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过的几个炮,爱过的几个人

最近总是有读者看完我的文章,习惯对号入座,把我当作N个文章里的女主角。讲真啊,我真得没有那么忙,今天是偷情的女主,后天是被伤的体无完肤的小三,昨天更有甚者说我有心理疾病,文字里透着压抑……我也不知道他看出我哪门子压抑,是不是要把羞羞的事再写得细腻深入就不压抑了呢?所以我告诉他:“如果你从我的文字里读到的只是这些,只能说明你心理更有病。人生百态,更有姿色,变态压抑的人多了,我算老几!多关注那些真正有病的人吧,包括你自己!”
游荡这二年,别的没学会,性子倒是更自由随性了,很多事情爱咋咋地吧。
所有的文字和灵感来源于我的生活和生活里认识的、听到的、看见的一些人和一些事。作为一个写文字的人,习惯了观察和记录,比很多人要敏感、多情、有趣,却也矫情。但我更希望你们看得到我文字里更为积极的、认真的、客观的感情。透过那些细腻的、平常的、激烈的描写,读得到我们有温度的、脆弱的、敏感的、多情的、残酷的、悲伤的却又真实的的心。
今天的主题是关于“约炮”。里面的主人公有的是我的朋友,有的是我的粉丝,还有的是我旅行时同行过的伴。对此行为,不作评论,因为这就是被记录者曾经经历或者正在经历的事。
1,爱已做完,珍重再见
讲述者——顽主,男35岁,在京十五年,销售总监
这是我在映客上的一个未曾谋面的网友,身高178,体重140,看照片应该是个大帅哥,所以是不是帅哥的故事都很丰富呢?
我没有问他一共有过多少个炮友,或者他自己也记不清了。整整一个下午,我不知道怎么开头,因为他的叙述有点天马行空。故事里的女主角又太多,有新加坡来京留学的十七岁女生,张扬个性可爱开放,他们在车里凝望一整晚的星空;有在国贸上班的白领,温柔而多情,却也有在树林里车震的狂野;也遇到过直来直去的北京大姐问他能不能接受很多人一起玩……每一段他回忆的时候都像在讲述一个别人的故事,直到说起一个网名叫“苏”的女人。他才狠狠抽了一口烟,唾了一口唾沫说道:“妈的,就算当年我被绿了,可我还是动了结婚的念头。多少年过去了,睡了他妈的几十个女人,可她仍是我最爱最想念的一个。”
他们是在扣扣斗地主游戏里认识的,当时,苏很受欢迎,聊天室里全是她的忠实粉丝。苏年轻漂亮,性感迷人,总能张弛有度地拿捏住男人的心。顽主在网络视频里对她一见倾心,然后抽出大把时间和她设局打伙牌,为她冲值扣扣豆,哄苏开心,顽主是一个很会揣测女人心的男人,他知道如何投其所好,引起她的注意。两个情场高手过招,需要有充足的耐心。半个月后,苏终于答应与他见面。
后面的剧情发展基本是水到渠成,一拍即合。两个人当晚就睡在了一起,并且从那天起,顽主便没走出苏的房间,20多天昏天黑地的做爱吃饭吃饭做爱,直到接到公司劝退电话才不舍地离开苏的房间。几天后,苏带他见了她父亲,父亲很喜欢他,说你将来要照顾好她。顽主狠狠地点头,他第一次感受到了一个男人的嘱托可以让他有这么大的动力,他规划着未来关于他和苏的生活场景,买一个大房子,生一群孩子,每天相依相伴,多美好啊。
可是就在他买了礼物想苏一个惊喜时发现她和另一个男人睡在床上。他没吵没闹转身离开,然后给她发个消息说,我们分手吧。他感觉自己说分手的时候轻描淡写,没有太多感情成份。可是一周后,他又想见她抱她吻她。他不由自主的想她。想她如脂的肌肤,想她软软的身段,想她流水的柔情。他甚至可以不计较她和另外一个男人睡过的事实。他放下一切尊严,跪下来求她,让她嫁给他。
但苏说她更喜欢那个已婚的男人多一些,那个男人允诺会离婚娶她。“我们分手吧!”听到她说这句话时,顽主才真切感受到心被割裂的疼痛。
“因为从她的眼神里,我读到了绝望。那时候的我还是个穷小子,买不起车子房子,给不了她想要的生活。所以,我拼命工作赚钱,也是从那年起,我好像陷入一个怪圈,每一段感情都很难长久。二年后的一天,他突然给我打电话,问我现在她反悔还来得及吗,因为那个男人一直没有离婚,她感觉等待无尽头。可一切早已时过境迁,我们都已不是当年的我们。我突然害怕回头,果断把电话换了号,从此,再也没有联络。后来网络发达了,我就借助各种渠道开始疯狂约炮模式。简单直接有效不纠缠,在这种关系里,我们是最熟悉的陌生人,不用解释,不用猜测却可以长久维系的最安全的关系。”
我问顽主,“你会一直保持现在这个约炮的状态吗?”
“不知道,所谓的生死相许、一见钟情、死生契阔的时代过去了。在那一段感情里,我感觉我耗尽了半世柔情。”
为什么不能在爱已做完的时候,只是微笑告别,互道珍重呢?没有人可以告诉别人怎样去爱,要拼命抓住还是洒脱放手,都不过是一种选择,只是这世界上,有的人做出了这样的选择,有的人做出了那样的选择。无论他们看上去是多么的不可理解,但是他们确实有着他们自己的理由。对顽主来说,这理由懂一些,总是比完全不懂的好,这也许就是我们所不熟悉的那些人的爱恨情仇的意义吧。
2,寻找自己的疗伤系统
讲述者——张SIR,男29岁,外企人力总监
“轰轰烈烈的爱,大多都是飞蛾扑火,海市蜃楼,只得那短暂一刻的美妙。你若求美妙的爱,就一定需做好遭火光反噬的痛苦,就一定需要忍受美景散去后的失落。”
外表看上去文文弱弱的张SIR,谈起他的感情态度倒是一派老成。
“相恋三年的女友劈腿了一个网友,直到半年后我才发现。当时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挺过来的,像死了一回,一个大男人把这一生的眼泪都流尽了。后来有一天就突然想通了,你喜欢约,那我也约,你约一个,我就约二个三个,我像进一场疯狂的报复一样,不可救药。每次做的时候我都会把对方想象成我那个劈腿的贱女人,我用全力干她,看她发疯发狂向我求饶,我就获得巨大的快感。像给自己疗伤一样。后来感觉普通的性爱已经无法满足,我就开始玩SM,角色扮演,由轻入重,并开始踏入这个圈子,越陷越深。玩得多了,炮得多了,心就越发的空虚。在这场巨折虚无里,当你从梦中醒来,你会发现,只有回忆是这冰冷的夜里唯一真实的可以陪伴着,让你取暖的东西。”
我本想问张SIR,还会相信爱吗?可又觉得这个问题本身对他就没有意义。还是作罢,回以他一个理解的微笑。
为了爱浪费了许多眼泪和许多年,还是没有明白该怎样去爱。其实,浪费了那许多眼泪、那许多年,最后应该成就的是更好的你,一个更好的人生。就如这放下爱之后的奇怪关系,冷暖自知,是人生补偿给你的另一类慰藉。
3,道一声“天涯各珍重”
讲述者——小溪,女36岁,漫画创作者
这是我旅行时认识的女子,不是很漂亮,但总有抓住人眼球的魔力。我们共住一处旅舍,每天一起同行,分别前的夜晚,她给我讲起了关于她一段旅行艳遇。
“艳遇其本意就是一场美丽的遇见,一场美丽的邂逅,只是现在在许多人眼里变成了一夜情的代名词,不过我不CARE,我觉得好就可以了。“
“我的职业时间比较自由,所以只要攒够了钱,我就会选择一个地方去旅行,看风景。16年的时候我独自一人去了凤凰古城。住在沱江边上的吊角楼,每天清晨迎着微雨醒来听船妹子唱歌,然后去街上找食。他是与我同住客栈二楼的男子。那晚我突然发烧难受全身无力,给客栈老板打电话,老板上来看我病得厉害有点发懵,不如如何是好。这时,他过来摸了一下我的头,问了一下情况,然后就回屋拿了几包药过来,扶着我坐起来说”你先把药吃了,半个小时后如果不退烧,我送你去医院。“
“你知道吗,就是那么一瞬间,我就爱上了这个男人,他的手暖暖的,大大的,温和有力。半个小时候后,烧就真退了好多,他问我想吃点什么?我说吃不下。他便跑出去给我买了粥和一些水果。然后把电话写在纸上,说晚上如果有什么不适就打他电话。“
“那一夜睡前,我给他发了信息:谢谢你。他给我回了一个笑脸。那一晚我睡得特别香。接下来的二天,他和他的朋友出去玩,每次回来都给我带好吃的,陪我聊天,晚上我们一起打牌,吃饭,逛街。第三天,他的朋友公司突然有事要回去,我们俩个都决定取消去张家界的计划,留在原地,每天早起一起吃早餐,晚上一起看落日。然后就在第五个晚上,就是我们第二天就要分别的晚上,我们拥有了彼此。整整一夜,我们都没有入睡。我们讲述彼此的工作、生活、感情和秘密。他来自南方一个小镇,有一个二岁的女儿和一个持家的老婆。我告诉他我贪恋他的掌心,不舍他离去。他吻我的嘴唇,以吻封缄。天亮后,分别前,他拿起我们的手机,删除彼此的姓名和电话。他说‘我怕我会爱上你,这样分开是最好的结果。’然后我们就真的从此天涯,就此别过,再也不见。“
小溪回忆到这的时候,有几滴泪轻轻滑落。“我曾经幻想过在某一年的某一个地方旅行时会再次遇见他,再轻轻牵他的手,摸一摸我的头,告诉我不怕不怕。可世界好大好大,我想那次道别真的是我们的海角天涯。“
生活就是一场旅行,重在体验,每个转角都有新的风景,才不枉此生。那一次的艳遇也好,相遇也罢,都是成人世界无法接受的世俗规则,小溪,你要面对的是更广阔的未来和感情,这样的回忆枷锁和自我情感困顿,最难成全的是自己和自己的感情。
4,炮友之交淡如水
讲述者——老葛,男48岁,公司老板
女人啊,不管20,30还是40岁都努力着美容、减肥、塑身,生怕有一天变成黄脸婆,少了信心和美丽的资本,但男人就不同,不管30,40还是50岁了,都那么自信从容,所以他们不在意谢顶黄牙和大肚腩。只要有钱并且有一颗永远风骚的心,女人便可信手拈来。男人就是这么自信。
比如,老葛。
辛苦奋斗十几年,成了一家公司老板,糟糠之妻已然老去,所以一直以来蠢蠢欲动的心开始探出头来。欢愉的美好一旦尝过便让人欲罢不能,千般不舍。
“这十年来,养过二个情人,一个大学生,每个月给对方5000块钱,见几次面,后来觉得小女孩太闹腾,动不动就要钱,慢慢约的次数就少了直到断了联系。后来认识了一个公司白领,性感活好不粘人,符合一切完美情人的标准,两个人一滚就是七年,每个月约一次,每次送她几万块钱的礼物。两个人各取所需。不过这个期间觉得无聊空虚了,或者她不方便时,我就到网上找单身寂寞的良家妇女,基本聊一聊就出来了,然后就是吃饭开房做爱,遇到感觉不错的,就多约几次,花点钱倒不事,关键是得有激情。激情这东西到夜总会那找不来,再漂亮的小姐也没感觉。这些年就是这样过来的,其实我对老婆很好的,她想要什么随便买,我不会离婚,不管怎样,老婆和我一起吃过那么多苦,我得管她。你说我轻浮浅薄也好,忘恩负义也罢,但我很享受现在这个状态。“
感情说到底,全然都是化学反应。不同的人,在一起,都是截然不同的方程式。一个有趣的人,会变得索然无味,多半都是因为生活变得如死水。一个无趣的人,突然眼睛闪烁,一定是因为遇到了有趣的人。
找谁要激情,你想要的激情是什么,这个答案,只有你自己能知道。
我们人类终其一生都爱猎奇,这是动物的本能,无关男女。约来约去,炮来炮去,你到底想要的是什么呢?
时间会给我们最好的答案,疯狂也好,热烈也罢,终究抵不过生活的平淡和温和,或许这才是时间给我们的最好的回答:平平淡淡才是真。
何为平淡才是真?当你欢愉的时候,回头看到他【她】在身边。午夜梦回,突然惊醒,他【她】在身边,伸手就能触摸到最温热的身体,听到他【她】的呼吸,瞬间一颗心落回到胸腔里。世间男女,最终求的,不过如此。
点赞的美女人美歌甜水蛇腰
打赏的男人器大活好不伤腰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