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邺城文学】凌空飞燕 ▏迎来,送走

戳原文,更有料!更多精彩,等您来! 迎来,送走
文/ 凌空飞燕
那一年的冬天,出奇的冷;那一年的冬天里,下了一场特别大的雪,一辈子都忘不了那个冬天,那场雪!
那个冬天是灰色的,那场雪也是灰色的,那个冬天有喜悦与希望,也有撕心裂肺的心痛和悲恸的眼泪。
那一年的雪下的特别早,时间也特别的长,十月初几吧,雪就飘飘洒洒开始了飞舞。雪越下越大,漫天卷地,风卷着雪,狂暴的扫荡着田野,村庄,摇撼着大地。当时的我,正怀着宝宝,预产期就在这几天。在这个糟糕的天气,依然满怀喜悦与期待的盼望着宝宝的降临。终于,雪停了,风止了,但天依旧还是灰暗的。
就在雪停了的第二天,迎来了宝贝小公主的出生,都说刚出生的宝宝是很难看的,可为什么我的宝宝这么漂亮呢?粉雕玉彻的小脸,半眯的细长的眼睛,黑黑的头发,这样的一个小精灵把这恶劣天气带来的灰暗心情一扫而光,在医院住了三天,我们便带着宝宝回家了。
回到家,妈妈帮着照顾了好几天,我对妈妈说,〝你今天回去吧,爸爸一个人在猪场忙,也需要你呢,这里还有我婆婆呢。〞〝这晚上都是我抱着睡的,怕你们弄不好。〞妈妈这是担心我和孩子晚上睡不好啊,在我的一再要求下,妈妈回去了,走的时候还说,把家里收拾收拾就回来,我还特意叮嘱,让爸一起来,来看看他的小外孙女。
可谁知道,第二天下午,我在床上迷迷糊糊的快睡着了,突然电话响了,是表弟媳妇,找我要哥哥和弟弟的手机号,我问她有什么事吗,她吱吱呜呜也没说,我给了她手机号,却越想越不对劲,就打了我妈邻居的电话,原来我爸住院了,我感觉心都要跳出来了,脑子里一片空白。努力平静一下心情,镇定下来,辗转联系到村卫生所的大夫问了情况,说是已经去县城医院了,并把县城医院的一个认识的大夫的电话给了我。心里的慌乱,使得手都有些哆嗦,大夫说正在抢救呢,听到说抢救,整个人都懵了,我不敢相信,几天前爸还好好的,我又打了弟弟的电话,弟弟呜咽着说,”没事,姐,别担心.”我知道弟弟肯定有事没给我说,爸爸可能不太好。这让我怎么在家坐的住啊,赶紧给老公打电话,陪我一起去医院。冷静细心地老公让我在家先等等,他取了钱直接从班上过去,然后再来接我。即使恨不得马上飞过去,再看看自己现在的境况,也只能这样了。
等待,等待,我无法平息焦躁的心情,只有不停地看表,不停的向门口张望,坐也坐不住,躺也躺不下,真想插上翅膀飞过去。爸呀,你可一定要好起来啊,打算宝宝满月后给你买套新棉衣呢,爸呀,你还没看看宝宝一眼呢,爸呀,你养我小,我还没有养你老呢!你可一定要好起来啊!等啊,等啊,不知道怎么就睡着了,天已经黑了,老公打来电话安慰说,让我别担心,有他在呢,哥哥也已经从北京赶回来了,一切都会好的。我这才稍稍放下了悬着的心。
第二天一早,听到开门的声音,老公面容憔悴的回来了,我迫不及待的问是什么情况,老公说,〝你看看你,先把衣服穿好,我再给你说。〞我赶紧的穿戴整齐,坐到沙发上,老公皱了皱眉,欲言又止的咬了咬嘴,说〝;咱爸,没了!〞我一时没有明白过来什么意思,愣了愣,〝没了?没了是什么意思?晚上还说有你在,都会好的,你是在骗我吗?〞老公把我按到沙发上,〝你先别激动,听我说,爸走的时候哥和弟弟都在,走的很安心。〞我压不住内心的悲痛,抱住老公哇的一声哭了出来。爸,你怎么不等等我啊,女儿连你最后一面都没有见着,爸啊,你走了,我身后的大树倒了,心里的大山塌了,你让我怎么过啊!爸啊,你让妈怎么过啊!让爷爷怎么接受这白发人送黑发人啊!爸,你是想痛死我们吗!!
我和老公来到停放父亲遗体的院子,堂屋大门正中间放着父亲的遗像,后面是恒温棺,里面躺着父亲,哥哥弟弟他们跪在两边,我快步走上前,看到父亲安详的躺在里面,又一次失声痛哭起来,想着父亲的点点滴滴,想着父亲一辈子都在为家庭付出,为儿女操心,泪,一次次的模糊了双眼,只哭的手脚都麻木,感觉血液都要凝固了,心脏也要窒息了,好像一把尖刀刺进心里,五脏六腑都要裂了。嫂子拼命地从地上拉起我,〝平静一下,不能再哭了,你这刚生完孩子,会哭坏身体的,再说,你越哭,妈越难过。〞是啊,父亲的离开最难过的是妈妈,爸跟妈一辈子从没有吵过架,红过脸,他们之间的感情该是何等的深厚啊。妈妈坐在里屋的床上,头发有些凌乱眼里布满红血丝,显然是一夜未眠,本来想抱住她安慰安慰,可是眼泪还是不争气地往下流,反倒成妈妈安慰我了。我知道妈妈心里的痛,但她压抑着,她怕我们担心,怕我们更难过。
我们三个儿女日夜轮换着陪了父亲最后五天五夜,葬礼被哥哥操办的声势浩大,我知道,他也是为了弥补一些遗憾。送葬的队伍绵延了一整条街,奏着哀乐我们走了好久好久,父亲下葬的那一瞬间,真切的感受到了子欲孝而亲不在的无奈,体会到了生命的脆弱,这一刻,我懂得了许多许多,真正的长大仿佛就是从这一刻开始。
送走父亲,院子里的雪,街上的雪,也都融化的好像不曾来过,哥哥弟弟把爸爸苦心经营的猪场也都处理了,还有父亲的一些遗物,也都收了起来,以免妈妈看到伤心。忙完这些他们也都开始忙碌他们的工作和生活了,我便带着孩子搬过来与妈妈同住,一方面可以互相照顾,一方面陪着妈妈,免得一个人想起父亲而伤心,我能做的仅此而已,我知道妈妈心中的伤痛,任千万句抚慰的话,任一天24小时的陪伴也是无法抚平的,只能让时间慢慢的淡化。
转眼间,父亲去世已有八年了,宝贝也上二年级了,但是,父亲的音容笑貌,还总是浮现在眼前,失去父亲的那种心痛的感觉,还总是在心里挥之不去。又到了冬天,又到了下雪的季节。爸,你在那边还好吗?妈现在很好,我们会好好照顾她,孝敬她的。

图片|网络 审核|春天树 编辑|格桑花开
作者简介
凌空飞燕:临漳县柳园镇人,1983年生,喜欢看书,唱歌,旅游,人生格言:人的一生就像一篇文章,只有经过多次精心修改,才能不断完善。
关注●分享
平台团队
策划:春天树
总编:狼 王
陈俊岭(浮殇年华)
责编:王培云(格桑花开)
尚海利(一杯水)
仙人掌
许爱玲(许琳)
杜献灵(淡淡的茶香)
赵一楠(茉莉之春)
朗诵:李峰(邺城小妮儿)
冀亚楠(优优)
郑书芹(百合)
校对:齐振涛(浩 瀚 )
逆 光
吕艳红(怡然自得)
顾问:刘振华(32号公馆)
齐兆贤(诗源)
杨俊玲(上善若水)
周运国
庞雪平(道深理浅)
张俊芳(芳格子)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戳原文,更有料!栏目介绍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