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刊诗歌】崔万福:碛口,点燃一堆篝火

崔万福:碛口,点燃一堆篝火
此情只待成追忆
只是当时已惘然
崔万福,男,1968年出生,山西省朔州市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山西省作家学会会员,朔州市朔城区作家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在《诗刊》《星星》《中国诗歌》《汉诗》《山西文学》《黄河》《都市》《散文诗》《诗潮》《群岛》《福建文学》《叁花》《散文》等全国各地报刊发表诗歌、散文多篇。出版散文集《生命的跋涉》、诗集《新诗汇》《春耕酒》《暮晚》《足音》等。现为《新诗刊》杂志主编。
诗观;我灵魂深处,诗歌就是我永恒的碑文。
《碛口,点燃一堆篝火》
在碛口的河滩
我点燃了一堆篝火不是想用它取暖
和疗伤。
我的身体像一颗漂过水面的石子
惊飞两只夜宿河滩的小鸟。
我望着对岸,对岸
不知是否也有一双眼睛
这样望着我。
似乎是为了让她更加清晰地
看到我的面庞,我又一次拨亮了火光。
《四月,应州木塔》
我不会高过一座木塔。
或者,应该这样描述:我
永远不会高过应州的木塔。
高不过它的苍桑
高不过
它的云心、佛胆。
这是四月,这是梨花刚刚绽放的一天
我远远地望着木塔
我想把目光放在它的顶部
仿佛天空,一尘不染。
西郡村
村口的木桩上拴着一头牛
瞪着眼睛
倒嚼着自己的一生
村里的前辈,比如说
三大爷、林竹三爷已经老去
唯独是
一座烽火台高出村庄
玩快手的五小站在上面,先是和人憨憨一笑
高声喊着说:老铁们,点点关注
一群年轻人好奇地爬过来
压低土台
成了这个时代的烟火
《》沙漠上
拉骆驼的人走在最前面,我们
骑在骆驼背上和他一起行走
骆驼的头一张一扬,脖子上的驼玲
不时地发出声响,像个怀疑主义者在散步
把脚下的沙漠踏成一片虚空
唯一清晰的是骆驼的脚印
又在风中变得模棱两可,把每一粒沙驱动
拉骆驼的人仰起脖子喝了一口马奶酒
驼玲却响出阵阵隐喻,我听着听着
就变成了一粒沙
《》孙子说
周末,带家人回故乡
看到妻子双鬓长出的白发和我一样
脸上各自的皱纹比院里那棵老榆树的纹道还深
像桑干河的水一样,一波三折
四十年前这条河边建起一座电厂
电厂的烟筒青烟不断
河两旁的梯田是金色的,豆角成行成串
孙子的小手捡到一片绿叶,高高举起说
爷爷,为什么叶子是绿的,你和奶奶的头发是白的
我突然被怔住,面对这匆匆一生
目瞪口呆
回头拉住他的小手
自己手背上的血管憋得发蓝
才知道,叶子的绿色,显明树的生命
孙子的成长,真切地让我感到生命的延续
就是活着
《》我自己
每周出走在去教堂的路上
坐上六路公交,到南关小康村口
转弯走几步上二楼
先翻开赞美诗歌,然后读经文
举起手与信徒一起祈祷
整整一个多小时
右手按胸,心跳反复
如同经文所记,保守自己的心
胜过保守一切,因为
人一生的果效是由心发出
就这样,每月都要低着头来回十几次
为赦免自己的罪与不义
《》过庙会
四月八,崇福寺的红墙外
挤满了古铜色皮肤过庙会的男女
老人们慢吞吞地伸起腰
将一柱香点燃
庙里走出来的人们
唠叨着拜佛的事,远处
马戏团、古装戏、和一群孩子
在喧嚣过后,显出暗淡
寄托、或者孤独
慌张地篡改了各种诱惑
我的目光越过街道,越过人群
却越不过寺院
一群飞鸟在寺院顶上绕了大半圈
呼啦啦地拍着翅膀
它们尖叫的声音被冷风刮伤
我听不懂它们的语言
只有,抬头仰望
《》雨中梨花
先是一朵怒放的梨花
在雨中一动不动地望着我
全神专注
就像一个明辨是非的女神
花朵和艳丽
变幻着原野和山水
我不知道要走到哪一朵花前
才能放下自己
细雨穿针引线
让我在寻觅中蹲下身去
将掉在地上的一朵梨花捡起
此时,我在想,要是把这朵花放在衣兜里
即使死去,也是清白的
《》时光帖
已近中年,却常行走在时光之中
这缓慢的消磨是神的赐予
每年都是在这个季节
路两旁的槐树有残缺的面相
却又生硬地被复原
吐出新绿
树叉上那只老猫,眯着眼睛躺在一段光阴里
它显得很细长
不远处的石头门口
坐着的父亲说,他的一半也在阴影中
然后,慢腾腾地站起来
手中拄着一把榆木手杖,光影中
他站的地方也是我爷爷站过的地方
扶持新人成长 关注名家作品
关于投稿

上刊模式
读者支持
人气上刊
积极奉献
点赞上刊
编辑部选稿
微刊优选
评委推荐
优质上刊
新诗刊纸刊微刊同步展示
主 编:崔万福
编 辑:苏 苏
新诗刊平台收稿:新诗 古体 散文诗 散文 杂文 随笔
主编邮箱:[email protected]
收稿提示:没有在其他公众号发过的优秀诗歌及文章
本期编辑:苏 苏 邮箱:[email protected]
投稿时,作品不少于8首,照片不少于3张,附带个人简介。须知:来稿在平台推出(无稿费),纸刊选稿在平台。入选后有样刊薄酬。新诗刊合作联系微信号:sxszxsk山西诗歌委员会朔州分会 主管
朔州作协《新诗刊》杂志 主办
新诗刊力推新人 汇聚名家
打造诗歌优秀刊物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