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邺城文学】芳格子||没有飞来的爱情(小说)

YC?WX邯郸●

没有飞来的爱情(小说)
文/芳格子
小伟从天津打工回家过年,长途汽车在离家八里地的柳园镇汽车站停下了。出了车站门,小伟停住了脚。这天已是腊月二十三,刚好镇上有集会,站前大街上人声鼎沸、车水马龙。小伟只好把棕色大皮箱拎起来,沿着车站围墙跟儿,向南慢慢走着。走过两个十字路口后,他感觉腹中发热,头上轻微冒汗,于是把大皮箱放路边一片较为干净的地面上。从口袋掏出手机一看时间,已是十三点半,才想起早上就没吃东西。柳园的煎血在方圆百里是很有名气的小吃,且离自己所在位置只有二十多米距离。他朝前探探头,从来来往往的人缝隙中,看见那位几十年如一日卖煎血的大妈。他走过去在煎血摊旁的小方桌前坐下来。离家八九个月了,思乡心切呀,就连这熟悉的小摊儿,也有一种说不出的亲切感。这是家乡的味道,小时候父母常带自己上这儿吃煎血的,他正在专注地想着,一盘热气腾腾的煎血摆在了面前,“才从外边回来?自己倒点儿蒜沾着吃吧。”大妈一边忙一边打着招呼。由于饭点已过,吃煎血的人不算太多,小伟又要了两个烧饼,把煎血夹在里面,浇上蒜汁吃着。小伟抬头时,看见邻桌坐着一位和自己年龄相仿的姑娘,也正在埋头吃着煎血。
十几分钟过去了,小伟见那位姑娘不停地乱摸口袋,把衣服上的口袋都摸了一遍后,又把背包翻了一遍,然后站起来又翻一遍口袋。莫非——?小伟猜想着几个答案。这时,姑娘红着脸对卖煎血的大妈说:“大妈,我来时把钱放在桌上忘拿了,我回去后再来给你送好吗?”大妈停住了手中正收拾的碗筷,惊讶地抬起头,疑惑地问道:“啥?你说你没带钱?”姑娘仿佛做了错事似的,低下了头,从紧绷的双唇间硬挤出一个字:“嗯”大妈不知如何是好:“这,这,这你叫我咋办好呢?”。小伟见姑娘害羞的低着头,果断地判断她不是故意的,迅速从右裤口袋掏出一些零钱,对卖煎血的大妈说:“来,把这两碗煎血一起结下账。”大妈吃惊地转过来看着小伟:“两碗?”小伟用手中的钱指了下那位姑娘,大妈说:“这怎么能让你结账呢?”,小伟笑了笑说:“拿住吧,谁还没有个难处。”姑娘听见后不知所措,激动地对小伟说:“你叫个啥名,是那村的,明天我过去还你钱。”小伟说:“还什么呀,不就一碗煎血吗?二元钱,不用还了。”说完站起来拉上皮箱就走。姑娘也赶紧收拾了自己的东西,推上旁边的自行车跟上他说:“我帮你推着皮箱吧,你是那村的?”小伟一再推迟,姑娘固执地非要帮他推着皮箱,小伟见拗不过她,只好把皮箱放在自行车后座上,自己在一侧扶着,“我是申村的,你呢?”姑娘忙回头答道:“我是李庄的,都叫我英子,咱两个村只隔4里,一起走吧。”见她主意已定,小伟只好顺着她说:“也好。”
小伟一进家门,看见母亲和姐姐在院里大灶台前蒸馒头,连忙快走了两步:“娘,姐,我回来了。”伟娘抬头一看是儿子,高兴地让女儿帮小伟接住皮箱。把刚蒸的肉包端了2个,非让小伟趁热尝尝。姐开玩笑说:“伟,这次回来说什么也要找个对象再走。”小伟不好意思地看了一眼姐姐,没有答声。
第二天早上,小伟让姐骑上自家自行车,自己骑着英子那辆,一起去李庄找英子送自行车。在李庄村东头,小伟拔通英子的手机,英子让他稍等,一会儿就跑着来了。一见小伟和他姐,非让去家里坐会儿。因为年关家有好多事要处理,小伟姐弟俩就早点回去了。其实就在小伟替英子结帐那一瞬间,英子就对小伟心生爱意。晚上,英子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回忆着俩人一路聊天内容,睡的很晚。当着小伟姐姐的面,她不好太热情,在小伟他们走远时,她掏出手机给小伟发短信留言:相识是缘,记得常联系!。一来二往,短信上越聊越熟。英子喜欢上小伟仗义、大度、真诚;细心的小伟也发自内心地喜欢英子的开朗、漂亮和善良。转眼已到小年儿,小伟家里怕他外出打工一走就是大半年,非让他找个对象不可。三里五村的媒婆也纷纷来家说媒,夲来是件好事,但小伟心里有了英子之后,不愿再跟着媒婆去见别的姑娘。善解人意的姐姐看出小伟有心思,正月十六回娘家时,来到小伟屋和他细谈。小伟把心思说给了姐姐,姐姐说:“英子是个好姑娘,我也见过。只是咱这家境条件不好,人家不知愿意不李庄倒有我一个同学,要不我找她介绍下试试”,小伟轻轻点了点头。
小伟姐姐的同学叫华,住在李庄村西头,是个热心人。她找了个借口,到英子家找她拉家常,又把小伟姐托她说媒的事一五一十说了。英子先是惊喜接着又皱起眉头。华一再劝她要畅所欲言,她才为难地说自己的苦衷。原来她家没有男孩儿,搞建筑的父亲去年得了肺癌,想招个上门女婿支撑着这个家和自己的建筑队。她担心小伟家只有他一个男孩,不会让他做上门女婿的。华一边听着一边掂量着这桩亲事。华拉着英子的手,安慰她说:“只要你有情她有意就够了,其他都不是事,我会帮你们的。”从英子家回去后,华陷入深思之中:多么般配的一对啊,怎么才能帮上他们呢右思左想,忽然计上心头,赶紧去小伟家商量。原来她想让小伟以明媒正娶的名义把英子迎进家门,然后再到英子家居住,趁小伟父母身体硬朗,先照顾英子父母几年,让她父母感觉到自己有依靠了,而不是把女儿嫁出去,两人过着孤独的生活。这样小伟也可以跟着岳父学学管理建筑,等到父母需要人照顾时,再回来陪伴或接到身边。小伟娘是个利亮人,听了华的分析后,两话没说就同意了。华又转身去英子家做她父亲的工作。
二月二龙抬头,是个出行的好日子。小伟要回天津工地上班了。临走前他和英子在华的撮合下,按村里的风俗定了婚。那时还没有微信。不在一起日子,每夭靠电话、短信传递着彼此的思念。转眼到了秋后,小伟和英子商量准备把婚事办了。小伟爹因家庭成分不好,30多岁才从人贩子手里娶了小他8岁的小伟娘,平时老实巴交的,只会种地,所以家境不太好。本来小伟这年龄段的,在当地农村男孩多女孩少,找个媳妇相当难。并且女方要的彩礼也多。当街坊邻居得知小伟和英子因一碗煎血相识相恋时,顿时在三里五村传为佳话。农历九月十九,他俩到县民政局领了结婚证,婚礼定在十月初八举行。作为男家,小伟娘一直在为彩礼的事犯愁,华告诉她英子知道家里困难不要彩礼,是相中小伟德性好了,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落了下来。
十月初八,晴天丽日,小伟和英子的婚礼如期进行。邻居和朋友们有借钱借物的、有跑前跑后帮着筹办婚宴婚礼的,小伟家屋顶上的高音喇叭里放着喜庆的豫剧《朝阳沟》选段,亲朋好友脸上洋溢着笑容。小伟和英子在人们的祝福中,按当地习俗结为伉俪。时至今日,小伟和英子夫妇相敬如宾、事业有成,一对儿女已上小学,并有了自己的建筑公司和团队。他们纯洁的爱情仍被父老乡亲当故事传颂着。
纯真的爱情
图片|网络 审核|春天树 编辑|一杯水
作者简介
芳格子:原名张俊芳;就职于河北临漳县体育总会;拾久诗社社员;县作协常务理事;网络诗人;作品散见与网络、报刊、杂志二百余首。其诗歌作品《中国雪》2016年6月荣获河北省首届群众文学创作大赛三获奖,被录入《放飞梦想》获奖作品集。
关注●分享
平台团队
策划:春天树
总编:狼 王
陈俊岭(浮殇年华)
责编:王培云(格桑花开)
尚海利(一杯水)
仙人掌
许爱玲(许琳)
杜献灵(淡淡的茶香)
赵一楠(茉莉之春)
朗诵:李峰(邺城小妮儿)
冀亚楠(优优)
郑书芹(百合)
校对:齐振涛(浩 瀚 )
逆 光
吕艳红(怡然自得)
顾问:刘振华(32号公馆)
齐兆贤(诗源)
杨俊玲(上善若水)
周运国
庞雪平(道深理浅)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戳原文,更有料!栏目介绍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