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下半场,只有一种人可以赚钱!

2019,中国经济的分水岭!按经济发展阶段论划分,从1978-2018年的四十年,是中国经济的上半场,以2019年为分水岭,中国经济正在开启下半场。纵观前40年,上半场的核心逻辑是…

2019,中国经济的分水岭!
按经济发展阶段论划分,从1978-2018年的四十年,是中国经济的上半场,以2019年为分水岭,中国经济正在开启下半场。纵观前40年,上半场的核心逻辑是“跑马圈地”。
17世纪,英国资产阶级革命胜利后,资产阶级新贵迅速把很多土地变成私有的大牧场、大农场,这就是英国著名的圈地运动,法国、德国、荷兰等也都出现过圈地运动。
所有高速发展的国家,都会经历一个资本的原始积累过程,这个过程就像跑马圈地,一旦社会的生产力得到解放,就加足马力往前冲,谁的马力大谁就会抢得更大的地盘。
跑马圈地运动时代有两大红利:
1.人口红利,主要利好制造业和房地产业;
2.流量红利,主要利好互联网行业。
跑马圈地时代的结束,也意味着“抢人头”和抢“地盘”时代的结束。既然地盘和人头都已经抢得差不多了,接下来最重要的就是你必须经营好自己手中的一亩三分地了。就像闹革命一样,先确定基础坚实的革命根据地,并做好艰苦斗争的准备。
上半场的结束意味着下半场的到来。
上半场的故事颇有英雄不问出处的草莽情节,草莽(第一批互联网创业者依旧包含在内)的崛起类似于黑盒效应,你并不能清晰的理解黑盒是如何运作的,但出来时,整个世界已经彻底的分化了,如果一定要给上半场加一个规则,我们可以叫它为“资本”型增长,说白了,就是谁有了第一桶金,后面挖到金的概率就会成倍增加。
打江山易,守江山难。
这就是下半场的特点。资本的边际效用递减,制造业的产出市场已经无法吸收,房地产再赚钱,但房子的数量已经太多,如何从粗犷型增长转向精细化增长?这是下半场的新命题。
“运营”型增长,是新命题下的答案。
在互联网时代,流量成为了一种新资本,1998到2018,互联网用户在不停增长,然而到了2019年,用户增长变得缓慢,因为凡是能搬到网上的人基本已经搬上来了,24小时在线也成了常态。增量已经变成了稀缺资源,现在的互联网行业,无论是成熟平台还是新进创业者,都明显感觉到从外部获取流量的成本原来越高。
现在流行的一个论断说,互联网的下半场是产业互联网。何谓产业互联网?简而言之就是能够深刻改变实体行业的互联网。
互联网的优势是可以改变生产关系,改变生产关系就是优化资源配置,提升实体的供应效率、运作效率和协助效率。
通俗的说,现在缺的不是房子,缺的是如何把闲置的房子利用起来的办法;现在缺的不是产品,缺的是如何吧合适的产品送到合适的人手中去的渠道。
上半场,我们都是依靠(或者是主要依靠)资本的增长赚钱,比如说房价翻了多少倍,股票涨了多少倍,然而现在资本高速增长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如果还想按照之前的那种逻辑,占个坑就坐等升值,无异于守株待兔。
下半场,经济进入“深挖用户”和“服务实体”阶段。未来,那些能够彻底掌控实体供应链的企业;那些能够真正提升实体运作效率的企业;那些能够促进实体之间、实体个人之间协作效率的企业,才能得到好的发展。
产业、互联网、实体、个人会变得没有清晰的边界。互联网不再是实体的辅助,可能实体变成了互联网的辅助,每个企业都必须互联网化,甚至互联网化的个人也可以成为超级企业。
身边很多做自媒体的朋友,不管是写文章,还是拍短视频,亦或是做直播工会,团队都很小,甚至就是一个人,但盈利能力都远超一般中小企业。有些十余人的小团队,年营业额却高达数亿,利润堪比上市公司,这就是运营收入。
未来一大批靠运营赚钱的个人和企业将在产业互联网下诞生,他们不靠资本的坐享其成,就靠新经济、新模式、新渠道赚钱,他们大概率成为中国经济下半场的中流砥柱。
有大破必有大立,一批人倒下,就必然有一大批人站起。
这是时代给予年轻人的新机遇。但抓住它,可能远比想象的要难。
上半场的成功者功成未必身退。就在短短的一年多时间里,中国的几大互联网巨头,几乎全部进行了组织结构的调整。
2018.9.13,雷军通过内部邮件的方式,宣布了小米集团新组织构架调整和人事任命;
2018.9.30,腾讯通过官方公众号宣布企业组织结构大调整。
同年11月20日,京东金融宣布更名“京东数字科技”,并成立与其平行的京东城市、京东农牧、京东钼媒、京东少东家等部门。
一周后,阿里集团CEO()以公开信的方式宣布了新的调整方案,将原来的阿里云事业部升级,阿里云事业部升级为阿里云智能事业群。
战略前瞻性更强的华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展现了适应变化的能力,成为了挑战全球产业布局的搅局者(当然是被逼的)。
这就是,趋势变了,但竞争从未改变,对普通人来说,新的机遇不在于对老一辈发起挑战,更多的在于如何利用老一辈的平台框架,拓宽实现自身价值的渠道。
上半场,在资本的推动下,通过模式和技术的创新,给社会搭好骨架。
下半场,在运营的推动下,通过产品和内容的填充,让社会变得有血有肉。
这就是历史的必然,在一个框架近乎完善的市场,市场越来越呈现出一个信息高度对称的状态,所有的模式和技巧,都会变得没有门槛,高溢价变得困难,资本就越来越无处落脚。
未来我们必须把精力放在运营产品、内容和服务上,而很难再依靠各种捷径或者投机,对资本的依赖也会不断下降。这一转变的意义,在于它能使社会主流价值观发生质的转变。
经济发展是错综复杂的,但大的判断很简单。
马云说,未来三十年的变化超出许多人的想象,我想他不是在说变化很诡异,而是普通人的线性思维和社会的指数发展落差巨大。
德鲁克见证了人类从工业经济到知识、互联网经济的过度。他很早之前就给出了经济下半场个人发展的基本逻辑。
他说:我们生活的这个时代充满着前所未有的机会,如果你有雄心,又不乏智慧,那么不管你从何处起步,你都可以沿着自己所选择的道路登上事业和人生的顶峰。
但有一个前提,德鲁克说,你必须成为自己的首席执行官,知道何时改变发展道路,并在可能长达数十年的职业生涯中不断努力、干出实绩。
经济下半场,这种能沉下心做产品、内容的人,才能真正赚到钱。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