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短的春天就会有多美的樱花

樱花雨落,江南三月春光好。


每年春天此时,全国各地总能有各种关于樱花和看花人的新闻,有正面的,也有负面的。甚至是一只以樱花为主题的杯子,也能引起很多人的关注,并在短短的几分钟内哄抢一空。


这不禁让我思考:我们如此地喜欢樱花,到底是喜欢它什么?




鼋头渚
说来惭愧,尽管生活在无锡,我却从没有在短暂的樱花季去过鼋头渚,一来是通往景区的道路实在是太拥堵,二来也是单位后面的金匮公园得天独厚地有一片樱花林。
虽没有太湖鼋头渚樱花那样久负盛名,但同样吸引着四面八方的游客,在暖风和煦的午后,这些樱花倒也十分好看。
哪怕是工作日,公园里也是人山人海。熙熙攘攘的金匮公园
说起无锡与樱花的缘分,就不得不提到一首日本歌曲叫《无锡旅情》,这首创作于80年代的、以中国城市为创作素材的歌曲在日本可谓家喻户晓,它描述了一个情场失意的男青年独自漂泊于异国的无锡,看到眼前美丽的景色想到心爱姑娘的故事。
这首歌将现代流行乐的技法与日本民乐相结合,使听众如同置身在烟波浩渺的太湖之滨漫步一般。樱花林旁的《无锡旅情》歌词石
1986年,日本友谊林建设实行委员会向无锡市赠送了一批樱花树苗,三十多年间,这片樱花林在双方共同努力下,已经蔚为壮观。
从80年代至今,一大批日本游客正是歌曲和樱花的指引下,纷纷来到无锡旅游、建厂、投资。极大地推动了无锡经济发展和开放进程。鼋头渚颇具和风的赏樱阁
正是从那个时候,无锡成为了国内名副其实的“日资企业高地”。这也是无锡樱花文化的开端。谁都不曾想到,小小的歌曲和樱花,竟成了双边关系、地方经济以及中日文化交流进步的多重推手。
在日本的传说中,樱花的颜色是由武士的鲜血浇灌而成。因为她虽然美丽但生命短暂,仿佛对于自然的规律没有丝毫的抗争,轻风一吹竟能如雨般飘落。在那个年代里,这在某种程度上与“君君臣臣”的愚忠思想不谋而合,于是也成了统治者实现思想控制的工具。观赏樱花的人群
现在的樱花,自然是不会再被赋予这样牵强的意义,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国内兴起了一阵看樱花的热潮。
朋友说:“多短的春天就会有多美的樱花。”
因为它的花期实在是太短,从盛开到凋落只有一周时间。无法“错峰”的游客们便纷纷撞车在难以规避的几日花期内,于是便形成了“举国皆为樱花醉”的景象。这大概就是我们如此喜欢樱花的原因——刹那芳华,才能留下无限期待。
它是报春的天使,也是春天的希望。想起它,我们总能在内心升腾起一副樱花树下,草木萌发的生动景象。温暖的阳光、高飞的风筝、垂挂的柳条和匆忙的行人一起拉了开春天的序幕。
然而我们满心想着“下周去看花”,也许到了下周,却只剩下“无情落红”和“零落成泥”。
一开则全盛,转瞬即告别。这多像在催促我们去完成生活中那些因行动力不足而耽搁的目标啊。樱花掩映的交行大楼
樱花用盛开向我们宣示着春天的到来,却又用凋零提醒着我们时光的可贵。在充满希望的季节里,在一年中最适合播种希望的时刻,唯有以时不我待,只争朝夕的干劲,才能不负寒冬中的期许,不负这落“樱”纷飞的美好春光吧!

(作者:李玉骥 无锡分行供稿)

出品︱帅 师 编辑︱毛志辉 李 菲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