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做一件比情怀更大更远更深情的事情….


我很喜欢齐哥写的文,字里行间有比情怀更大更远更深情的东西,例如卡萨布兰卡….
今晚三两白酒独饮后,和两个值得倾诉的好友聊环法,聊F1,聊唐朝诗人,聊朋克,聊北非谍影,聊卡萨布兰卡,聊其中折射出的一些大气的风骨,团队的配合,还有小家子气的温情,甚是感概,遇见对的人,聊些共同的话题,那叫有劲。也许很多人还不知道,卡萨布兰卡这部电影和卡萨布兰卡这首歌相差了近四十年,也许还有人不知道,卡萨布兰卡这首歌的创作者是在看了卡萨布兰卡这部电影后,有感而写的。
这部电影后来成为了美国好莱坞编剧协会评选史上“101部最伟大的电影剧本”第一位,同样的经典,这首发表于1984年的卡萨布兰卡歌曲,成为了欧美十大金曲之一,它们相差了近四十年,在经典面前,再创经典。喜欢摇滚的人,应该都听过唐朝乐队的一首歌—梦回唐朝。
唐朝,是我国封建社会最鼎盛时期,也是文化发展的高峰,先有贞观之治,后有开皇盛世,对外发展海上远洋贸易,开辟海上丝绸之路,对内开科取士,广纳天下英才。
我还记得齐哥的一篇题为“这是我梦中的大唐”文章里的一段话:
“我想说的是,为什么?为什么我们那么渴望【梦回唐朝】?富有,亦或诗意?或者美轮美奂?统统这些只是因素之一。
更重要的,是包容。
唐朝何以伟大?因为自信。”很多人想时光穿越,梦回唐朝,也许是因为那个时代的开放和包容,或者是那个时代富有诗意,可在我看来,梦回大唐,并不是怀恋那个时代,而是自己内心期待向往的那个未来。如果你一直关注我的文帖,一直关注这个公众号的所有文章,你会发现,我对于想写的东西,只有七分表达,还有三分是隐喻。朋克之所以在中国根本没办法生存,是因为环境限制这种特殊的音乐形式,摇滚在中国之所以是伪摇,是因为该有的内心呐喊被压制了,大唐何以伟大?包容开放,自信独立。承诺的底气和情怀的底蕴真不是每个人都具备的。在过去的五年里,我宣传李亚四,传播古典情怀,未来,无论在哪种环境下,无论是大唐开放包容独立,或者现实的压制限制,我都会尽全力去实现自己曾经对一个老人的承诺,把同样经典的东西带给玩家,就如同Bertie Higgins创作的电影同名的“卡萨布兰卡”…..
Please come back to me,In Casablanca…..
公众微信号:longyu-lys

招商热线:18652125888
李亚四龙鱼芯片号码查询官网:www.longyu.co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