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延海 | 儿女何时能成家(散文)

关注↑↑↑我们获得更多精彩!
儿女何时能成家(散文)
李延 海
2020.07.28
初夏时节,一个阳光明媚,风和日丽的周六。
上午,在邯郸市丛台公园东门里面的小广场上,由30余名中年女性组成的模特队,人人容光焕发,个个神采奕奕,合着音乐的节奏,轻松愉快的来回走着台步。一些三四岁的孩子,牵着大人的手,蹦蹦跳跳的向公园深处走去。在小广场周围高高的树枝上,传来阵阵灰喜鹊喳喳喳的清脆叫声。
年过六旬的周先生,对眼前的景象,似乎一点儿也没有察觉,迈着急促的脚步,心事重重的径直向北侧的林荫道走去。
林荫道南北长约百米,东西宽约十米,两旁是两行高大的梧桐树。
周先生走到这里时,这里已经聚集了不少中老年人。他们之间有认识的,有不认识的。或互相交流询问,或互相看对方手机里的照片,或仔细观看挂在两树中间绳子上A4纸上的信息。年纪大的人,用笔把信息抄到小本子上,年轻些的,则直接用手机拍下来。
这场景不是别的,是每逢周六上午才“开市”的邯郸市民间婚介市场。这些中老年人里,大多是孩子的父母(也有不少操心孙辈婚事的爷爷奶奶或姥爷姥姥),他们的共同任务,是为儿女找对象。对于他们来说,日思夜想,念念不忘的头等大事,是儿女何时能成家。
家,在中国人的文化、传统、生活和情感里,有着特殊意义。树大孽丫,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儿女大了,就该有自己的家了,这不仅是儿女自己的事情,也是父母、家庭和社会的事情。在儿女忙于工作、生意、学习,没有时间或不急于找对象成家的情况下,父母等不及了,从幕后走到了台前。
周先生的女儿是市某重点学校的高中英语教师,今年已经34岁了,还没有找到对象。每说到此事,周先生总是唉声叹气,自责和怨恨自己,只关注女儿的学习而忽视女儿的婚事。认为女儿找对象,水到渠成,不用提前考虑。心疼而又抱怨女儿思想传统,上学时只知学习,不谈恋爱;当教师后只想把课教好,教学之外的事情不考虑;平时除了看书还是看书,不参加无谓的社交活动。现在想找和女儿同岁或大两三岁的优秀未婚男孩,却很难找到。他和爱人常常是焦眉愁眼,茶饭不香。尽管发动了所有亲朋好友帮忙,也信息有限,多不如意。所以有意无意的又来到了婚介市场。
50多岁、端庄大气、干净利落,透着智慧和干练的韩女士,每周六也都到丛台公园的婚介市场“代女相亲”。和周先生一样,说起女儿的婚事,也是闷海愁山,忧心忡忡。
韩女士的女儿1986年出生,研究生学历,在北京某重点大学毕业后,考到了北京某重点学校当高中语文教师。在女大当嫁的传统观念里,女儿至今没能“出嫁”,也是她和家人的一块心病。
女儿在北京工作,有北京户口,也给女儿在北京买了房子,想让女儿在北京成家。北京尽管大,但女儿的朋友圈子很小,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男孩。来婚介市场,是想看看有无在北京工作的合适的邯郸男孩。结果让她失望。
韩女士年前刚退休,本想过了春节去北京住下来,在北京的婚介市场为女儿找对象。偏巧遇到新冠肺炎疫情,北京去不得。一晃半年过去了,很是为难和无奈。
家有大龄儿女未找到对象的,何止周先生和韩女士两家。据笔者所知,每周日上午,也是龙湖公园(东门内北侧树林里)婚介市场的“开市日”。在那里也有众多父母在为儿女找对象,人多时足有二三百人。
一些父母把希望寄托到婚介市场,是考虑那里信息量大,可选择的范围大,还可以见到对方的父母。儿女是父母的影子,可透过父母的言谈举止,窥见其儿女身上的某些素养特征。
走进婚介市场,听到最多的见面话是“你好。男孩,女孩?”如果对方孩子是女孩,而你这儿是男孩的话,那么就互相询问各自孩子的年龄、身高、学历、工作及要求。如觉得合适,就往深处谈,然后留下联系方式。等征求孩子的意见后,再相互回话。更多的则是根据征婚信息上的年龄、身高、工作、要求等,觉得适合自己的孩子后,电话联系对方,当场面谈。
即使在疫情期间,公园不让人员聚集、悬挂征婚信息的情况下,有些父母也还是前去“散步”。有的把征婚信息摆到树周的池子边沿上,有的用小夹子夹在自己的挎包或衣袖上,以便他人观看、了解和联系。
为了能尽快给儿女找到对象,有些父母求助于婚介公司,有的父母建了“幸福来敲门”、“花好月圆”等微信征婚群,互通信息。由于常去婚介市场,许多人成了熟人和朋友,也都知道各自孩子的情况和要求,遇到合适的也会留意,互相介绍。
儿女大了,没找对象没成家,已经成了父母的心病,甚至影响到家庭和谐和身心健康。很多父母看着儿女年龄一年比一年大而没找到对象,只嫌时间过得快,恨不得能让时间停止或时光倒流。一些父母遗憾没有早点为儿女张罗对象,也恨自己爱莫能助,有劲使不上。
看到许多父母因儿女年龄大找不到对象而忧愁,在某单位退休的汪女士,尽管女儿才26周岁,并且在市政府工作,却也坐不住了,也总到婚介市场去转去看。别人觉得她女儿年龄还小,不用着急。但汪女士不那么认为,她说,女孩不像男孩,即使大几岁对象也好找。她怕找的晚了,找不到优秀的男孩而耽误女儿。汪女士这种忧患和“早下手”的意识,也不是没有道理。
这么多大龄男女没找到对象,各自都是什么情况呢?
从龙湖公园展出的征婚人的信息看,大致情况是“三多三少”,即:1989年以前出生,年龄偏大的多,1990年以后出生,年龄较小的少;女性多,能占到近三分之二,男性少;民企、个体经营者多,体制内、国企单位的少。另外,大龄女性中未婚者多,大龄男性中离异者多;家在邯郸,本人在北京、天津、上海等地工作的也为数不少。
这么多大龄男女没找到对象,原因是多方面的。
只想般配,不能“倒贴”。许多女孩很优秀,学历、工作、颜值、素养等条件都很好,所以,要求男孩必须也是很优秀、很帅气的。双方条件要对等,男方的自身和家庭条件不能低于女方。
注重物质,期望“高攀”。一些女孩自身及家庭条件一般,但开出的价码却很高。学历要高,身高要高,人要帅气,工作要好,要有房有车;三围、三观、颜值、家庭背景等都要拿得出手。
传统守旧,被动等待。一些女孩觉得已经等了这么久了,就是想找各方面条件都不错的男孩,既然没有碰到,也不能将就和委屈自己。甚至认为,婚姻如果不能给自己以幸福,起码也要给自己一些自由吧。结不结婚,没那么重要,只要自己开心快乐就行,这重要。
女多男少,矛盾凸显。国家大环境是男多女少,但在邯郸局部环境内,则是女多男少。市里的女孩本来就略多于男孩,许多农村女孩来市里打工,不想再回农村,在市里找对象成家,也使市里的女孩数量增多。
相对于女孩,男孩找对象较容易一些。一些男孩因为喜欢女孩的某一点,比如颜值、性格等就去追;而女孩则因为讨厌男孩的某一点,或某一点“不达标”,就否定对方,不给对方深入了解的机会。
婚姻应该是重精神而非重物质。只要喜欢,志同道合,同甘共苦,虽苦犹甜。但人们却给它附加了物质等诸多选项,使婚姻徒增了额外负累,让本来不复杂的婚姻,变得复杂。
未婚男女,尤其是大龄女孩在找对象时,应该知道什么是理想和现实,应该知道自己的青春余额已经不足,应放宽自己的某些条件,向下兼容和包容。要“小确幸”不要“全称心”。如果要求太不现实,太理想化,也就太幼稚了。
时间的脚步是无声的,它在不经意间会带走青春,卷走年华。
多么期望正在或将要谈婚论嫁的儿女们,能够面对现实,早日成家。让自己的父母不再为“儿女何时能成家”而寝食难安!
喜欢本篇,欢迎点赞分享
作者简介:
李延海,河北省广平县北盐池村人,1957年1月出生,1974年12月入伍,中央党校大学本科学历。入伍后曾任连队文书,营部书记,师政治部干事、科长,团政治委员等职。
往期回顾
李延海 | 父亲一生爱学习(散文)
李延海 | 难忘老家“捶房顶”(散文)
邺 城 文 学 征 稿
《邺城文学》面向大众长期征稿,体裁不限,欢迎各类正能量的文学作品。要求原创首发。优秀作品也可推荐。也欢迎大家自带配图、音频。字数要求:散文不少于800字最多不超过3000字;优秀小说可以连载。现代诗歌至少两首。
平台隶属河北省临漳县文联
长按二维码关注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微信qh9289
图片?网络 / 审核?春天树 / 责编?云朵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