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情 | 娘(散文)

娘(散文)
娘已离开我们十二年了,记得她走时很安静很平和。就一口饭的功夫,说着话她就走了。本来说好让娘等等我吃了这口饭再喂娘的,怎么说好的事娘就不守约呢?怎么我就不知道先喂娘吃呢?痛恨自己的嘴馋,少吃一口会怎么样呢?每每想起这一幕我就痛心疾首悔不当初。

娘走的时候我和大姐守在身边,大哥去看货,二姐和三姐去县城准备寿衣,二哥三哥在外地正马不停蹄的往家赶,想陪陪娘说说话,然而没有然而了。

娘是在走的当天夜里偷偷安葬的。那时殡葬改革管的严,不想火化的就都偷偷埋掉,还没个鸡狗死了动静大,这也是我们心里不能触摸的痛。 茫然地看着新堆起并不明显的坟头,光秃秃的坟上连根草都没有。坟前跪着我们兄弟姐妹七个,像孤独的狼一样压抑着张嘴哀嚎,心里始终不敢相信这就是劳累了一生的娘最后归宿。
风刮着树梢传来嗡嗡的声音,像极了娘纺线的声。听到嗡嗡响我的心里就踏实了,娘还在,我还能和小伙伴在街上疯跑,钻进麦秸垛捉迷藏,直到月亮西斜娘和众人各自搬起纺车随口吆喝着自家的孩子,我们便会做鸟兽散奔向自己的娘,拽着衣襟回家拱进娘的怀抱甜美的进入梦乡。不知何时我爬在娘的身上,娘身下是我尿透的并不太厚的铺盖。

娘从小是童养媳,爹是独子,家庭地位自不必说。在食不裹腹的年代,据说奶奶年老时得的病不是太好,是娘没日没夜的照料,十冬腊月没吃的是娘去地里刨开没膝的大雪一点点的挖,一寸寸的找,终于在漫天风雪里捧着宝贝一样的几根红罗卜回来,人却像冰雕似的,进门什么都不顾就烧水炖罗卜汤然后一口一口的喂奶奶吃下去。

娘和爹很恩爱。爹有点大男子主义,也爱吃独食。这都是娘惯的,啥好吃的她都舍不得吃,无论谁拿东西来,娘也不会先吃一口,都是留给爹吃。我们都劝说让娘尝尝,娘总是说家里就恁爹一个壮劳力,我不吃没事,可不能饿着恁爹,爹也就心安理得不管不顾地吃,我们心里气不过也没办法。
我结婚的那年娘积劳成疾,干着活就突然倒下了,经过不懈努力娘的命是保住了,但是再也没能站起来。娘倒下了,糊里糊涂的说话没了逻辑思维,唯独看到我们众兄妹时脑筋就特别的灵光。我们从不以为娘病了,每周拖儿带口的去娘家,娘在爹自制的轮椅上坐着,等在大街上,远远的看到我们就会精神一振,让爹赶紧的推着迎上来。进门就一个劲的让爹拿这拿那给我们吃,指挥的爹像陀螺一样团团转,好像病的不是她而是我们需要被照顾。

娘在这十几年的病痛中没有拖累我们任何人,是爹一直在照顾她。以前吃独食还不会做饭的爹,现在蒸馍炸糖糕炒菜什么都会做,只要娘想吃爹一准想着法的让娘吃到嘴里,看着爹对娘的好,我们都自叹不如。

娘一生养育了我们兄弟姐妹七人,是娘用她的善良教会我们要以诚待人,是娘用她的勤俭教会我们勤劳奋进,更是娘用她宽厚仁爱坚韧的胸襟教会我们明理向上,让我们都拥有了幸福美满的家。

娘,现在孩子们过得都很好,您在那边就放心吧!
 
作者简介常书珍,女,临漳县西羊羔乡人,笔名舒晴,中国共产党员,大专学历临漳县作家协会会员。作品有诗歌,散文,杂文,小小说等。座右铭是:我就是我!我就是我的爱人!
邺城文学
平台隶属河北省临漳县文联
长按二维码关注
投稿邮箱ycwx866@163.com 微信qh9289
图片?网络 / 审核?春天树 / 责编?一楠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