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举阁 情人节特稿】王腊忠 @铝钵子的故事 (外一篇)

铝钵子的故事 (外一篇)
上周我们汉寿二中85级初中同学建立了微信群,娟一进群就有一位叫勇的男同学热情地打招呼,说对她印记太深。
但娟怎么也想不起这个人,于是男同学勇便将少年时的照片传上来让他猜,为避免尴尬,娟赶紧下载图片私传其他同学指点,大家过电影似的,终于帮助她回忆起了当时所有情形,原来勇是隔壁班的,一个有亲和力腼腆高高大大的男孩,也解开了那年我们班的一个遗留的谜。

娟是湖北的,当时爹妈都去世了便来投奔汉寿的姨。我记得很清楚,因为她是插班生,娇小玲珑而又忧郁的眼神,扎着2个小羊角辫。八十年代吃食堂,学校统一蒸饭,所有同学每人一个铝钵子统一放在大竹蒸笼里,吃饭铃声一响,饥饿的同学们便会一窝蜂似的奔向食堂,寻找写有自己名字的钵子。我们每次都要捣腾半天才找到自己的饭钵子,只有娟每次都能在同一位置看到自己的饭钵,我们都很惊讶,问她是不是学校食堂里有熟人或亲戚,娟一脸茫然说真没有,初中3年一直如此,这也成了我们班热议的话题和未解之谜。

原来这都是勇的杰作,因为他是我们学校百米冠军,每次下课后总是飞奔食堂,将娟的饭钵子找出来放在同一地方。据他坦白:每年高中,大学放假,他会不时到学校食堂去找寻有关娟的回忆。
我们试图深挖勇这么多年的坚守和痴心之真实目的,却无进展,他只承认当时觉得娟背井离乡让人怜惜,如果当初娟知道了真相,如果当初勇表白了,会是一种什么结局呢?
王腊忠 2016.8.7日

@清晨,那一场感动
认识苹是在89年11月份,那年班上三个同学分配到边远的桂阳县医院实习,上班还不到一周时间,接诊了一位补牙的女孩就是苹,在为苹补牙的过程中,我们谈话时不经意议论起我们常德好,而认为桂阳属于蛮荒之地,人的素质也似乎差些,语言也比较难听懂。
第三天我收到一封没有署名的信,字迹娟秀工整共10页,前5页是英文后5页是中文,并夹了3张舞票。信的内容前面是略带责备的口吻埋怨我们的谈话伤害了一个怀化人的心,后面又表示希望和我们交朋友,问我们有没有胆子参加周末的舞会。看完信后我们三个人紧急开会,经过多方分析,从字体从信中描述的细节反复排查,回忆最近几天所有的生活情节,形成共识一直认为这封信的作者应该是女性,多半是我们接诊的苹,决定还是参加舞会,因为心里忐忑,赴约前在裤兜里还各揣上了一把水果刀。
果然没猜错,刚走到舞厅的门口,就看到一张熟悉的面孔,身材娇小的苹笑盈盈地迎了上来,告诉我她是刚刚从娄底师专英语系毕业分配的一位初中英语老师。我们总算一颗石头落了地。在苹的悉心教练下,我们学会了基本的舞步,那一晚我们都很开心,轻松愉悦一路哼着小调回寝室,想不到初来桂阳的历险成了一场浪漫之旅。

不知为何,苹单单青睐上了我,源于我的首诊负责制还是源于我的单簿略显斯文,或者实习队长的身份,现在也不得而知。因为实习前的培训课上,医院医教科的领导已经给我们打了预防针,实习期间不准谈恋爱,因为上届我们衡阳医学院的临床实习生曾拐跑了他们医院的护士,一旦发现开除实习资格上报学校,我是来自农村,是家里唯一的希望,当然不想落得这种局面,不敢越雷池半步,所以后来对苹一直客气而疏离。
有一天傍晚天很凉,我们沿着铁轨散步,夜色柔美路灯摇曳,把我俩影子拉得很长,行人稀少,青春的荷尔蒙如野草般恣肆旺盛,紧挨着苹娇弱如绵的身躯,我差点就情不自禁吻了她,此时一阵风吹来,我忍不住咳嗽了一声,我俩似乎便突然惊醒,各自抽回了自己的手。第二天清晨还不到7点钟,我们都未起床,就听到敲门声,是苹来了,还提着一大包东西,什么罗红霉素,止咳糖浆,感康接近十来种药,原来她是认为我感冒了,一大早就去了药店,其实应该算不上真正的感冒,也许是那阵风,也许是因为我的激动才引发的咳嗽,但那一刻我的眼眶湿润了,泪水不由自主流下来,印象中从来没有这样被重视过,我是一个医生,就算感冒了自己开药治疗也比她方便。
虽然我俩的交往随着我的毕业分配而结束,相约一起考研到同一个城市的计划也因为现实的无奈而放弃,虽然26年了没有书信也没有电话联系,但每每想起那天清晨她提着满塑料袋药敲门的情景,我的心都会柔软温暖地疼!
王腊忠 2016.8.6.
【作者简介】:
王腊忠,湖南汉寿人
常德市第一中医院口腔科主任、主任医师
湖南中医药大学硕士研究生导师
在省级以上专业杂志发表论文30多篇
主编专著《口腔学》
爱好写作,大学期间担任过衡阳医学院
校刊《花药春溪》编辑
1991年参加全国青年散文大奖赛
获过三等奖,在《散文诗》
《常德晚报》等报刊发表过多篇文章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