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举阁 校园】 周西雅 @两块钱

两块钱

作者/芷兰学校 初二 周西雅
我走在路上,太阳不断地将热量传到地球,热气不断地从水泥地面上穿过,使得我眼前的景物都有一些模糊。
蝉不知疲惫地叫喊着,一声比一声大,将我原本就不开心的心情引得更加的不开心,心底冒起火气。这时,一个人过来了,引起了我的注意。

看起来她是一个乡下的女人,45岁左右吧。我是一个注重外表的人,我可能不注重自己的外表,但是他人的外表必须达标。可是我眼前的这个女人,与我理想中的45岁的女人完全扯不上关系。
我斜着眼睛打量了这个女人一番。她的皮肤很黑,而且看起来有一点皱,有一点皲裂。头发应该是在那种特别“脏乱差”的造型店里烫过了的,没有一点光泽,像一把被鸡抓过了的稻草。脑袋上,还带了一顶大红大绿的太阳帽。手也一定没有修理过,指甲缝里好像还嵌着泥土,指甲也泛黄了。她脚上还穿着塑料拖鞋,身上还挑了一个扁担,应该是刚刚从菜市卖菜回来,总之,没有一点儿印象是好的。

她可能是注意到了我的眼光,朝我望了望,我赶紧将头转回去。她见我不看她了,低下头,不知道在思索些什么?片刻后她伸手拍了拍一个年轻人,并用另一只手指着竹篮说:“要不要买辣椒,自家种的,不打农药哩!”
那个年轻人皱了皱眉,往旁边挪了一步,盯着刚刚那只拍过了他的手,淡漠地说了一句:“不要。”那个女人悻悻的收回了手,而后从口袋里拿出了一把零钱,用手紧紧地攥着,似乎想用这一举动来缓解自己的尴尬。
这时,来了一辆公交车,刚好是我要搭乘的那一辆,我习惯性地打开包看看有没有零钱,可是只有一张100的。我低下头,叹了一口气。那个女人似乎是听到了什么,朝我这边偏了偏头。
汽车门打开,一阵冷气向我扑来,她竟然向我手里塞了两块钱,我睁大了眼睛望着她,一时间我竟不知道自己要说些什么。我只知道看着她,她将我推上了公交车。
车,开走了,她的身影在我眼中越来越小,直至消失。

——————————————
周西雅,喜欢唱歌,跳舞,也会播音主持喽,曾获得学校主办的演讲比赛第二名,由我主演的小品《我要上春晚》还获得了一等奖,学校主办的田径赛场也有我的身影。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