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邺城文学】常虹 ▏白洋淀的老船公(散文)

邺城文化◇有感悟在这里抒发
◇有思想在这里升华
◇有心声在这里倾诉
◇有共鸣在这里火花
◇走进邺城文学.
◇携手一同出发……

白洋淀的老船公
文/常虹
看雄安,又想白洋淀,一行的朋友都去过,我没有,想补一下遗憾,决定独游。
八点多,我就到了白洋淀,接近晚秋,是游白洋淀的淡季,人少些,但不影响我的兴致,阳光灿烂,天气不错,买票进淀,乘上手划的木船。
为我划船的是一位上了年纪的船公,心中顿时有点不悦,疑虑这么大岁数的船公,能否划得动船?欲言又止,再一想罢了。
船橹拨开清澈的水痕开始前行,我开始和船公攀谈起来,我好奇地问:“老师傅,您多大岁数了?”老人没直接回答,而是诡秘地一笑说:“你猜?”我这才打量起来眼前这位老人,老人头发短白,脸色是嵌在皮肤深处的黑红,显然是经历太多阳光的眷顾,眉毛零散,不规则,几根长长发白的寿眉很醒目,我有点讨巧地说:“六十六了吧?”。老人哈哈大笑摇摇头:“不对,不对,我七十五了”。我紧接着说:“不像,一点也不像!”
几句略带“恭维”的话就熟络了,老人打开了话匣子,问我:“喝水不?”,说着就递过来一个装满水的粉色太空杯,看着这个粉红色的杯子,觉得和老人衣着年龄不协调,老人似乎看出我有点异样的表情,便说:“这是孙女给我买的,让我年轻一回”。说罢又是哈哈笑起来,那笑容里分明洋溢着幸福和满足。我赶紧摆摆手说:“不渴,不渴……”。
船离岸渐行渐远,我看着满淀里过季的荷叶,有的只剩下残梗,有的由绿
渐要变黄,没有多少生机,内心不免升腾出一丝遗憾和惆怅来,突然老人指着前方,说:“快看,快看,淀鸪,淀鸪……”我还没明白咋回事,他又说:“鸟,鸟,白嘴黑身子。”顺着手指的方向,不远处有七八只水鸟,悠闲着游着,有的贴着水面振翅飞翔,掠过芦苇和蒲草,倏地不见了踪影。老人指着成片的芦苇荡饶有风趣地讲起“小兵张嘎”的故事,他说:“小兵张嘎确有其人,他真名叫赵波。
那时候日本鬼子欺负到咱家门口了,那帮龟孙子能沾啥光,大人小孩一条心……”。老人谈兴正浓,又说了他年轻时经历的“三反五反”、“四清”、“58年大跃进”、“63年发大水”等等。
不觉间,一个多小时过去了,准备返程,看着老人黝黑有力的双臂,在阳光的照耀下肌肉一鼓一拉地划桨,真的感叹这位老船公的身体是多么的硬朗!我禁不住地说:“您老身体真好,这么大年纪了,还能划船?真好……”我竖了竖大拇指。老人脸上焕出了骄傲和得意的神情:“我呀,身体没毛病,我家离这儿二十多里地,每早六点从家出发,骑自行车得一个多小时,中午不回家,找地方吃饭,下午四点回家……”。我说:“午休能歇会不?有双休日吗?”老人嘿嘿一笑:“没有,就没午休的习惯,双休不休!在家也没事。我老伴走了,我自己一个人,四个孩子有打工的,有开饭店的,有做生意的,他们都忙着哩,我一点也不用他们管,俺们村每月给七十岁以上老人补助90元,我再干点活,我的钱花不完,孩子谁困难了我还能帮一把呢”。老人乐哈哈说着,我暗自想:“我到这个年龄会成什么样子?我能干点啥?”,我从心眼里羡慕起老人来。
这次白洋淀之行,虽然没有看到盛开的荷花,没有看到繁茂的芦苇,也没有看到翠绿的蒲草,但我的心中已有另一番风景了,我深吸了口白洋淀的清新空气,顿时五脏六腑舒爽痛快。
图片|网络 审核|逆光 编辑|一杯水
作者简历
常虹,河北临漳县人,在邯郸工作,喜欢文学,作品散见于《邺城文学》、《黄河文联文创号》。人生格言:给永远比拿愉快!
完请长按上面的二维码关注我,微信公众号 ycwx866邺城文学,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微信号qh9289.体裁不限,字数不限,要求原创首发,来稿请附作者简介、照片、联系方式等。

原创作品作者授权发布★文章图片来自网络,
点击“栏目介绍”了解更多详情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