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疫情中的猪队友,暴露了政府的重大缺陷

我之前说过,国内的疫情一开始之所以会爆发,是因为出了好多猪队友。最近澳洲的确诊病例与日俱增之下,猪队友也开始悄然现身,当然跟国内不是同一批。第一个是从尼泊尔经新加坡、悉尼回霍巴特的学生,回来出现类似流感症状,但仍旧上学,还在一家旅馆、一家饭店、两家酒吧打工。他在等待检测结果的时候并没有按要求居家隔离,继续上班。第二个是从古巴经伦敦回到珀斯的70多岁的妇女,她周五接受病毒检测,周六依然去听一个音乐会,周日就收到了阳性的结果。第三个就厉害了,是从美国回墨尔本的一个医生,尽管他也出现了类似流感症状,但坚持上班接待了70个病人。维州卫生部长说,一个医生出现症状以后居然还要接待病人,她简直惊呆了。结果这个评论掀起了轩然大波,那个医生认为部长说这样的话是为了政绩而带节奏,要求部长道歉,澳洲的医生们也群起响应发起请愿,澳洲医疗协会还主动站出来成为他们的坚强后盾。要部长道歉?这都是啥政治觉悟呀!部长还挺硬气的,坚决不道歉。要我说,大部分人听说这样的事情都会“惊呆了”,部长不骂你猪队友已经不错了,还道歉?那医生为什么觉得自己委屈呢?因为他坚持认为自己没有满足政府的疑似病例检测条件。澳洲卫生部官网是这样规定的:要成为疑似病例,必须同时满足流行病诊断条件(Epidemiological criteria)和临床诊断条件(Clinical criteria)。新冠病毒的流行病诊断条件是:过去14天内去过疫情风险国家,或者过去14天内接触过确诊病例。新冠病毒的临床诊断条件是:发烧,或者发生急性呼吸道感染(比如气短和咳嗽)。卫生部当前公布的疫情风险国家(地区)有:中国大陆、伊朗、意大利、韩国、柬埔寨、中国香港、印度尼西亚、日本、新加坡、泰国。所以,该医生认为,他既不是从风险国家返澳,也没有发烧、咳嗽,仅仅是流了点鼻涕而已,不满足疑似病例的检测条件,只是后来自己谨慎起见做了一下检测,没想到居然是阳性。澳洲媒体为了这个医生是不是该隔离、部长是不是该道歉吵得不可开交。但我认为,澳洲政府最应该看到的是,医生的“谨慎起见”暴露了当前疫情应对中一个很大的问题。为什么这么说呢?医生一开始觉得自己不用检测,是对照过政府的条例;但后来又去检测了,是出于自己的职业判断。这说明政府的条例跟医生的职业判断之间存在明显的矛盾。最后的事实证明,医生的判断赢了,政府的条例被打脸了。如果政府的条例跟医生的判断一致,那他也肯定明白,正常上班是会祸害病人的。那么,政府是否该反思一下,自己的那些条例是不是太松了?比如风险国家名单,是不是该把确诊人数超过100的国家都放进去?比如临床诊断条件,是不是该把流鼻涕等其他感冒症状都放进去?据有些媒体报道,这次新冠病毒确诊病例中,80%都只有轻微的症状,甚至有些人都没有任何症状,这难道不该让我们提高警惕么?为什么一定要烧得晕头转向、咳得天昏地暗才能算疑似呢?前面那两个疑似病例没事到处转悠,其实也是政府宣传不到位、没有向大众强调这次病毒的超强传染性的结果。欧洲现在沦落到成这副惨状,就是因为跟武汉一样,一开始放松了警惕。是的,澳洲的媒体信息透明、官方思路严谨,但这次我也看到了很多缺陷,最致命的就是为了保经济保稳定而导致的保守、迟缓和被动。尤其是那个善治经济的执政党,疫情闹到现在这个地步,不重点考虑如何控制扩散,居然先出台了一个刺激经济的方案,这算是演的哪一出?这样发现一个关一栋楼、确诊一例封一所学校的做法真的可持续吗?为什么不能提前把病毒扼杀在萌芽之中呢?真的希望是我多虑了。
你可能还想看:澳洲太软了,不如看看中国的这个邻国是如何硬核防疫的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