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作家园林」刘长利散文力作推送:《片言只语不足一技之长——读柳宗元之<黔之驴>》

片言只语不足一技之长
——读柳宗元之《黔之驴》
文/刘长利编辑/磐石
三十年前语文课本里稔读柳宗元先生之《黔之驴》,这个大德无能却又无自知之明的驴子被老虎吃掉的故事。当时不谙世事,只作笑话而已,并在屡次的语文考试中挖空心思分析庞然大物的弱者终究要失败的情节和原因,领悟不到所谓事物的大与小,强与弱互相转换的道理。驴子因一蹄而丧生,不知无技却逞了能。窃以为驴子们真是又蠢又笨,怎敢与猛虎为邻,况且试比高低?
随着年龄的增长,知识的增多,阅历的资深,读了许多陈年旧事。后来又读了柳宗元先生的传记和许多故事,才知道柳宗元先生出生时,其家族从皇亲国戚的特权地位跌入一般官僚地主阶层之中,安史之乱又使柳家受到巨大冲击,举家迁于吴地,一度生计艰难,有时竟薪米无着,在穷困艰难中聊以度日。后又步入仕途,逐渐萌出要求改革之愿望,不断成为革新派的重要人物,同守旧派进行尖锐斗争。革新失败后亦即被贬,遭受残酷的政治迫害。艰苦的生活环境使柳宗元先生悲愤、忧郁、痛苦,竟到了“行则膝颤,坐则髀痺”的境况。
柳宗元先生用寓言故事《黔之驴》比附,抨击自己难以得志,不过是像“黔之驴”那样貌似有德有才,恃宠而骄,盲目自大,无能又肆意逞志,虽官位显赫,庞然大物之之,然虎见其,以为神,形之庞,类有德也,声之宏,类有才也,向不出其技。却不知自身之笨拙,又无缚鸡之力,奈何比邻一虎乎?驴之勤哉!堪比牛、马之尽职,未曾贪得无厌,却被柳宗元先生一文糟蹋,柳宗元先生不过一没落官僚而已,家族没落才知穷苦百姓生活之艰辛,若非贬谪怎解寻常道理,却让驴子们背负陋名,今若是焉,悲夫!
黔之一驴何陋之有?大千世界,人尽其才,物尽其用,驴子们生则能驮能背,吃苦耐劳,安分守己;亡则奉献鲜香细嫩肉质,味美可口,滋补健身,被啖者誉与龙者相比。偏偏有好事者船载入黔,至则无用,好事者之蠢笨也,不知驴之所长,放之山下,与虎为伴,误了驴子的唧唧性命,还让驴子赔了一世盛名。当今衣着朴实,背负摄影包的诸多旅游者冠以“驴友”为驴子们正身,入乡随俗,低调的与当地人打交道,获得更多尘俗闻所未闻的心灵感受,写意人生,感悟人生,何尝不是驴之朴素风范,不争浮世虚名,不慕繁华喧嚣。虽虎有勇猛之威,出没莽原山林,声势浩荡,凛然不可一世,称雄群兽,却不堪落平阳之辱;驴虽驽钝,然“驴一鸣,虎大骇,远遁,以为且噬己者,甚恐,终不敢搏,稍近,益狎荡倚冲冒,驴不盛怒,蹄之。”方显驴之真情也,与世无争,不争长短,不记得失。虎虽凶猛,闻驴鸣,亦骇,以狎一试驴技,虎亦蠢笨。虎于山野生威为雄,驴以推磨驮重见长。官以民为本方显襟怀坦荡,然世俗鄙陋亦不如驴虎所思所想知之。名乎!利乎!权势矣。噫乎!片言只语不足一技之长,何敢争一世长短称雄,粗茶淡饭糊口足矣,斗室间方寸尘埃论说罢了。
安徽.阜阳刘长利
2019.4.30
图片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作者简介】刘长利,男,生于1969年12月,笔名碧霖,号称仓底旧主,八十年代末毕业于安徽省农村经济管理管理干部学院,现为太和县农业执法大队干部,坚持散文、杂文、诗歌笔耕三十余载。

【世界作家园林约稿事宜】
来稿务必注明作者姓名、微信等联系方式,附作者简介、生活照。投稿两周内未采用,可自行处理。平台每周推送不少于三期,择优编发。稿件须是未在其他微刊上发表的原创作品,忌一稿多投,讲究诚信,文责自负。十天后作品阅读量在100以上赞赏的80%算作稿酬以红包形式打给作者本人;阅读量不足100的,发放赞赏的70%;赞赏10元以下不再发放,其余用于平台护理。在保证文章质量的前提下,既无赞赏,阅读量又低于60的,上稿率会降低;反之,平台会提高作品上稿率。
投稿者首先要扫描或长按下方二维码识别关注《世界作家园林》,可添加蒲苇的微信:13505678932。
【投稿邮箱】蒲苇:[email protected]
顾 问:谭光华、王昌元、王化猛 、赵健、桑祥海、李子明、陈鹏飞
文学顾问:李富胜、庐阳真人、李正国、张玉庭、沈学印、冬天、李尧隆、金春辉、轩昂、温时峰
统 稿:蒲 苇
主 编:磐 石
副主编:杏花微雨 李辞华
编 委:碧 霖 玉臻堂
宣传部长:刘碧玉闲云野鹤
编 辑:Oreo(李娟) 映山红
常驻作家:杨林 吴伟、凤 舞、曹永亮、魏凯安、朱品涛、李永杨、朱爱君、邹海林、李梅连、吴侠、张利侠、陈耳、梅松、李兴民、谈笑有鸿儒、玄光真人、微笑人生、草原山丹、明黎明
长按下方二维码 关注《世界作家园林》!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