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有痕话童年| 陈春霞

岁月有痕话童年
文 / 陈春霞
雨天,推着自行车去接女儿放学。“妈妈,你快看,一只小猫!”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我看见一只猫咪小心翼翼地绕过一个小水坑,踮着跳着跑远了。“妈妈,你听,雨是不是在唱歌?”“妈妈,你头发上的雨滴是珍珠吗?”“妈妈……”回家的路上,她总有说不完的话,问不完的问题。
夜已深,女儿已熟睡,那只蹦蹦跳跳的小猫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记忆执笔,在心头固执地重画童年。
也是雨天,我戴了爸爸的蓑衣站在田埂上来来回回地走动,双脚趟水,看禾苗青青在风里招摇。乡村的雨天是一幅绝美的风景画,童年的快乐简单而朴实,一片草、一洼水,就能将心填满了快乐。
永远不会忘记,屋前屋后的男孩子们拿着小玻璃瓶守在在土墙上的小洞口旁,用树枝往洞里使劲一戳,然后快速抽出来,再用瓶口把洞口堵住。受惊的蜜蜂一头扎进了瓶子,在里面慌慌张张地乱撞。这时候,男孩们昂首挺胸,仿佛英雄归来,满脸都是光。我站在旁边看得目不转睛,又怕又好奇,可胆小的我每次只会鼓掌欢呼,错过了出风头的机会。
大伯家门口的池塘,是我魂牵梦绕的地方。夏天一到,大片的莲叶层层叠叠,风吹过,清香十里。我常常在哥哥姐姐的带领下,脱了鞋子丢在岸边,偷偷下水摘莲蓬、抓青蛙、网鱼虾。藏身于荷叶之下,我们也像一条条小鱼,绕过白苹和水草,龇牙咧嘴地偷偷笑。某次,我们玩得忘记了回家,直到大人们抱着岸上的鞋子失声痛哭时才一个个灰溜溜地从水里爬上来。第二天,小伙伴们在学校捂着铁青的屁股互相责备是谁走漏了风声。
妹妹的胆子也很大,她和对门的小男孩抓了家里的小鸡放到奶奶床上,俩人手扯着床单左右摇晃,要让小鸡坐摇篮,结果小鸡被折腾得奄奄一息。这俩人还合力把奶奶攒了大半个月的一筐鸡蛋弄出来,全部打在了屋旁边的那堆土里,说是要给爸爸妈妈煎鸡蛋吃。奶奶回来后傻愣愣地望着他们,哭笑不得。
回忆童年,那些点滴犹记于心,一段段画面在脑海闪现。曾记得,青梅竹马的玩伴带着我爬树偷摘桃子,被主人追着躲到自家衣柜里不敢出声;还有压在箱底的试卷不知怎么就被爸爸找到了,那也是我不可提及的“噩梦”;还有大我两岁的姐姐总是拉着几个“小尾巴”,手拿荷叶,一板一眼地教我们学跳舞……
时光辗转,当年还扎着羊角辫的小姑娘如今已为人母,为爱遮风挡雨,为爱缝一世辛劳。岁月从不会偏袒谁,童年的快乐发生于每个平凡的瞬间,又植根于每个人的心田。我如此,女儿亦如此。
回忆的笔墨太浓,童年藏在心海深处,总是在猝不及防时涌现,又在我眼中沉沉浮浮。
时光飞逝轻如水,岁月有痕话童年。
(作者系江陵县熊河小学教师。)
推荐阅读:
1.儿童节,“集体狂欢”更要特别关注|山栀子
2.又是栀子花开时|山栀子
3.人生第一粒“扣子”中不能缺“英雄”|山栀子
4.你若懂我,该有多好(原创散文版)
5.有一个女生叫曹雅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