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记 | 第三十章 纳木措湖

如果是“命大”之人登上湖边的山丘,即可见到湖中的灵异现象,因此,这里成为了藏传佛教进行圆光卜的场所。每逢夏天,有不少喇嘛前往朝圣,以湖中显现的灵异景象来预卜未来。

上醒过来的时候已经七点了,这让幕寒渊既感惊喜又深感恐惧——惊喜的是生物钟失灵了,恐惧的是起得太晚,说不定风子正等在门外准备敲门呢。他赶紧叫醒杨辛燕,把她赶回自己房间。
“难道你不怕被他们发现吗?”在杨辛燕准备去洗脸的时候他阻止她说。
“除了梅姨我谁也不怕。”杨辛燕出门的时候说道。
匆匆洗涮完毕,幕寒渊就赶往餐厅吃早餐。路上他收到了杨辛燕的信息:“我从你那出来的时候被梅姨看到了。”
“那你怎么说?”
“我们没说话。”
“你们是什么关系?”
“其实也没什么关系,主要是她跟我妈关系相当不错。”
幕寒渊心想凭着这关系,应该不可能不闻不问。
餐厅是跃层的那种,上上下下用餐的人加起来大概有五六十人,幕寒渊扫了一眼,没有发现风子他们,正感宽心,却听见“啪”的一声,自己肩膀上重重地挨了一掌,还能有谁,不用回头也知道是风子。
“好家伙,你差点把我手里的盘子震掉了。”
幕寒渊回头瞥了一眼,她发现雪茜在风子后面,雪茜身后是流婳,流婳身后那个正是雨梅,她似乎正看着自己。幕寒渊装作谁也没看见,只顾自己取食,心里盘算着怎么过关。
取完餐,幕寒渊故意找了一张小桌坐下,风子也跟着在对面坐了下来。
“她们怎么没来?”幕寒渊故意问道。
“来了啊!”
风子刚说完,雪茜和流婳就走了过来。
“早上好!”幕寒渊跟她们打招呼。
“早上好!”她们也回应道。
雪茜和流婳本来也想一起坐下来,看着实在有点拥挤,就另外找了一张大桌坐下,雨梅和雷实也跟着她们一起坐了。
“我看大家的身体都有点扛不住了,要不咱们早点赶往拉萨吧?”风子说道。
“我没意见,你们决定就行。”幕寒渊回道。
“我们今天稍为加快一点,上午去完纳木措回来就直接赶往拉萨。”
“好的。”
“看你一开始高反挺严重的,怎么后来越来越轻松了?”
“可能是适应了吧!”
幕寒渊一边敷衍风子,一边不经意地寻找杨辛燕,但至始至终也没有看到杨辛燕出现,心里难免替她担心,而最担心的就是怕她应付不来。
“你没来吃早餐?”离开餐厅的时候他发信息给她。
“我随便吃点零食就行。梅姨是一个非常小气的人,加上她有病在身,我尽量躲着她点。”
“好的,她肯定回头还会问你,你小心点。”
“我知道的,您别担心。”
那曲至纳木措只有二百三十公里,但翻越念青唐古拉山那段——当雄至纳木措湖,路烂得很,虽然风子小心翼翼,但还是没能逃过托底。爬到那根拉山口时,就已经托底两次。至于雷实开的那辆,幕寒渊估计会更多,因为他的车不具备底盘升降功能。
到达那根拉山口,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山坡上迎风招展、五彩缤纷的经幡,经幡的后面有一块四米见方的石碑,十几个人正围着它拍照。幕寒渊凑过去看那石碑,只见上面分别用藏语、汉语和拼音刻着“那根拉”,另外也有纯汉语篆刻的海拔(5190米)和仓央嘉措的情诗。字体全部漆成红色,鲜艳夺目,铭刻至深。再细看那诗,原来只有半首:
那一年
磕长头匍匐在山路
不为觐见
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那一世
转山转水转佛塔
不为修来生
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幕寒渊一时没想明白,篆刻者到底是要大家来跟纳木措湖谈一次恋爱呢,还是要谈恋爱的人来纳木措湖谈恋爱?当然,如果谈恋爱的人一起来跟纳木措湖谈恋爱,想必也是一件十分美妙的事情。想到这里,他回头看了看身后的杨辛燕,两人会心一笑。
幕寒渊有意无意的搜索了一下,发现不远处的雨梅看着自己,她的脸色阴沉得像要滴出水来。幕寒渊心想她要是身体好,肯定会杀将过来的,那可就真难堪了。要怎么应付她呢?说她小心眼?肯定不行,要气出病来,自己也脱不了干系。说她误会了?好像只能这么说。虽然心里还是有点虚,但也只能这样了。这么想着,幕寒渊就开始厌恶起雨梅来,又开始担心起来。
“你梅姨没找你事吧?”幕寒渊问杨辛燕。
“有啊!她问我早上怎么从你房间出来了,我说我给你送充电器。她说你们的手机是一个牌子吗,我说只是送个插座。”
“插座?你真会打比方,哈哈……”幕寒渊说到这里忍俊不住,捂嘴轻笑。
“你真坏!”杨辛燕瞥了他一眼,嗔怒道,然后走了开去。没走两步又倒回来,继续说道:“她说她早上去敲我门了,没人应,我说我是听到敲门声了,但当时正在上厕所。”
说完这话杨辛燕径直离开,走过去和雪茜她们聊天。
幕寒渊绕过石碑,站在那根拉山口西望,不远处,在一片草原的尽头,有一汪湛蓝色的湖水正闪耀着蒙昧的光芒,湖面上白云如絮,缠绵悱恻,痴醉难舍。
是的,那就是青藏高原上三大圣湖之一的纳木措,也是古象雄佛法雍仲苯教第一神湖——密宗本尊胜乐金刚的道场,藏传佛教的著名圣地。与之齐名的另外两大圣湖则是羊卓雍措和玛旁雍措。
“纳木措”是藏语,乃“天湖”之意,可见人们对它的崇敬。当然这是有原因的。
首先,这与它能预卜凶吉祸福有关。如果是“命大”之人登上湖边的山丘,即可见到湖中的灵异现象,因此,这里成为了藏传佛教进行圆光卜的场所。每逢夏天,有不少喇嘛前往朝圣,以湖中显现的灵异景象来预卜未来。
其次,在西藏古老的神话里,纳木措是帝释天的女儿,念青唐古拉的妻子。而念青唐古拉是北方诸神中最具权威的一位,它拥有广袤无垠的北方疆域和无以计数的财富。
望近行远,从垭口到达湖边要经过纳木措乡和一个大草原,居然有十五公里之多。草原上到处都是黑色的牛群和白色的羊群,啃食着还有三分绿意的小草。有聪明的牧人做着与他们的身份不太相称的生意——贩卖游人的爱心——二十元购买一个馍,就可以喂食羊群。而这些羊显然也是受到了怂恿,不但不舍不弃,而且训练有素,先是围着游人手里的馍转圈,如果不及时给它吃,它就瞅准机会对着游人手里的馍高高跃起,一双前爪搭上游人的肩膀,好似互扭一般。如果你是毫无准备,肯定会被它这个动作吓出心脏病来。即便是有所准备,心脏不是特别强大的话这时候心里也会发虚,赶紧把馍喂它吃了。
驻足迎宾石,穿过合掌石,跨过神龟山,钻过圣象天门,就到了纳木措湖边。近看跟远望又有很大不同,湖水换了颜色,由湛蓝变为粉绿,一漾一漾的,沁人心脾,涤人神魂。三三两两的野鸭在湖面嬉戏闲游,成群的燕鸥不时从水面掠过,它们捕鱼的优雅身姿常常迎得野鸭的赞美,发出“嘎嘎嘎……”的欢呼,还时不时扑棱着翅膀以示祝贺。远处的湖面在太阳光的照射下散发出迷幻的光芒,在光芒的尽头是连绵起伏的念青唐古拉雪山,无数的雪峰像童话世界里散落在人间的钻石一般熠熠生辉。雪山的背后是千奇万状的行云,像幻变流动的花边镶嵌在蓝天与雪山之间,时缓时急,时浓时淡。
在纳木措湖边,骑牦牛是一个很受欢迎的游戏项目。这些职业化的牦牛多为白色,也有个别黄色和黑色的,但鼻子、眼睛和角都是黑色的,体型健硕,长毛垂地,配得上它们的藏语名字“雅客(英语Yak)”,不仅神态温文尔雅,而且具有顽固的君子之风,任你千般蹂躏,绝对不急不燥,颇得“任你虐我千百遍,我却待你如初恋。”的真传。
“20元任虐。”有人直接兜揽生意。幕寒渊主动请大家入戏,大家也不客气,各自拿出看家本领,千姿百态地在牦牛身上翻飞弄影。轮到雨梅时,依她平时的活泼,必然是不会错过的,但这一次她竟不肯上,大家看她脸色煞白,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也都不勉强。
看着白色的浪花踩着节拍在岸边无休无止地翻卷,幕寒渊竟然有些昏昏欲睡——不知什么时候又开始发烧了。
未完待续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