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卧荒山 原创】人类“安全阶段”假说 连载25‖下篇: “龙骨山”不同的化石抽取的公约数之第七章

【兔卧荒山 原创】人类“安全阶段”假说 连载25‖下篇:“龙骨山”不同的化石抽取的公约数之第七章
第七章火的利用提高了人类对猛兽的提防
直立人和鬣狗在内的很多凶禽猛兽物种相比,人类的力量是弱小的,人类的生命是随时可能遭到这些部落居民侵犯的,甚至被作为美食而让残杀。但事物是一分为二的,直立人却又自己得天独厚的优势,这就是直立以后腾出的“双手”。有了“双手”就为人类利用包括火在内的其它自然资源创造了条件,打下了基础。这种情况的发生,大大提高和改变了直立人在生态部落的安全防御。
7.1直立人没有实质性的社会交流
霍普伍德认为:“然而亚洲的形态则不同,他发现遗址普遍都呈有规则的间隔分布。在他看来,大约在80万年前到60万年前之间,亚洲直立人没有实质性的社会交流,甚至回避社会交流。”(p107)这种“没有实质性的社会交流”,说明了当时直立人智力低下和愚钝,压根就没有认识到这种交流对于群体社会功能的建立和发挥的关键作用,更没有意识到社会组织力量的强大对自身显示的巨大保护功能,对于确保自身生命安全防护的重要性,及其未来自身战略发展的决定性。所以,“甚至回避社会交流”的做法,是仅有的人口资源应该聚集的力量没有有效的表现,对石器的发挥,对火防护保护自身功能的利用,大打折扣,影响了人类安全力量应有作用的释放,从而使过多的成员付出生命的代价,迟滞了人类自身的存在和发展,延缓了走出安全阶段,使人类社会还处于安全阶段之中。
所以,我们可以说,在人类社会没有实质性的形成之前,人类一直处于安全阶段,标志着根本的人类人口、个体数量及其有限,人类没有有效的组织合作,人类现有的安全生产力未能得到应用。
7.2仅靠石器与大型掠食动物共存是不可想象的
“直立人在龙骨山挥舞的石器并非他的拿手绝技。用火才是。我们想象一下,如果仅凭石器在洞内外与大型掠食动物共度时艰,在冰期的中国毫无存活的希望。但是,有了火的帮助,我们感觉生存的机会明显增加了。”(p107)是的,如果没有火对野兽攻击的抵御、防护、隔离和驱赶的功能,人类生存发展的希望就更小,人类的存在就更加极其艰难。火在某种程度上大幅度提高了直立人和其它物种的竞争力量,或者说大幅度提高了直立人和鬣狗等猛兽抗衡的能力,较快的提高了人类安全生产力,使人类的存在和发展得到较快提高。
因为,虽然不能用火去消灭猛兽,但人们用火作为一个屏障,使之鬣狗在内的猛兽有所畏惧,不敢像以前一样肆意妄为的袭击、捕猎直立人,从而可以和鬣狗等猛兽保持一定的安全距离,比较好的预防、抵御了猛兽,比较好的保护自己。
所以,古人类最初用火的目的,可能是作为一种武器加以使用,主要的就是和鬣狗等猛兽保持一定安全空间(距离),隔离、抵御和驱赶猛兽的。
直立人之所以能够用火,毫无疑义是意识到了火的客观功能,当然一个重要前提是直立人的“直立”,从而腾出了前肢,使之和猛兽相比多出了“双手”。这是直立人一个突出的优势,而用火就充分发挥了这个优势。
我们必须清醒,即便直立人普遍的学会了用火,但并不等于直立人就能战胜鬣狗等猛兽,更不可言直立人就可以消灭鬣狗等猛兽,只可以肯定的得出结论,在直立人使用火的过程中,由于和鬣狗等猛兽保持了一定的安全距离,或者对鬣狗等猛兽造成一定威胁使之其不再那么频繁和轻易的袭击捕猎直立人而已。这种情况在某种程度上趋于直立人和鬣狗等猛兽处于“相持”状态,即便就是这样,对于直立人确保自己的生命安全也是一个了不起的进步,所以这时人类依然处于安全阶段。
另外,我们还应该意识到,在直立人没有学会用火之前,直立人的生命安全无疑更深程度的处于毫无安全保障的黑暗时期。
7.3古人类最初用火是有其他目的的
“克拉克和哈里斯竟然在肯尼亚库彼福拉和切索旺加石化的旷原景观中发现了早在170万年前的红烧土,这是直立人刚出现的时期。最近,密苏里大学的拉尔夫罗利特对克拉克和哈里斯的材料做了地球化学方面的研究,为这个有争议的假设提供了支持。我们认为这些材料是可信的,而且我们也同意,火最早是由直立人驯服的。但如果确实如此的话,那么古人类最初用火很可能有其他目的,不仅仅是取暖来对抗冰期的寒冷或在洞内照明。非洲稀树平原上的古人类有可能把火用在物种间对食物和空间的竞争之中。他们的经验完全的传给了欧亚大陆上的其他古人类,用在各种环境中。”(p107__108)这说明“取暖”、“照明”是一种副作用,而主要作用在于“可能把火用在物种间对食物和空间的竞争之中”。
既然直立人已经把火用在了“食物和空间的竞争”上,那么,面对包括鬣狗在内的诸多猛兽对人类的袭击、捕猎时,难道不用火吗?在生命、食物和空间的比较中,生命的重要性、紧迫性,远远的、高高的大于食物和空间。所以,可以说火的作用的发挥不但用到了捍卫生命安全之中,而且主要的用到了生命安全工作之中。
作者在这里之所以没有这样来描述,是因为在我们提出和假设人类“安全阶段”和“安全理论”之前还没有任何人这样的提出和假设,作者主观上还没有这样的意识,自然在描述时不可能像我们这样来描述。
所以,火的这些能为人类所用,所服务中,而最大、最根本和最主要及其最重要的是“其他目的”是人类安全生存,是借助或推动安全生产力的壮大和提高。
因为,“熟食只是这种适应的一个副产品,可以是某些难以加工的食物,如马头变得更容易处理且较美味。但是,古人类有可能像他们的原始近亲猕猴一样(它们也住在龙骨山),拥有充足的多样化食谱,无需依靠火来生存。用火取暖在严酷的环境中应该独具优势,但是抵御更新世严寒主要适应方式无疑是用掩体而非用火。也是在非洲,小型掩体的年代很可能上溯到人属用火之前,住在里面不用生火也很受用。事实上,如果没有烟囱,燃火产生的烟灰会令窝棚难于居住。”(p108)
所以,“龙骨山的证据有力表明,该洞穴原先是鬣狗的巢穴,直立人和其他一些食肉类、鸟类、蝙蝠和啮齿类动物偶尔与其分享。火是直立人能够与其他动物进行有效竞争,并在更新世万物争雄的中国确立其自身地位的最主要杀手锏。”(p108)不言而喻,火提高人类在食物链中的地位,提高了在生态系统中力量,提高了人类生命安全系数。但我们必须明白,人类真正爬山生物链顶端,坐上万物之王的交椅,还是人口的增长,社会规模的形成。
所以,“用火能让直立人在与其他物种竞争中占得先手——这种竞争因伴随冰期开始的气候巨变而加剧。”(p108)
以上充分说明人类那时处于食物链的中下端,大概就是处于食草动物第三级别和食肉动物第二级别的位置,人类头顶上始终悬着一把随时危机生命的“利剑”——包括鬣狗在内的各种凶禽猛兽,人类处于初始时期的安全阶段。火的利用只是提高人类生命的安全系数和生存发展的机会,但从根本上并没有发生质的变化。
作者简介:郑金民,笔名兔卧荒山,陕西商洛人。中国生命哲学的蜗牛;中国诗歌学会会员、陕西省国学研究会会员、陕西省仓颉文化研究会会员、商洛市作协会员。有部分诗歌、诗评散见于有关纸刊和网媒。去今两年分别获得“绿宝杯”、《大河》、陕西省诗词学会“小康路上”扶贫攻坚全国征文(诗歌)三等奖、二等奖、三等奖等;在哲学领域,本人2015年动笔,现已完成100万字有余的中国特色的生命哲学框架,著有《宇宙人类及其生命》(内资)《生命规律》(内资)和《还原道的本相》(陕西《国学研究》专刊)等。文 艺 顾 问:李江存 王养龄
顾 问:
刘剑锋 杨克江何献国 胡云山 郭昊英
萧 军郑金民吕三运 赵金虎 贺焕成
主 编:乐俊峰副 主 编: 闫秀民编 辑:乐俊峰法 律 顾 问:王 婷刊 头 题 字: 马英武编 委 成 员:乐俊峰 闫秀民 陈大维 张军锋 杰 布
李卫群焦 静徐 娟李斌麻新平
贺自力 闫勇军 若 兰 查 珂樊会民
王菊玲蒹 葭 林 溪赵鸣 张正阳
杨学艺 蔺爱舍 张建华 门见山张宁芳
宋瑞林吴淑娟冯新勇吴荣莉杨峰峰
王宏卫 冰心荷韵 山野闲人
本 期 编 辑: 乐俊峰(lxct668)
QQ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微信投稿:lxct668(兰馨草堂)
禹平文学,原创作品的摇篮。汇聚原创美文,面向全国征稿。包括:散文,小说,诗歌,古体诗,故事,影视(剧本),书画,摄影,歌词等。
禹平文学,文朋诗友的家园。捕捉你青春岁月中的每一次心灵的震撼,记录你人生旅途每一步成长的足迹,分享你七彩生命里每一句诚挚的心声。
禹平文学,规范运作的微刊。平台常年聘请法律顾问, 维护原创作者合法权益, 同时郑重提醒广大作者谨记,文责自负,严禁抄袭,切勿一稿多投。对于不自重的作者和任何侵犯原创权益的人,我们的态度是,零容忍!
更多精彩,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