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存芳】除夕忆父

【陈存芳】除夕忆父年在远方游子陆陆续续的返程中越来越近了。前天和一朋友去商州在途中闲聊,聊起我的父亲。
父亲离开我们已有9个年头了,9年来对于父亲的追忆仅仅停留在母亲的絮叨中,每年寒衣节的坟茔前以及无数次的梦境里······
父亲的一生用德高望重四个字形容是再贴切不过了。虽然父亲是一位教书育人的老师,但遗憾的是所育子女5个没一人继承父亲的岗位。这在父亲生前话里话外是很无奈和惭愧的,作为桃李满天下的父亲,他教过的学生各行各业中不乏优秀人才,但终究是我们不争气让父亲失望了。
父亲一生为人谦和大度,深受邻里称赞。年轻时的父亲性格开朗爱好广泛。记得我家拆老房子时墙上的一把二胡,据母亲说那是父亲的最爱,那个年代家里没有电视机,茶余饭后唯一能打发时间的就是那把二胡,母亲说父亲拉二胡水平不是很高,但在网络信息娱乐相对贫瘠的那个年代,父亲的二胡就成了街坊邻里快乐的根据地。夏天夜幕降临时,我家的小院就热闹起来了男女老少各自从家里带个小板凳一排排坐好,咿咿呀呀的二胡声响起,人们听得如痴如醉,对那个年代的人来说这就是天籁之音。有时候姑姑回趟娘家,偶尔会出来伴着父亲的二胡来一段秦腔戏,姑姑的戏唱的真好。记得是七几年吧洛南县有个秦岭剧团,里边有个唱的最好的旦角,那一定就是姑姑。
印象中的父亲还自学了中医,街坊邻里谁有个头疼脑热的,都会来找父亲寻医问药,那时候人们的医疗信息也不是很普及,父亲根据自己所学经验给大爷,大婶开些药他们照着买了,基本都会见效。所以村上谁家有些感冒发烧,小儿夜啼,拉肚子这些常见病,都会来找父亲。有时睡到半夜,也会听到有人敲门让父亲去看看病人情况,不管刮风下雨,父亲都会去,病症不严重时,父亲会开出几样药让他们去买,严重时会建议他们去医院。后来随着医疗条件越来越好,父亲也被调到石坡辅导组工作,就很少有人来找父亲看病了,父亲也说了,人命关天,不是闹着玩的。偶尔在节假日也有人来找父亲,父亲也笑呵呵的给人建议去正规医疗机构,别把病人耽搁了,街坊邻居也都理解。
从我记事起,每年的除夕是父亲最忙碌的时候,他总是提前一两天把家里该干的活帮母亲干完,到除夕这天一大早,我就被父亲从被窝拎出来,我知道父亲又开始他另一项工作了,就是义务帮全村人写春联,这一天家里任何事都放下。我起床后就看见母亲已帮父亲生好炭火,哥哥帮父亲把写对联的桌子搬到台阶上,父亲备好笔墨纸砚就开始写对联,那时候不像现在,现在贴对联基本就是楼门口一副,家里大门口一副就算完事。父亲给我做了示范,让我帮他裁红纸,裁出来的纸长短宽窄都不一样。父亲把宽的长的留出来说是给楼门口和大门口用,窄的短的说有别的用途。我当时心里嘀咕,那么小的对联给那贴呢,只见父亲大笔一挥,上联“上天言好事”下联是“下界降吉祥”横批“一家之主”。我问父亲这是给那贴的,父亲说这是敬土地爷的。我好奇的把那小对联翻来覆去的看,不一会功夫,就看见父亲又写了几副小对联,但这些不是那种上联下联的,我看了一下,有“六畜兴旺”是牛棚猪圈贴的,“五谷丰登”是给粮柜上贴的,“抬头见喜”是给大门口墙上贴的。还没等父亲写完这些,院子里陆陆续续来了不少人,他们胳肢窝夹着红纸,有的还夹着黄纸,听父亲说是家里有老人过世没出三年,不能贴红对联,只能是绿色或者黄色的。父亲开始忙碌了,我也跟着忙起来,每写完一家父亲会让我拿到院子里晾晾,怕墨迹未干折起来时把字弄花了。父亲一副副写,我一次次拿到院子晾,看着满院子的对联,识字不是很多的我,趁着收对联时看对联内容,我发现了一个问题,就问父亲:“大,我发现你写的对联内容怎么不一样呢”?父亲笑呵呵的说:“瓜女子,每个家庭情况不一样,当然对联的内容也要不同啊,比如隔壁王家,他家有个快要高考的学生,对联就要写【十年寒窗······,金榜题名·····】,再比如后村你张叔家,他们一家人和睦节俭,对联就要写成【携手并进·····,勤俭持家·····】·······”听父亲说后,我恍然大悟。看着那些红纸黑字从父亲笔下一张张流过,我似乎觉得父亲写的不是春联,是每个家庭的生活。就这样年复一年,父亲一直就这样在每年的除夕为街坊邻里义务写着春联,每一年的内容都不一样,每一家的内容也不同。我觉得是不是父亲脑子里装着家家户户的喜怒哀乐,所以才能针对每个家庭不同情况写出不同内容的春联。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我出嫁10多年后,因为没人给父亲做助手了,父亲的视力也不及从前,他拿毛笔的手也在微微颤抖,听侄子说父亲最后一次给家里写春联时,握笔的手抖得一个点点了几次都没在笔顺上,父亲搁下笔长叹一声,唉,老了,不中用了,那年父亲65岁。
父亲是2011年去世的,开追悼会时父亲的学生秀民哥(现在是禹平文学副主编)为父亲写了悼文,他用朴实无华的语言,概述了父亲的一生,往事历历在目,但父亲已与我们阴阳两隔,让我不禁失声痛哭。
父亲,你的一生是平凡的一生,是勤劳节俭的一生,是受人敬仰的一生。我知道九泉之下的你最放心不下的是我母亲,但是父亲,妈妈她很好,虽然没有了你的陪伴,母亲会很孤单,但是你的儿女都很孝顺,他们会照顾好母亲的,请九泉下的父亲您放心吧!
除夕的脚步越来越近,思念的潮水愈来愈浓。有来生,我还做您的女儿!
二零二零年腊月二十一
往期精彩:
【手足情深】 陈存芳(陕西 洛南)‖姐姐
作者简介:
陈存芳,女,1969年生,陕西洛南景村镇人。中学毕业后,开始创业,现任某旅行社经理。爱好文学,唱歌,旅游。有作品散见于微刊平台。
禹平文学主创团队文 艺 顾 问:李江存 王养龄
顾 问:
刘剑锋 杨克江何献国 胡云山 郭昊英
萧 军 郭博元 吕三运 赵金虎 贺焕成
主 编:乐俊峰副 主 编: 闫秀民编 辑: 乐俊峰法 律 顾 问:王 婷刊 头 题 字: 马英武编 委 成 员:乐俊峰 闫秀民 陈大维 张军锋 杰 布
李 斌 麻 新平 贺自力 闫勇军 若 兰
蒹 葭 林 溪赵 鸣 张正阳 杨学艺
本 期 编 辑: 乐俊峰(lxct668)
QQ投稿邮箱:2267665759@qq.com
微信投稿:lxct668(兰馨草堂)
征稿启事禹平文学,原创作品的摇篮。汇聚原创美文,面向全国征稿。包括:散文,小说,诗歌,古体诗,故事,影视(剧本),书画,摄影,歌词等。
禹平文学,文朋诗友的家园。捕捉你青春岁月中的每一次心灵的震撼,记录你人生旅途每一步成长的足迹,分享你七彩生命里每一句诚挚的心声。
禹平文学,规范运作的微刊。平台常年聘请法律顾问, 维护原创作者合法权益, 同时郑重提醒广大作者谨记,文责自负,严禁抄袭,切勿一稿多投。对于不自重的作者和任何侵犯原创权益的人,我们的态度是,零容忍!
更多精彩,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