冷气直面扑来,让人冷得发抖,稍近洞口,又听到一个沙哑的女声在呼唤他,似乎让他进去,但却是听不大清楚的。张生刚想要踏进洞口一步,又突然生出了好些迷雾,将洞口层层围住,张生便如何也进不去了。就在迷雾中兜转时,耳边轰然炸起一声凌厉的鬼叫,活生生地将张生吓醒了。
张生连续梦到了好几次这样的情景,每次醒来都浑身是汗。如此几次,身体便消瘦了下来,逐渐得了一种药石无用的疾病,想不到不到几月的时间,就有了下世的光景。
正在这样的境况下,他早年的一个朋友柳生突然来拜访他了。柳生见到张生如此境地,不免心有不忍。便问张生怎么病到了这般地步。张生知道柳生会一些道术,想着既然请了那么多医生都无用,何不就请柳生看看,兴许就好了呢。于是张生就将他做的梦一五一十地告诉了柳生。
柳生之前是个读书人,但是一直未考中举人,所以干脆就入山学了些道术。听到张生的描述后,便断定有妖物在梦中祸乱张生。
他给张生说:“你这必是梦里有妖物作怪,不将妖物捉拿住,你这病是万万不能好的。”张生听到柳生这么说,早吓得浑身颤栗,急忙求柳生捉拿之法,边求边磕头如捣蒜。
柳生被求得无法,只得对张生说:“今晚我变成一条小虫,混入你喝的水里,你只消入睡的时候将水喝下去。我进入你的肠胃,再上游进你的脑中。你做梦的时候,我就可以帮你捉拿住这个妖物了。”张生听到柳生这么说很高兴,于是急急地端来水杯,让柳生变成小虫后再喝下去。柳生阻止说:“梦有常时,不要着急,着急反倒不管用,就按照你平日入睡的时间就好了。”张生听到柳生这么说,将心里的埋怨压下去,只是暗自着急地等着,只觉得时间过得太慢。
终于到了那个时间,张生忍耐着不敢催促,只能等着柳生发话。柳生看了一眼窗外说:“时间差不多了,你背过身去,我做道术时你是万万不可见的。”于是张生就背转身去,只听到一股风声从耳边飘过,他再回头时,早已不见柳生了,低头看水杯,一见一条如发丝一般的小虫浮在水上。张生将水杯中的水一口饮尽。正在心里忐忑的时候,睡意却突然袭了上来,他也不再去管什么,躺在床上便睡着了。
刚入睡不久,果然又梦到了之前的那个梦,自己再次置身于那个阴森的洞口,直觉阴风逼人,但也未见到什么,直到一会儿后,才又听到那个尖利的女声。他循着声音过去,果然又见到那层迷雾,阻挡了他的去路,他在迷雾里东西兜转都不得其路。这时候张生无比焦虑恐惧起来,他忽然想到柳生的话,于是大喊一声说:“柳兄!”
话刚出口,突然见到一个人影从旁边一闪进来,张生一看,正是柳生。柳生说:“是何妖物?”说完大手一挥,袖间突然生出一股强风,须臾便将迷雾吹得不见踪影。迷雾刚尽,柳生便听到那个女声惊恐地叫了一声。他赶紧追上前去,却已不见那人了。柳生对着空空的洞口大声说:“迷雾既然被我散尽,还不现出身形么?非要我再次动手么?”柳生边说边从怀里掏出了一面镜子,刚要照去,却听见一个女声说:“求柳大人手下留情,非是我不想出来,只是我是秘人,被人看见便会灰飞烟灭,所以才一直不肯真面示人。”
柳生说:“何为秘人?”那女声回答说:“做梦之人有不可告人之人或事,尽想忘却之人或事,郁结在心,久而便生为秘人。”柳生说:“那为什么一见你面你便灰飞烟灭?”那女声回答说:“世间上的人或事,亏心负心的,便万万不能让人知道,自己也千方百计地想忘记,这就是世人所说的秘密,这秘密一旦被人知晓,便有可能名毁身死,所以是绝不能让人知道的。”柳生说:“那你究竟是谁的不可告人的秘密?”那女声说:“自然是张生的秘密,你所见到的迷雾,不是我弄的,而是张生自己弄的。也不是我不想现出身形,而是张生不肯让我现出身形。”
柳生略一思考,便对那女声说:“既然这样你又为何时时于梦中招引张生?”那女声回答说:“非是我招引张生,而是张生自己内心挣扎,所以时常见我而未见。”柳生说:“如此说来,张生倒是生出悔恨之心了?”女声说:“非是悔恨之心,而是担忧秘密泄露。”柳生说:“那便与你无关了,你且去吧。”良久,女声都未再答,想是已经去了。
柳生回顾张生,已经不见其影了。柳生惊讶,又变为小虫,想原路出去。可是游到口鼻时,张生已经紧闭口鼻,无一出路了。柳生大喊道:“张兄请张开嘴,让我出去。”话音未落,却从张生口里灌进一股药水,柳生在药水中一泡,便瘫软无力了,而且身体在药水的泡解下,开始渐渐消融。这时张生开口说:“我本来以为是什么妖物作祟,才让你去查看,岂料让你知道了我的秘密,既然如此,只能对不起柳兄了。”柳生赶紧说:“我并没看到你的秘密,就算看到,我也将闭口不言,只求张兄快快救我出去。”张生却再无答话,柳生也就在那药水中逐渐消解殆尽了。
不一月,张生也在病中死去,死状尤其恐怖。
2017/9/27于贵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