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途”劳无“歌”

因为被用户围堵而出名的创始人,徐明星是第一个,王利峰是第二个。
继上次被堵在途歌总部办公楼下的车库后,1月2日,共享汽车途歌创始人兼CEO王利峰又被途歌用户堵在了北京十里堡附近。随后,王利峰与数十名途歌用户被带至六里屯派出所协商退押金问题。据现场用户表示,王利峰到派出所后便申请了人身保护。
从网络上爆出的视频来看,王立峰只身一人坐在椅子上,周围的用户对他发问,表情严肃。王立峰对用户保证“押金正常退掉”,但同时也坦诚,“现在(途歌)没有做到正常退押金。”
对于途歌没有做到正常退押金的原因,王利峰解释称,途歌目前在做一个非常大的调整,其中涉及企业组织架构和业务模型等方面。与用户押金相关的便是运营层的调整,其中涉及车辆、员工、地勤等多个层面。
王利峰还表示,公司目前虽然遇到困难,但是运营仍然在继续,并将继续增加运营车辆。而为了表示自身的决心,王利峰称,目前途歌正在变更办公地点,原来的办公地点将改成客户接待中心,专门用来处理用户的投诉等情况。
然而这番回应,不仅视频内的用户不买账,视频外的网友也表示了强烈的质疑。押金或高达45亿,用户、运维、租赁公司均为受害者
途歌曾是共享汽车中风光无二的佼佼者,成立于2015年7月的途歌,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落地运营,平台旗下拥有奔驰Smart、宝马mini、雪铁龙、标致等多款服务车型,车型美丽成为途歌在众多共享汽车品牌中脱颖而出的重要原因,Gabby向小财女表示,虽然途歌的押金最贵,但因为车型不错,途歌成为自己体验共享汽车的首要选择。
2018年4月份的北京车展,上百辆TOGO共享汽车集体亮相。途歌别出心裁地在所有的车都贴上了小猪佩奇的贴纸,凭借“做人要做社会人,开车就开社会车”的借势营销,途歌不仅抢走了北京车展的风头,而且在共享汽车领域名声更响了。但好景不长,2018年9月份途歌开始被爆出撤出南京市场、北京、深圳、广州等几座城市的线下运维接近于停滞等负面消息。不过,途歌10月份宣布完成由海纳亚洲基金(SIG)领投,真格基金、凯欣资本跟投千万级美元B2轮融资,并在北京推出送车上门的服务,危机暂时纾解。
直到去年年底因为押金难退的状况愈发频繁,途歌的困难才真正开始呈现在大众面前。相比单车的99元或者199元,途歌的押金为1500元每人,据《每日经济新闻》统计,途歌在全国现有的注册用户数量已达300万人。
如若按照300万人计算,那么,途歌仅靠收取押金所撑起的资金池规模便高达45亿元,即便按照此前宣称的200万注册用户数量,其资金池也在30亿元规模上下,远高于ofo的19亿元。
而在这场押金保卫战中,受害的除了用户,还有运维,租车公司等合作方。
除了车不错,途歌也凭借按分钟计费、自助租车、随地还车的模式获得用户青睐,尤其是全国首创的随取随还接力用车模式——用户无需定点取还车辆,用车结束后将车辆停放在社会停车场也是可以的,产生的停车费则由下一位接力的用户支付,这笔停车费途歌则以“途币”的形式补贴给用户。
但这一闪光点所获得的良好用户体验需要以高昂的运营成本作为交换。当用户使用结束后运维人员会将车辆开回指定停车点,其中会涉及到一些停车费和油费,需要运维人员预垫付然后前往途歌公司报销。
在百度途歌贴吧中,一名自称为途歌地勤人员的网友发帖称,途歌已高于同行业50%左右的薪酬招工,前提是要为公司垫付本应由公司承担的车辆加油费和停车费,并说不会拖欠,但有老员工已经被拖欠3万元的报销款。
根据AI财经社报道,停车场的承包商和租赁公司也成为“排队讨债”大军中的一员。由于拖欠相关费用,12月11日,郑州达喀尔汽车租赁有限公司成都分公司负责人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公司一共租给成都途歌200辆车,到现在已经基本回收结束。
这形成了一个不难预料的恶性循坏,租车公司收回车辆,用户可用车辆变少;运维人员被拖欠薪资,可用车量没有或者欠下高额停车费;用户体验直线下降以及担心途歌倒闭,退押金的人群开始庞大。
从ofo到途歌,共享经济本就是伪命题?
从友友租车到EZZY再到如今的途歌,共享汽车的探索路途不缺勇者,但结局似乎都大同小异,有人认为,是押金挤兑压死了共享经济,其实,最多只能算是加速了而已。
同为共享出行的领军品牌,ofo和途歌的败退路径几乎如出一辙,今天的途歌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声势更为浩大的ofo排队退押金事件,为什么受伤的总是用户的押金?这要从共享经济的本质说起。
或许,我们熟知的共享经济一开始就是一个伪命题。
远望资本创始合伙人、迅雷创始人程浩认为,共享经济应该值得是一种去盘活闲置资源,有偿与他人分享,从而提升社会资源的利用效率的模式,而时下热门的单车,汽车,充电宝等项目均是人为制造新的资产和需求,其收取押金和使用费的方式,更偏向于租赁模式,而非共享。程浩表示,共享与租赁最本质的区别在平台的运营成本,在共享模式中,平台只是起撮合交易的作用,是轻资产的模式,因此在运营成本上的投入实际是比较小的;但租赁模式下,前期投入、中期运营、后期维护均需耗费庞大的资金,是一种重资产的行为,这就导致平台的运营风险大大增加。
ofo和途歌都是后者重资产的模式,要维持租金的增长,更依赖于资产的规模,也就是说,只有不停投放,利润才会不断增加。投放的钱从哪里来?挪用用户押金是最便捷有效的手段了,但投放总有限度,运维产生的用户体验问题会迟到,却永远不会缺席,所以这种共享模式终究就是走不通的。
在资本的裹挟下,“共享”一度成为是创业者想方设法要搭上的便车。雷军曾说,创业,就是要找到风口,赶到风口上,猪也会飞,但时间证明马云那句“猪碰上风会飞,但是风过去摔死的还是猪”虽然残忍却深刻。微信勾搭小财女:yl496289141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