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 三姐妹青年客栈

幕寒渊看到白色的墙上有很多极不相称的涂鸦,大多都很有趣,也有非常另类的,如这一句“死也要死在拉萨!”一下子就刻在了幕寒渊的脑海里。

别赵无双,转眼便到了雅江县城,幕寒渊和王杰找了一家最适合徒步行者用餐的街边餐厅吃午饭,顺便跟老板和服务员打听是否见过梦清秋,但结果跟前面七八次打听的结果一样,他们谁也想不起来见过这个人。
午饭后继续赶路,不料在雅江县城西郊一个上坡坡道上又遇到了太阳花表妹,但这一次她正在往回走。
“表妹,你咋个往回走呢?”王杰探出头去问道。
“车爆胎了,得回县城去补胎呢。”赵无双满脸无奈地说道。
“看来你这困难还真是不少啊!需要帮忙吗?”幕寒渊关切地问道。
“没事,小问题。你们赶紧找人去吧。”
“那好,你慢点哈。”
离开赵无双,王杰问幕寒渊道:“幺外公,你说他会不会放弃?我总觉得她这样走不到拉萨。”
“放弃?或许吧!”幕寒渊说完这话,一种落寞之感突然袭上心头。都说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老天爷的意旨谁说得清楚呢!就如梦清秋这事,虽然整个家族都动员起来了,大家都在各尽所能努力想办法,但如果他真的不愿出现,那无异于大海捞针,枉费心机。
这时候,韩静来电话,听说他们在去西藏的路上,吓得着实不轻,要求他们赶紧撤回去。她讲了她去拉萨的可怕经历:飞机到拉萨后,住入酒店时还是好好的,可第二天早上就醒不过来了,同行的朋友立即把她送到医院,在医院足足躺了七天才恢复过来,渡过一劫。这让幕寒渊和王杰也着实吃了一惊,但总不能就这么停下来吧!
往前行驶大约三十公里便追上了翟丛生,当时他正和另外一个背包客一起爬山。
“您好!请问您是翟丛生先生吧?”幕寒渊降下车窗主动打招呼道。
“是的,您好!”翟丛生和另一个背包客一起停下了脚步。
幕寒渊停下车和王杰各自取了两盒方便面和两个苹果向他们走了过去。
“非常佩服你们的意志,这是我们的一点心意,请收下。”幕寒渊诚恳地将手里的两盒方便面和两个苹果递给了翟丛生,王杰则递给了另外一个背包客。
两个人的身高都差不多一米七五左右,但翟丛生明显比另外一个壮实,圆圆的脸蛋显出浓浓的高原红,这倒更加突出了他老实憨厚的本色。幕寒渊突然联想起藏寺的主色调和藏胞的肤色,他们真的太相似了。
“那我们就收下了,谢谢你们。”两个人倒也不客气,却毫不知情地打断了幕寒渊的联想。
待他们放好东西,幕寒渊分别跟他们握了握手。在跟另外一个背包客握手的时候,他问道:“您怎么称呼?”
“我姓李,叫我李子就行。”他笑盈盈地答道。
“很高兴认识您。”幕寒渊说完转过身看着翟丛生,“翟先生,谢谢您帮忙,为我们提供了不少信息,也谢谢你对梦清秋的照顾,谢谢!”
翟丛生听幕寒渊这么客气,连忙摇手制止幕寒渊:“不用谢,不用谢,您这么客气,弄得我都不好意思啦!”
“翟先生是哪里人?北方的吧?”幕寒渊看了看他的体型和装扮,试图猜出他的出发地。但除了能看出他的体型像北方人外,一件带抓绒内衫的深灰色冲锋衣套装、一条黑色的户外裤和一双棕色的登山鞋似乎极为普通,看不出任何的地理特征。
“是的,我是河北人。”翟丛生答道。
幕寒渊转头问李子道:“您呢?南方人?”他身穿一套白红蓝相间的冲锋衣套装,头戴一顶浅棕色巴拿马呢帽,脖子上套着一个跟外衣相衬的粉红色花点围套,瘦脸阔鼻,浓眉大眼,唇红齿白,笑态可掬。
“我是陕西人。”他依旧笑盈盈地答道。
“能请教你们两个问题吗?”
“没事,您说。”
“你们为什么徒步去拉萨?”
“我做点小生意,结果还被人骗了,把本都赔光了,想着去求求佛,顺便饱览一下祖国的大好河山。”翟丛生有些腼腆地说道。
“我是刚失业,想趁此机会好好玩玩。”李子说话速度很快,也干脆利索。
“二位目的不同,但却在这美丽山水中不期而遇,并结为同伴,共同游历,缘分不浅啊!”
“是的,是的。”两个人都赶紧点头称是。
“翟先生,您说梦清秋可能会返回去对吧,您为什么会这么认为呢?”幕寒渊不失时机转变话题。
“我跟他差不多是从雅安一直走到新都桥,路上我们也偶尔聊聊,他还说到他的家人,感觉他还挺想家人的,加之他什么都没带,好像也没钱,我感觉他去拉萨的态度好像不怎么坚决。”世界上有一种人,他一说话你就相信,翟丛生就属于这种,“我看你们没必要再追下去了,你们穿得这么少,万一要感冒了,这高原上弄不好可是要命的。”
“他那么大人了,想回去了自然就会回去,找他干什么嘛!再说了,他要是不想回去,即便找到他也没什么用。”李子也劝说道。
“道理是这样,我们就想力所能及地为他提供一点帮助,不管怎么说还是麻烦二位帮我们留意一下,一有消息通知我们一声,好吧?”幕寒渊请求道。
“好的,没问题。您把他的照片和你们的联系方式发给我,我在群里扩散一下试试。”李子边说边让幕寒渊和王杰加了他的微信。
“麻烦您到时候把我们也拉到群里好吧,谢谢您!”
“没问题。”
幕寒渊跟他们告别后继续前行,路上和王杰讨论到底要不要继续找下去,王杰的态度模棱两可,说他无所谓,全凭幕寒渊做主。幕寒渊一时也拿不定主意,想起幕云芳拿户口本去电话公司补的梦清秋的电话卡,于是找出来装进手机打开,查看了梦清秋的微信好友和近期的通话记录,并试着跟每个可疑的人联系,尤其是那些陌生电话,一个也没放过。经过梳理,幕寒渊将这些人分为三类,一类是亲友,一类是同学,还有一类是借贷公司和游戏公司相关人员。其中关系相对密切的是后面两类,也是重点联系的对象,他们也确实提供了一些信息,但都并非真正有用的信息。同学们对梦清秋的印象都很好,都认为他少言寡语,踏实可靠,即便是借给他钱那两个债主同学对他也没有什么坏印象。这其中还有一段误会,云南一家网贷公司的客服大概没搞清楚状况,说话吞吞吐吐,词不达意,被幕寒渊误认为是梦清秋的女朋友和知情人,一度闹到要报警。
后来幕云芳打电话过来,说她爸爸去替梦清秋算了一卦,算命先生说他没事,过不久就会去深圳发展,顺利得很,让他们回去别找了,于是幕寒渊和王杰决定立即调头返回成都。一路马不停蹄,刚跑到折多山西边山脚下,又接到了翟丛生的电话,说三姐妹青年客栈有人见过梦清秋,两个想也没想又马上调转车头直奔三姐妹青年客栈。
三姐妹青年客栈位于高尔寺山和剪子弯山之间海拔较低的相克宗村,海拔三千五百多米,是一个网红打卡点,很多驴友会避开雅江直接到这里休整,为翻越剪子弯山做准备。三姐妹青年客栈的主体是一栋表面呈凹形的三层碉房,属于康巴民居的典型风格,西厢是一栋曲尺形专供客人居住的黄色二层小楼,曲尺短的一边构成了大门的门碉,大门的另一边及小院的东面是石砌的围墙,院子大概有三百平方米左右,里面停了不少摩托车和自行车,也有几辆小汽车。
幕寒渊到达三姐妹青年客栈时已经是晚上七点了,翟丛生和李子在门口接着幕寒渊两人入内停车,然后再带他们上主楼二楼餐厅用餐。在经过一楼红色宽阔的拐角楼梯的时候,幕寒渊看到白色的墙上有很多极不相称的涂鸦,大多都很有趣,也有非常另类的,如这一句“死也要死在拉萨!”一下子就刻在了幕寒渊的脑海里。他不知道是谁涂的,但他知道这个人一定是一个超凡脱俗的存在。他也不知道他因何而写,但他知道这一定是他灵魂的呼喊。或者是一个虔诚的佛徒在宣誓学佛的决心,或者是一个嫉恶如仇的隐士规避世俗的宣言,或者是一个伤痕累累的浪子追逐心灵港湾的豪言壮语……
餐厅实际上就是客厅,装修可谓是金碧辉煌,异彩纷呈,四周都是花花绿绿的彩绘雕饰,令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所谓的餐桌就是一排排低矮的案桌,凳子跟案桌差不多高。当时有二十多位驴友正在俯身用餐,见幕寒渊他们进来,都很热情地跟他们打招呼。幕寒渊跟大家打完招呼坐下来用餐,享受三姐妹捧上的酥油茶。这当儿,翟丛生带了两位年轻女士过来。一位是来自广州的艾伦,身材瘦高,瓜子脸,皮肤白皙,穿黑色冲锋衣套装;一位是来自温州的杜珍妮,比艾伦略矮,娃娃脸,大眼睛,丰满性感,头戴黑色旅游帽,身穿黑色羽绒服,着迷彩裤。她们俩也是在途中相遇结伴而行的。
在相互认识后,幕寒渊直奔主题:“听说你们在路上看到梦清秋了?”
“是的。”矮个杜珍妮抢先说道。
“能麻烦你们说说碰到梦清秋的情形吗?”幕寒渊有些迫不及待了。
杜珍妮忽闪着大眼睛说道:“当时是下坡路段,那有一个加水站,我们在那休息,看到他一个人走下来——穿的就是照片上的衣服,好像是脚受伤了,走路有点瘸,一幅疲惫不堪的样子,我跟他打招呼,他都爱理不理的,直接就从我们身边走过去了。”
她说话时,两片微厚的嘴唇分分合合,显得十分性感。
“在你们来之前,我们还跟旅馆老板打听过,他们说昨天有看到他经过,当时天都快黑了,留他住宿,但他没有停留。”艾伦补充道,一幅很担心的样子。
这时晚饭上来,幕寒渊和王杰边吃边跟她们交谈。原来艾伦的老公是一个徒步爱好者,这次他组织了六个人从广州出发一起徒步去拉萨,而艾伦则是因为担心老公才辞职跟随来的,但她体力跟不上,采用的是“徒搭”的方式。而杜珍妮则是因为恋爱受挫身患抑郁症治病散心而来。
当她们得知幕寒渊他们什么都没准备就上了这条道时,着实把他们责备了一番。还主动关心他们是否有高反症状,在得到确认后,杜珍妮主动拿出了自己准备的高反药分给他们吃下,并嘱咐他们明天一定要赶紧去买。她们互加了微信,许诺帮忙扩散寻找梦清秋的消息,还跟幕寒渊约定第二天早上跟他们的车去理塘。
未完待续扫码关注不俗即仙骨,多情乃佛心。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