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舟平|两份报纸

两份报纸(文/杨舟平)端午小长假期间,我与妻子跟随旅行社来到汉中游览。当晚住到宾馆已是华灯初上,简单洗漱之后,感觉坐长途车的各种累之外就是有点饿。但一回到宾馆就懒得外出了,就想在宾馆将就一下,因为还有自带的零食,“少吃一口”才是长寿之道嘛。但又一想,一整天了,“下车尿尿,到景点拍照,上车睡觉。”还没正式吃过一顿饭,早饭和午饭都是在车上凑活的,这回该慰劳一下肚子了。于是,与妻子商量是否一同外出吃晚饭,夫人明确表态:不饿,不出去。看来我只有单独外出找饭馆了。听导游说宾馆附近就有个夜市,想吃啥都有,凌晨都在营业。我即下了楼,问了一楼大厅的服务员,热情的服务小姐指出了去夜市的详细路线,我谢过之后离开了宾馆。按宾馆服务员给我指示的路线走了不到十分钟就看到一个灯火通明、店铺摊位林立的夜市。汉中在秦岭以南,属于地理意义上的南方,天气自然比关中还热,关中是燥热,汉中是湿热,两相相较,感受明显。夜市以烧烤为主,店内店外大多座无虚席,店主的叫卖声和食客的喧哗声交织在一起,可谓人声鼎沸,用“火”来形容夜市生意的繁华比较恰当,我真切感到低风险疫情区地摊经济带来的活力。吃货大都眼大胃小,这点,我是有教训的。一看时间已快十点了,我找了家不起眼但很干净的饺子店坐了下来,要了一小碗我平时喜欢吃的馄饨。在等饭的间隙,我习惯性地将双肘伏在饭桌上打开手机玩微信,突然一个操着浓重汉中方言又略带沙哑的声音说:“买份报纸吧!”话音未落,一份报纸就放在我的饭桌上。我一惊,一是好多年几乎没见过沿街卖报纸的。二是我看见了久违的《华商报》,这要放在五六年前甚至十年前,这种沿街叫卖《华商报》的情形在陕西各地甚至与陕西接壤的临省城市也是常见不过了,比如我所在的小城,前些年市民的小康生活就有句顺口溜:“早上一碗豆花泡,中午一份《华商报》”物质、精神食粮都有了,有吃的有看的,花钱不多,自在充实,老百姓嘛,不求大富大贵,只图知足常乐。我急忙回头一看,只见一个满头白发、满脸皱纹、个子矮瘦、眼深却有神、衣服虽旧却干净、大约七十多岁的老太太右手拿着一沓报纸站在我的跟前,报纸大概有半拃厚。老太太以为我没听见,又说了声“买份报纸吧!”我心里不知怎的突然一阵酸楚,这年龄应该是颐享天年的时候了,却还在为生计奔波。说实话,我虽爱看书,但看报只看副刊,其他版面只是浏览,何况如今看报甚或读纸质书的人也是越来越少了,在我印象中《华商报》刊登广告多、报道稀奇事多,我不怎么感兴趣。也许老太太见我戴着近视眼镜,有些年纪,想着必定是个读报人就走向我,我毫不犹豫地说了声:“一份多少钱?”“两块半!”老太太轻声说道。“给我两份吧!”我说着拿出手机准备扫码付钱,老太太说:“我只收现金,我没有码(微信二维码),我用的是老人手机。”我穿着背心短裤出来的,只带手机没带钱包,何况现在是“一部手机走天下”的时代。“我没现金,那怎么办?”“麻烦你给饺子店老板说说,让他代你付报钱,你结账时再用手机扫码一搭付给人家。”“好的!”我就叫来老板,老板爽快地答应了,付给老太太五元现金。老太太感激地对我和饺子店老板说了声“谢谢”就要转身走,我又问老太太:“你一天能卖多少份报纸?”老太太说:“运气好点能卖三十多份,一般卖二十多份,现在看报的人越来越少了,我卖报十多年了,以前一天最多卖过二百多份,今到你这才卖的是第三份,就遇到好人了。”我算了算,二十多份的利润顶多也就十多元,我深深吸了一口气又问:“您多大啦?”“虚岁八十啦,儿子上前年因病去世了,我卖报要供孙子上大学哩!”老太太一脸无奈地说着。“家里还有啥人?”我问道,“就我一人,老伴去世二十多年了;儿媳妇嫌儿子没本事早离婚了,孙子懂事争气上前年(三年之前那一年)上大学了,孩子在学校也卖书报挣学费哩!时间不早了,我还要将手里的报纸再卖些。”老太太说着又去邻居一家烧烤店卖报去了。靠一天卖报纸挣十多块钱供孙子上大学,够吗?够与不够,只有老太太和小孙子知道。我们常常感叹生活的不如意,可和卖报的老太太相比呢?吃完馄饨我拿着报纸回了宾馆,回家时还将报纸带了回来。我至今忘不了那个卖《华商报》的汉中老太太,也一直在想如今传统纸媒的生存现状和卖报老人的命运多舛——

杨舟平
陕西凤翔人,高级法官,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宝鸡市作家协会理事,凤翔县作家协会副主席,获市以上文学奖项数十次,都市头条等数家平台专栏作家。出版有散文集《情关风月》等。作品多篇入选中学语文辅导教材,成为多省市中考试题。作品多次被《人民文摘》《法制日报》《中国纪检监察报》《人民法院报》《陕西日报》《西部法制报》《华商报》《杂文报》《宝鸡日报》《散文选刊》《散文精选》《延河》《秦岭文学》《凤凰网》《腾讯网》《中国作家网》等平面、网络媒体发表或转载,共计100余万字。
往期回顾
Review of previous periods
●杨舟平:追逐自己内心的声音——《情关风月》跋●【史海钩沉】杨舟平|方孝孺之死●.杨舟平:拿破仑真正的最后失败
●杨舟平|乡音不改(有声版)
●杨舟平|清明记忆
●杨舟平 | 执法与良知
●杨舟平|故乡的坝
●杨舟平|张树子和他的三个女人—读范宗科先生长篇小说《热土》随感
●杨舟平|读书明理
●杨舟平|“天理·国法·人情”错杂谈
●杨舟平|100年后的一桩寻人启事 ——丁龙的家风故事
●杨舟平|肺疫当前写给女儿的一封信
●杨舟平|王酒花和她的三个男人—— 读魏晓婷女士长篇小说《酒镇》随感
●杨舟平|管住我们的嘴
●杨舟平| 日本人的警觉
●杨舟平|小诗上大报–我与《陕西日报》的故事
●杨舟平|有感于黎元洪打官司
●杨舟平|苏轼凤翔祈雨二三事
●杨舟平|写给帮扶贫困户的一封信
●杨舟平|回望司马光
●杨舟平|凳子不坐蹲起来
●杨舟平|房子半边盖
●杨舟平|小庄头之行记
【联系方式】
《雍州文学》编辑部
欢迎您的关注和投稿。
微信ID:gh_fcf994b1b24a
联系邮箱:fxzxgwyx@sina.com
我们努力做到最好!
征稿启事
1.投稿人必须确定本人拥有作品网络版权的处置权,投稿文章产生的版权纠纷由投稿人自行负责。编辑部拥有对作品内容进行适当修订后发表的权利。
2.本平台原则选用原创首发稿件,首发稿件一经采用即视为将网络版权授予《雍州文学》,平台将在文内设置“原创”标识,其他平台转载必须联系转载授权或注明转载自《雍州文学》。
3.散文、小说作品原则不超过5000字,长篇小说提供完整版和5000字以内节选版,单首诗歌200行以内。
4.投稿时应在邮件“主题”栏标注文章名称+作者姓名,并在正文中留下联系电话。
5.投稿时请在稿件正文末尾附上作者简历(含个人近照)一份(平台编辑对简历有删改权)。请务必通过指定邮箱投递稿件,凡微信发送作品一概不予接收。如有图片,请注意图文分开,但指明图片位置和要求。
6.《雍州文学》微信公众平台已获得并将开通微信授权的打赏功能。欢迎读者为自己喜欢的作者和喜爱的作品打赏。我们将在预留平台运营基本费用(10元以内不返还,作为平台编辑、运营费用)的基础上,按照打赏金额50%比例为作者发放稿酬,稿酬最高300元。微信公众平台官方打赏计算期按通用流式模式,返还期一般为自稿酬核算结束起10天。
7.投稿邮箱:凤翔县作协《雍州文学》fxzxgwyx@sina.com。
8.按照稿件投递的先后顺序,责任编辑进行初审,编委会复审,编辑审阅工作将在收到投稿后15个工作日内完成。若自投稿日起15个工作日内未推出即视为稿件不予采用。
《雍州文学》等你来
《时光捡漏》
您的读书笔记
《芳菲随笔》
欢迎你的关注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