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是我言 ——他活成了李子柒的样子,却遭千夫所指,听听他怎么说

我要活成一个自由的人,拒绝一切奴役。
如是我说。
我是一个名牌大学毕业,同时也是一名回乡家里蹲的“废柴精神病疯子”。
我长发飘飘,邋里邋遢,行为乖张,肥宅形象。
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
我吟唱着。
在别人眼里,我“迷”了,“疯”了,成了孔乙己、阿Q、别里科夫等文学形象一样的活化石。
其实我是憋在屋里搞创作。跟李子柒没两样。
我写的是类似于鲁迅的《故乡》《呐喊》、沈从文的《边城》一类的书,也就是所谓的经典文学,有点批评现实的味道。我知道这样的书在目前这种情况下不太可能得到出版,我只能发到网上,虽然明知换不到钱。其实我也不是为了换钱而写作的,甚至也不是为了出名。
我明知我的所谓创作可能一文不值。
我把自己沉到了地狱一般的深渊里,却自以为在开眼看世界,看宇宙,看人生。而且不是为自己看,是为全人类,全宇宙,为“存在”本身看。
我是宇宙边缘的守护者,全人类的救世主。
如是我说。
所有人都笑话我,鄙视我,摇头叹息。
他人即地狱。你们鄙夷的目光就是奴役我的绳索。虽然我无法挣脱,但是也绝不会乖乖就范。
我愤怒道。
少不了的恶语相向。包括来自本该最亲近的人。
但是我不为所动,一意孤行。
我的作品,被读者说是:
捡到宝了。
比那些大神还好的书。
这书不应该在网上看,应该买了来,摆在书桌上,或坐在椅子里,泡上一杯茶,一页页翻过去,慢慢品味。
渐渐的,我竟然有了不少追随者。
虽然我仍然穷困潦倒,一文不名,疯疯癫癫,成了方圆几里乃至所有认识的人眼里的绝世笑料、废材点心及活宝现形记。
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
如是我说。
拒绝妥协。要活出自己的独特模样。
我的追随者中,大都是类似的社会弃儿,边缘人物。他们还有别的称谓,比如有时候是“三和大神,流浪大师,窃格瓦拉”等等。
他们唯一的信奉是:
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这辈子都不可能打工的。
他们拒绝奴役,不愿被剥削。
生命就这么短,我想好好享受人生每一分每一秒,按照自己的意愿去活,拒绝一切奴役。
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一切皆可抛。
如是我说。
风起了。
这天梦里,我得到了一个极好的电影创意:
一群身处社会边缘的猥琐小人物,穷困潦倒,甘于清贫但自由,拒绝异化和奴役,活在所有正常人的歧视眼光中,来自家人和同学朋友的异样眼光,关切责骂,分分钟让人无地自容,抑郁想死。
天上过飞机,那是在撒钱。黄橙橙的金币落了一地。
所有人都去捡。只有我一幅 众人皆醉我独醒 的模样说:
不要捡,那东西有魔力,被镀了魔法了。谁要是粘上了就再也摆脱不了了。就像吸毒。会一生沦为欲望的奴隶。
金钱、声誉、地位、权势等等,不过都是人们自造的囚笼,都是吃人的利器。目的只有一个,奴役你,让你短暂一生沦为陪葬的祭品。
没有人捧腹大笑。所有人漠然旁观。所有人都在抢地上的金钱。
你们都是坏人。说一千道一万,冠冕堂皇,到头来就是想奴役我而已。
如是我说。
风又起了。
那个试图奴役我的人,权且称呼其为资本家吧。
资本家说:我呸!奴役?你还好意思说我要奴役你?你有什么资格让我去奴役?你有本事就show出来吧!看看值得不值得我奴役你?
少用激将法。这一套对我没用。我人生的每一分每一秒,我的身体发肤,我的健康和未来,本来就是无价的,我没打算卖了换钱。你省省吧。不要试图奴役我了。
如是我说。
资本家继续说:真的?无价的?哈哈哈哈。你不要搞笑了好不好?你的吃喝用度水电房租哪一样不需要钱?没有这些你拿什么生活?你不劳动凭什么国家社会以及你的家人亲戚朋友养你?
劳动?我不是拒绝劳动。我只是不愿意干自己不愿意做的事。我只是拒绝被奴役。这个世界上的大多数所谓的工作,不过都是在浪费时间浪费粮食浪费资源甚至是“坑蒙拐骗偷”,总而言之是浪费生命的慢性自杀。我只是不愿意同流合污而已。你不要胡萝卜加大棒轮番上演了。只能徒劳无功,我不会上当的。
资本家继续说:你太消极颓废了。不要这么丧好不好?要有点出息。睁开眼看看。别人都在拼命提升自己,只有你原地不动。你这样下去整个一生就真的白白浪费了。好好想想吧。
拼命提升自己?拼命忙着去死还差不多。我们都是要死的,或早或晚而已。至少有一点我可以确定,就是,我曾经真正活过。
如是我说。
资本家放弃了。又来了一个人,据说是一名专家,文科教授,可能是学心理学相关的。
文科教授说:初步诊断,你是有社会退缩型精神分裂症,轻微社交恐惧症。你怕融入社会,你觉得跟其他人在一起不自由,占用了你的时间,浪费了你的生命。其实换个角度看问题,你一个人孑然一身的过一辈子,不觉得太无聊太无趣了吗?只有在人群中才能实现个人价值。
不要跟个苍蝇一样长篇大论叽叽歪歪了。我不怕人。我不拒绝社会化。我只是不想跟不喜欢的人在一起而已。跟你们这样试图异化我奴役我的人在一起一点都不自由,的确是在扼杀我的生命。
如是我说。
文科教授继续说:作为一名名牌大学毕业的大学生,你身上有很重的担子要背。你不能逃避责任。融入社会是占用了你的时间和生命,但与此同时你也通过自己的工作为社会做出了贡献,并从中获得了价值感成就感甚至归属感。是,也许名利都是身外之物你不在乎,可是人是社会关系的总和,没有社会性,连人性都没有了。一个人的生存跟野兽有什么区别?其实,归根到底,你也是为了生存,为了活下去而已。没有谁要苛责你。大家不过都是为你好。希望你成为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
少来。你真的以为你的所作所为对社会真正有用吗?这年头不都是你们这些所谓的“砖家”误事吗?要不是你们动不动不负责任的大放厥词,哪来这么多那么严重的灾难和人间悲剧?如果不是你们这些专家文过饰非,新冠会这么严重吗?你们拿着国家的经费,干了一件对社会有用的事了吗?还不是个个表面上冠冕堂皇私底下男盗女娼,精致利己捞钱,赚得盆满钵满肥的流油。口口声声为社会进步人民疾苦,实际上哪个不是把时间和精力都花在了精打细算如何从国家身上揩油,如何盘剥欺压社会低下层上了?农民工人辛苦种地拼命打工,把你们一个个养的脑满肥肠,却都在想着怎么实现阶层跃迁,盯着房子车子票子,甚至为了个学区房或者移民发达国家,下作的一点脸都不要了。哄抬房价绑架国民经济,吸血民脂民膏,通过人踩人成为人上人,这就是你们所谓的社会贡献?你们做的那些勾当,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刚才说人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这是马克思的经典论点,马克思还有更著名的一句话,也是共产党宣言正文的最后一句话,现在我也提醒你一下: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
如是我说。
文科教授红了脸,继续强打精神说:不要这么偏激,我们来就事论事。不可否认你说的这些情况的确存在,但是也不能不承认就是在我们这些专家和政府官员以及广大工人农民的一起努力下,才实现了国家的经济腾飞。我们并不曾鱼肉百姓,就像一艘大船,有人瞭望,有人掌舵,有人划船,分工不同而已。也许分配制度可能有些不公,可是这也是各阶层博弈的结果,是为了效益最大化。这不应成为你放弃奋斗的借口。
说的好听!社会分工?只是社会分工而已吗?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这个人吃人的剥削社会整个分配制度从根子上就有失公允,而这都是你们这些没有道德良心的专家的错。不要为跻身发达国家而沾沾自喜了,硕鼠和蛀虫一旦掌握了话语权,还真是善于给自己脸上贴金。经济发展不是你们的功劳,这是广大劳动者血汗铸成的纪念丰碑,你们不过是寄生虫而已。恰恰相反,正是因为你们的存在,经济是发达了,但同时社会分配极端不公,贫富差距失衡,钱权交易垄断教育资源,阶层彻底固化,广大底层除了娱乐至死,几乎再无翻身可能。整个社会陷入了低生育陷阱,人口萎缩大势已成。我可以毫不夸张的说,你们都是大汉民族的千古罪人。拜你们所赐,我泱泱大汉繁衍数千年生生不息,今天就要毁在我们这群不肖子孙手中了。你是一名教授,这是一个很容易计算的题。当前我汉人的实际生育率接近于1,也就是一对夫妇只会生育一个孩子,这样下去每过一代人就会减少一半人口,如此下去长此以往,只要不过一千年,我十几亿华夏人就将从这个星球上乃至这个宇宙中消失。
如是我说。痛哭流涕。
未完待续。可能演绎出一部堪比《树先生》的电影呢,谁知道呢。
无名泽,原创作家、资深编辑,编辑出版社科、励志、文学等类型图书二十余部,著有原创小说、散文等200余万字,如《情圣物语》、《青春那些事儿》、《网聊圣经》、《偷心日记》等。
本公众平台长期持续推送科幻文学、投资理财、教育励志、影视娱乐等类型的资讯文章,即时获取最新内容,请扫码关注nemoze公众号: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