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之局与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的行为艺术

香港乱局之乱,之于香港前所未有。这与香港之一个特殊存在的角色,也是前所未有,因为“一国两制”本身就是一种发明。
在香港发生的这一切,具有“无政府主义”的意味,因为世界上无论哪个国家,似乎都没有处理这一局面的“经验”。香港如同一个多棱镜,多面性、多角性其复杂程度,亦算前所未有。
在行为艺术史上,有一位绕不开的女神被称为“行为艺术之母”,来自已经不存在的国家“前南斯拉夫”。
她叫玛莉娜·阿布拉莫维奇(Marina Abramovic),凭借意义深刻的艺术登上了艺术的神坛,被奉为“行为艺术之母”。
1974年,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进行了著名的行为艺术表演——《节奏0》,在作品中,她把自己麻醉后绑在了椅子上,旁边是一张桌子。

桌子上有72种道具,包括玫瑰花、画笔、口红以及刀、枪、皮鞭等等。
观众可以使用任何一件物品,对她做任何他们想做的事。最初,好奇的人们只是试探,有人用口红在她的脸上乱涂乱画,也有人帮她冲洗……
可随着时间推移,人们发现无论如何摆布,阿布拉莫维奇都不作任何反击。
在真的意识到自己可以所欲为后,有人剪开了她的衣服,然后往她身上吐痰,有人把玫瑰花上的倒刺粗暴地扎在了她的身体,人们变得越来越疯狂,越来越下流,越来越邪恶,直到有一个人用上了膛的手枪顶住了她的头部,最终被群众阻止。
这次的行为艺术持续了六个小时,在被人施暴的过程中,阿布拉莫维奇内心充满了恐惧,但她始终没有做出身体上的反应。
结束后,她站起身来走向人群,人们四散逃跑。
阿布拉莫维奇哭着说:“这次经历让我发现,一旦你把决定权交给公众,离丧命也就不远了。”
行为艺术家用这种形式,考验了观众及人类的道德底线:所有人都在施暴,几乎没有人给予拥抱。试探越来越大胆,直至想置她于死地,都没有清醒过来自己的意识:这就是潜藏在人内心深处之丑恶部分,只要有土壤就会快速滋生蔓延——此说明每个人一旦拥有为所欲为的权力,就会暴露无意识的人性之恶。
为什么香港会出现示威者暴力暴力攻击警察、暴力冲击和打砸立法会、冲击港澳办涂污国徽……以及在机场肆意暴力攻击无辜旅客和记者的行为。人们越来越完全陷入无意识的行为过程,当人们可以为所欲为时,暴露出的是人性之恶,此说明人性需要理性和道德约束。而香港的司法漏洞:警察左手抓了暴动分子,法官右手再把人放掉。如新加坡国立大学教授郑永年所言:如果你知道自己杀了人可以随便跑掉,你杀人就没有顾忌;如果你知道自己杀了人要负责,才可能变得理性、克制自己的行为。这一次香港之局,无论是哪一方或者主观意图是什么,造成的是对香港法治基础的摧毁和破坏,法律失去威慑力,鼓动激进、破坏的这些人,大部分都持有英国或者其他国家的护照,随时有退路,可以出国、退出香港。也正是这些人,挟持和鼓动了更多的人,以爱港之名,最后却事与愿违。
遍体鳞伤话沧桑,回原点,仍茫茫,风霜补残妆。
近文闲阅:
为什么中国没有工业:比工业更重要的是工业思维
信息熵序,当“民主”被信息盲流操纵
李嘉诚的“瓜”
人类天生为奴才
我从香港的今天看到的中国未来
余华:希望他们永远不要给我茅盾文学奖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