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相聚不再遥远|杜丽君

相聚不再遥远
■杜丽君
一群暮发如雪的老同学,一场热情洋溢的聚会,一些难以忘怀的往事……
松滋市国际大酒店。当酒杯盛满祝福的琼浆玉液,空气里弥漫着五月栀子花的味道,面孔微醺的我们恍如回到了年轻时代,聚会进入了高潮。
席间觥筹交错。我依次向大家敬酒。当来到此次聚会的组织发起者姚君面前时,他爽快地举起酒杯一饮而尽,然后说出了一件事,说是那年学校开运动会,他参加了跳高项目的比赛。我呢,是学校“首席播音员”。当他矫健的身影跃过一米二的高度,场外响起一片掌声时,广播里传来了我的讲解声:“姚君同学“飞”过去了”!他随即模仿着我的解说,手臂划出一道弧线,重复了两遍那个重音“飞”字。四十多年过去了,关于这次运动会上我的解说,我一点印象都没有。毋庸置疑,她是真真切切的发生过,而且深深的留在了当事人的心里。往事像一颗深埋的宝藏,历经磨砺愈发熠熠闪光。我接过话锋,对姚君说:“那今天我采访你,你当时有什么感受?”他说:“跃过这个高度,实现了我既定的奋斗目标。你的解说给了我很大的鼓舞。但是很惋惜,此后在田径场上我再也没有超越这个飞跃高度”。说着说着,这个半生戎马的汉子眼睛泛起了泪花。我没想到自己一次即兴而不经意的解说,竟然被当事人牢牢记了四十二年!以致今天娓娓道来还是那般的鲜活。当年,我用一个简单且传神的“飞“字,赞美了一位少年跨越梦想的飒爽英姿,鼓舞了他的斗志,话语随风飘散,话外故事全然不知。其实,知道和不知道已经无所谓,只有曾经的青春年少才是最最宝贵的人生阅历。姚君,让我们为青春的梦想干杯!
谈性正浓,一位似曾相识,但一下子却又叫不出名字的男同学向我举起了酒杯,同时说着:“我不知道你的名字了,只知道你是“官”,学生会的副主席”。我微笑着弯下腰答道:“不好意思,我也忘了你叫什么名字”。旁边的同学嚷起来:他是我们的上届同学杨勤,教书先生。你俩是同行。想来好笑,学长记不住我的名字,却记得我的“官衔”,官比人出名,看来当年的“官”似乎还当得像模像样喔。学长,几十年的风雨沧桑磨灭了你我的记忆,道歉是肤浅的,让我们为久违的重逢干杯!
酒宴上最活跃的人竟然是当年那小家碧玉的萍。她模仿主持人的范,用松滋普通话调侃打趣,问候致意,为聚会增添了热闹的气氛。特别是见到安仔时,她夸张地瞪大眼睛叫起来:“安仔,爬窗户的安仔”!没错,就是那个把教室窗户当大门进出的调皮鬼安仔。他比当年略高了些,还是那样清朗,那样干练。此刻,他挠挠脑袋,不好意思地笑了。让我们再一次见到了熟悉的一幕:被老师狠批的耷拉着脑袋的安仔,有几分愧疚,有几分倔强的站在那里。安仔,让我们为如歌的岁月干杯!
酒杯一次次高高举起,祝福一片,笑语一片,一群鹤发童心的老同学乐成了一片。
留影,留言,留联系地址。声声道别汇成一句话:各自珍重,此去经年,相聚不再遥远!
是的,相聚不再遥远。现代发达的信息网络使我们同住一个地球村,无需鸿雁传书,舟车劳顿,我们就能随意聊天视频,真正是“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了。
感谢生活,感谢命运,让我们再一次高举起浓情似水的酒杯!
(作者单位:松滋市教育局,湖北省作协会员)
推荐阅读:
1.【时评】教师尊严不该用“死亡”捍卫|山栀子2.【时评】比重罚教师更严重的是教育失衡|山栀子
3.【散文】陌生人的善意|山栀子
4.英雄不朽
5.杜丽君:生命的歌者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