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江夜听: 文火细炖慢生活(文/赵云霞 诵/李永娜 ) | 第 5 6 9 期

文火细炖慢生活
作者|赵云霞·朗诵| 李永娜
上学那会,遇到周末不用早起,睡个懒觉那简直是最幸福的一件事。可是人到中年后再也无福享受懒觉。周内的朝九晚五使生物钟成了规律,即使周末,一到上班的点早早就醒了。这个周末也一样,于是起床洗漱,迎着晨曦去菜市场逛一圈――原来早起的人不止我一个,菜市早已熙熙攘攘,叫卖声此起彼伏,还带着露水的蔬菜很是新鲜。选好自己喜欢的几样蔬菜,再剁了几斤排骨。每个手指都挂着装有蔬菜的袋子,走在回家的路上突然有种回归慢生活的随意――不用急急忙忙赶着时间去上班那样匆忙,慢慢地走就行,走累了还可以放下东西原地休息几分钟。回到家,我在厨房里开始打理自己亲手买回来的食材。先是洗净排骨焯水,然后打开菜谱放配料:放几样调料,每样放多少,先放那个后放那个,油烧热用那几样调料炒出香味,放入排骨文火慢炖多长时间再大火收汁,在什么火候放什么调料才入味……每个步骤都按照菜谱执行。明明是做红烧排骨,却在最后放了把干红辣椒段――这是不受妈妈的影响?小时候过年,妈妈炖肉放完所有调料,最后都放一把干辣椒的。好在我的红烧排骨除了颜色没有菜谱上的红亮,味道还行,看来妈妈的那把红辣椒还是蛮提味的!在炖排骨的间隙我做好了其他几样菜,看着一桌子自己的劳动成果,一种成就感就从心底升腾起来。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不善烹调的我也开始爱上了厨房,每周不做几顿饭就感觉空落落的没有了生活该有的滋味。尤其看着自己做的饭菜被别人狼吞虎咽的一扫而光,而且边吃边说:不错,好吃!每当这个时候,我心里比自己美餐一顿还要舒服。想起要结婚那会,婆家人去家里商量事,临了妈妈说:我们家女子可是念哈书的,不会做饭!我明白妈妈的意思,她是在告诉婆家:我的女儿是学堂里读过书的文化人,是要和男人一样去上班挣钱闯社会的“体面人”,可不能嫁过去就沦为围着锅台转的家庭“煮妇”。如果妈妈知道多年后我也喜欢上班之余在厨房里打理生活会不会生气?如果妈妈还在,让我有机会亲手给她做几样可口饭菜,而她只须坐在桌边等着品尝,并且边尝边指导:“嗯,这个还可以,这个不行,还要继续改进!”那该是多幸福的时光!我想她一定不会生气,她的心里也一定会为我能把生活打理出自己的滋味而开心。
每每想起妈妈最后的日子我都是无法释怀的难过。病到最后她的腿脚胳膊已经瘦到只剩皮包骨头,偏偏干瘦的四肢要挺起一个硕大的肚子――那全是积水啊!医生用和筷头一般粗的针头插入肚皮为她抽水,从每周一次到两次、三次……可是抽的越快,积水产生的就越快。这样抽,再健硕的人也会被抽干的。
最后一次见到妈妈是一个周末。那时候孩子小,上班的地方又较远,还不会开车,每天赶公交去上班,一下班又赶回来接孩子,日子过的像打仗一样。那是一个秋天的周末,是苹果成熟的季节,家里忙的要死。我一进院门就看到爸爸叫了十几个工人在下苹果(我们这里把摘苹果叫下苹果),这十几个工人一起开工是要人侍候的――得把他们下的果子装筐运回来,再把苹果转放到果库又把筐子运过去,如此往复。爸爸和弟弟两个人根本忙不过来,我赶紧放下包去帮忙。这时我听见妈妈叫我:“霞,你不去了,你来坐我跟前,和妈说说话!”“哎呀这么忙,那有空和你说话?你坐热炕上缓着吧!”我一边答应着就匆忙走开了。以往不忙的时候我一回来就坐上妈妈的热炕头,和妈妈天南地北家长里短的聊天,聊着聊着我瞌睡了就靠在她身旁打个盹。可是今天赶着收苹果,就等以后吧,谁知道有时却没有了以后!忙完已到下午,赶紧巴拉几口弟媳妇做的饭,又要赶最后一趟城乡公交回去,我隔窗对妈妈喊:“妈,我走了!”妈妈叹息了一声:“唉,一来就忙忙碌碌的,忙完可就走了,娃呀,我叫你和我坐坐呢。”我顿了一下,要赶时间,还是没有进去妈妈的炕头坐个把分钟,就急急忙忙出门了。
第二周星期二,早上第一节上课没拿手机,下课回到办公室十几个未接电话,赶紧回过去,是弟媳妇略带哭腔的声音:“姐,快,妈好像不行了,都叫不喘了!”我一听也哭出了声,同事赶紧叫来校长开车送我回家。一路狂奔,我和弟弟妹妹几乎同时赶回,去大队买东西的爸爸也刚回来。进门我看见妈妈靠着弟媳妇坐在炕沿,小侄女拉着妈妈的手哭着叫奶奶。我们姐弟三人哭喊着奔向妈妈的时候她已经没了气息。原来早上妈妈要上厕所,弟媳妇扶妈妈上完厕所,往起站的瞬间妈妈的脸色刷的变的蜡黄,弟媳赶紧扶妈妈坐在炕沿叫了几声,妈妈没了应答,她一手扶妈妈一手拿出电话崔我们姐弟和爸爸回家。我们感谢弟媳没让妈妈背炕基子(我们这里的传统观念,人去世时躺在炕上叫背炕基子,被认为是不幸的)。
妈妈养育了三个孩子,最后时刻却是在弟媳的怀里走的,任凭我们呼天唤地也没赶上她最后一面。这是不是我见她最后那个周末没有陪她说说话,她对我的惩罚?苹果迟收完一两天又有什么关系?如果那天我抽出哪怕是个把钟头,陪陪她该多好?她一定是感到自己时间不多,想和我说说话,到现在我始终不知道最后的日子里妈妈想说什么,还有什么未了的心愿。此后好长时间里,
这都成了我无法释怀的痛和遗憾!
有句话说现代人的生活脚步太快,需要等等落下的灵魂,我常想:到底是脚步走的太快还是灵魂走的太快?喧嚣的城市匆忙的身影,人们到底在追赶什么?大多时候急急匆匆风风火火追逐的也不过是些名利场上的东西,而名利终归是空的,逝去的时光却永远回不来。
生活需要自强和奋斗,也需要停下匆忙的脚步等等身后步履蹒跚的人――或老人或孩子,和他们一起走在路上看风景、静时光,慢生活,让心回归,有关情感,无关名利。
但愿我们既有追赶时间努力奋斗的样子,也有放慢脚步在时光里陪伴亲情的踏实。
作者简介
赵云霞,网名云朵,奋斗在西峰区教育一线的一名小学老师,喜欢文学、音乐和旅行,喜欢和有趣的灵魂聊天,喜欢听老人讲那过去的故事,喜欢行走在文字里的知性与自由。教书的生活忙忙碌碌琐琐碎碎,但她更愿意用文字把忙碌的工作打理出诗的味道,让枯燥的生活流淌出文艺的气息。一如网名云朵,给人诗与远方的遐想。
主播风采
李永娜,甘肃省庆阳市镇原县人,毕业于兰州文理学院音乐系音乐教育专业,现于环县思源实验学校任教 。人生格言:苦心人,天不负,有志者,事竟成。
环江夜听朗诵者联盟招募中
每个人都有自己沉甸甸的生活,但总有一些会让我们心有戚戚焉,给予我们启发,也让我们在无形中获得力量。朗诵和阅读其实都是一种力量,可以是为了感恩生命中美好的遇见,也可以是为了倾诉爱;可以是为了表达心中的向往,也可以是为了传承新的希望。环江夜听朗诵者联盟招募中,欢迎您的加入,让我们共同携手打造环江原创文学朗诵平台!联系人:刘 棹
联系电话:13739348656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与平台联系!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