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记 | 第三十八章 重返拉萨

其实,这种与生俱来的自我保护意识是人生最宝贵的财富,它能保佑我们平安一生。

什伦布寺虽然占地面积不小,但除了五殿一宫和展佛台之外,就是一些米村、扎仓加僧舍,加上道路平坦,两个小时便已参观结束,为午餐赢得了不少时间,终于不必再吃简餐。吃饭的时候,大家纷纷聊起自己最感兴趣的东西。
“我太喜欢那个高大的弥勒佛了,我的个妈呀,那实在是太大了,都一眼望不到‘头’!关键是上面的宝石太多了,我恨不得把他背回家供着,每天就那么看着我也心满意足了!”风子神情夸张地说道,还伸开手臂比划了比划,引得大家哄堂大笑。
“你到底是看上弥勒佛了还是看上宝石了,我咋没整明白呢?”幕寒渊以玩笑的口吻说道,“你一定是看上宝石了——你们伊斯兰教徒不可能看上弥勒佛,对不对?”
“你猜。”风子挤了挤眼睛说道。
“我最喜欢那幅壁画——忘了叫什么名字了——上面有大象、猴子、兔子、鸟和果树,寓意是说大象、猴子、兔子和鸟终日为了树上的果实喋喋不休地争吵,都觉得自己应该独享树上的果实,后来经过佛祖的点化,终于认识到了大家应该和睦相处,共享果实。”杨辛燕说道,“其实人类也是一样——人性自私,所以才会损人利己,所以这个世界才会不太平,只有大家都认识到了共享的价值,才能和谐共处,这个社会也才会更加美好。道理其实很简单,但做起来却又非常困难。我想佛祖正是因为看清了这些人性的弱点,才引导人们修炼佛法,通过修炼佛法来强大自己,从而达到向善的目的。”
幕寒渊看着杨辛燕,脸上露出赞许的神情,并带头鼓起掌来。大家一边鼓掌一边纷纷说好,把个杨辛燕乐得笑开了花。
“我喜欢那些唐卡、壁画,还有那些建筑上的雕花、彩画等,做工精细,色彩艳丽,十分赏心悦目,可惜太多了,实在是看不过来。”雪茜分享到这里停了下来,大家都以为她说完了,幕寒渊正待开口,却又听到她继续说道:“要有机会在这住几个月,慢慢品味,那就实在太幸福了!”

?
“这些东西西藏太多了,几个月肯定不够!我建议你们在拉萨买套房,住下来慢慢看,估计得有个三五年才够。”幕寒渊说道。
“这个建议不错,风子,你觉得呢?”雪茜侧头问风子道。
“行啊,我听您的。”风子笑呵呵地答道。
“我喜欢的你们肯定想不到,要不你们猜猜,猜中有奖?”幕寒渊说道。
“别卖关子了,赶紧说吧。”风子接口道。
“展佛台。”
明显出乎大家的意料之外,俱都表现出疑惑的神情。
“首先,它的地位最高——明显高过几大殿,对吧?”
见大家点头称是,幕寒渊又继续说道:“为什么要把最高的位置给它,因为它展出的是分别代表过去、现在和未来的三生佛——无量光佛、释迦牟尼佛和弥勒佛,是佛教的灵魂之所在。
其次,我也喜欢它的建筑风格——简洁大气、雄健浑厚,在整个扎什伦布寺都是超凡脱俗、独傲群芳的存在。”
幕寒渊一边说,一边用手势比划着加强语气。
“一个简简单单的石碑,给你这么一说,还瞬间高大上了哈!”风子颇有些不屑地说道。
“咱们后面的时间怎么安排的?”雷实突然插话问道。
“原计划今天下午回拉萨,在拉萨住一晚,明天就启程沿318国道返京。” 雪茜说道,“雷哥有什么问题吗?没事,您有什么需要可以直接说哈,咱们可以随时根据需要进行调整。”
“没别的意思,我就了解一下。”雷实憨厚地笑笑。
“对了,各位领导,我有件事想征求一下你们的意见。”幕寒渊说道,“我以前跟你们提过我侄外孙失踪的事吧——有很大可能他就在拉萨。我这几天一直在犹豫要不要去找他。按规矩我应该陪你们一起返京,但是既然都来到拉萨了,不去找找好像也说不过去。你们给点意见呗,谢谢!”
幕寒渊说完看了看杨辛燕,只见她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那你肯定得陪我们回去啊,难不成半道把我们扔了?”风子抢先说道,一副隐隐不快的模样。雪茜在一旁微微点头,但面露疑惑。
“是这样哈,如果你们缺司机,那我无论如何都得跟你们一起回去,可我看你们也不缺啊——雷哥一直是一个人开,风子这边有雪茜顶替也够了,是吧?”说最后两个字时幕寒渊刻意看着雪茜,分明是想寻求她的帮助。
“就算你侄外孙真在拉萨,这人生地不熟的,你上哪去找啊?”雪茜说道。
“找人的经验我倒是有不少,这个倒不用担心。”
雪茜瘪了瘪嘴,转过头去看着风子,幕寒渊则转头看向雷实。
“跟我没什么关系吧!”雷实倒是很爽快地说道。
“没事,确实是我不对,我还是跟你们回去吧。”
回拉萨的路上,大家没有再讨论此事。因为是原路返回,风景也还是去时那些,没有什么特别新鲜的东西,倒是在路过的一个小集镇时,给碰到的两个小朋友送了几本书,顺便买了一些当地的特产,比如鸡血滕、天珠、绿松石、玛瑙、珊瑚等做成的手镯和项链等,都是准备送人的玩意儿。
其中一个小孩非常腼腆,幕寒渊在送他书和笔时,他一直躲在他妈妈身后,不敢伸手来接,他妈妈怎么鼓励也是没用。这让幕寒渊想起小时候的自己,那时候对于陌生的人和环境充满恐惧,完全没有接触的欲望,更不要说了解和学习了。其实,这种与生俱来的自我保护意识是人生最宝贵的财富,它能保佑我们平安一生。
“这样吧,我们明天先不走了,陪你找人,过两天再一起走。”晚饭的时候,风子重提旧事,但语气柔和了许多。雪茜也在一旁点头表示赞同,杨辛燕仍然在纠结的状态,雷实面无表情。
“那不成,不能因为我一个人耽误了大家的行程。”幕寒渊语气坚决地说道。
见雷实和杨辛燕都没表态,风子和雪茜也没再坚持。
“那好吧,你一个人在拉萨要注意安全,虽然这里的人看起来都挺和善的,但毕竟我们了解的不多,一切小心为上。”风子叮嘱道。
“好的,谢谢!”幕寒渊心存感激地说道,“你们路上也要小心,尽量慢一点!”
“好!”
大家再说了一些闲话便各自回房间歇息了。
“幕哥,我怎么办啊?都快愁死我了!”回到房间,杨辛燕即刻问道。
“我觉得你还是跟他们回去比较好,免得你父母担心。”
“不行,我就不回去。我现在就跟我妈视频,麻烦您先去卫生间呆一会好不?”
“好吧——”幕寒渊本待让她回自己房间,犹豫了一下,还是拿了一本书去了卫生间。但根本看不进去,她们开着免提聊天的声音是那么清晰,犹在耳畔。
……
“妈妈,拉萨简直太美了,太吸引我了,我想在这里多呆一段时间再回去,好吗?”
“你一个女孩子,孤身在外,太不安全了!”
“没事,这边的人都信佛,可善良了,不会有事的。还有好多提供免费吃住的地方呢,帮助那些有需要的人。”
“有那么好的事?”
“我说的是真的。就是因为这个地方跟我以前见过的所有地方都不一样,我才想留下来多体验一段时间,我还打算去找一份短期工干干。”
“好吧,我先跟你爸商量一下再回复你。”
“好的,谢谢妈咪,那我先挂了哈,bye-bye!”
“bye-bye!”
“你最好回你房间,说不定你妈妈会跟雷实核实情况,或者你直接去雷实房间跟他说说你的想法。”
“你估计雷实会同意我留下来吗?”
“看你怎么说,或许他不知道我们之间的关系,应该不会多想。”
“那我现在就去跟他说。”
杨辛燕回来的时候,幕寒渊正在整理照片,她垂头丧气的神情让幕寒渊感到结果不妙。
“没同意吧?”
杨辛燕没说话,可怜巴巴地看着幕寒渊。幕寒渊轻轻地拥着她给了她一个安慰的吻:“没事的,我很快就回去了,说不定我还比你们先到北京,一到北京我就联系你。”
听幕寒渊这么说,杨辛燕忍不住“吃吃”地笑起来:“哈哈,我骗你的,他们同意了。”然后抱着幕寒渊高兴得手舞足蹈,“你不会失望吧?”
“傻瓜,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其实,幕寒渊自己也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该失望,反正就那么紧紧地抱着杨辛燕,把头埋在她的肩膀上,不让她看见自己的表情。
未完待续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