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禹平文学●绝代芳华】屈 锟 ‖同 学 聚 会 散 记

NO.298
屈 锟 ‖同 学 聚 会 散 记
绝代芳华
那是2017年冬天的一个上午,高中同学春民打来电话说和凌杰、刘锋、军毅、成民等几个同学小聚一下。军毅、刘锋、成民和我这几年还见过几回面,凌杰自从高中毕业后也再未谋面,还是在2015年的冬天的一个晚上和其他同学吃饭时,酒酣之际,和凌杰通了个电话,后来也没见面。
记得那天一大早春民来电话有约,让我提前安排一下工作,准备下午几个同学小聚一下。说到这儿,我还对春民同学的热情抱有歉意,因为有一次为了在一起吃个饭,春民下午四点就开车在我单位楼下等着,用春民的话说“我就不相信你有多忙,我提前到你单位等你。”但那次也让春民等了良久,真不好意思,不是说我多敬业或者说多爱工作,只是单位就是那样忙。春民还是细心,他也是为我着想,把小聚的地方定在离我较近的南二环附近的饭店。那天下午我还在办公室时,凌杰同学就打来电话,说他已经到饭店等着。我也有些着急,想很快就走,但手头的工作一时还处理不完,只好让凌杰耐心等待,我很快的处理完手上的工作,就给领导打了个招呼,心急火燎来到赴约地点,这次终于没让春民表扬了一下。
我们几位老同学坐定,边吃边喝边聊,酒酣耳热之际,各自感叹起人生来,就聊起了高中校园的学习生活,回忆起了二十八年前青春年少同学间的人人事事。最后在大家的提议下,索性建个“高中同学群”。一呼百应,大家把各自能联系到的同学都拉到微信群了,一时间“群里”热闹起来,有的干脆激动地拿起电话聊了起来。随后“同学群”里的人慢慢聚拢了,“流落在外,失散多年”的同学都陆陆续续回到了这个曾经魂系梦牵的“家庭”——“洛中九O级高三(二)班同学群”。
有了这个群,同学们在里面你一言我一语地聊起来,仿佛岁月并未已过去28年,而还在1990年的青春岁月!
2018年春节过后,一天刘锋私下跟我和春民说,想组织同学们聚一下,当时考虑到人多,也没在一个城市工作生活,聚会可能不方便,想先组织在西安居住的同学聚会一下。因为大家都忙忙碌碌,没有进入具体落实阶段。
3月5日,刘锋突然发来微信说:“想把西安的10来个同学召集起来,在周二、周三热闹一下,问我有没有时间?”我说:“可以”。然后刘锋又交代我,他对有些事情不太懂,委托我和春民商议此事。因早上有一堆冗事,我没有及时联系春民,想等到中午再和春民说说,没想到热心的春民同学很快打来了电话,说起此事。竖日,春民又来电话,说刘锋想把咱洛南、商州或其他地方能来的同学都聚在一起。我想这时间太紧呀,好在春民热心,能量大,很快决定把时间定在周六,即3月10日,把所有想来、能来的同学都聚在一起,随后定下方案,在群里告知了大家。
是心有灵犀?还是磁场感应?群里消息一发,同学们便八方回应,如箭在弦不得不发,身移影随,一心向往,真是飞鸿归乡只嫌迟啊!群里响应热烈。最后有28名同学报名参加。其他同学也想参加,但有这样那样的事,因故不能参加,但心系聚会。
事情定下来,春民和刘锋积极地做着准备工作。春民让我3月10日中午就到饭店准备,可我因为要接上学的孩子回家,1点多才到。当时春民、刘锋、江涛三人给我要了一碗水盆羊肉等着我去吃,实在不好意思。吃过饭,我们四人去了聚会的饭店,然后开始联系远道而来的同学的住宿,想找个离吃饭近的住宿地,可看了几家,觉得卫生条件不怎么好。大家索性用手机在“美团”上找起来,还是春民有耐心,联系到条件好的酒店。
拿到酒店的钥匙后,春民第一句就说“让我先睡一觉,你们谁也不要打扰我”。春民确实累了,拿走钥匙就去睡了,其实他怎么能睡着呢?他在操心着聚会的事呢?或许他太激动,想见他的初恋(这是我的猜测而已,后经证实没有的事,或许他没给我说实话,这就不追究了,等那次他喝多了,我再套他的话,让他如实交代后,再告知同学们实情,留个悬念?呵呵呵!)。
我和刘锋、江涛在另一房间谝着梆子。江涛不抽烟,怕熏着他,我就和刘锋坐在靠近窗子旁边的小沙发上抽烟、谝梆子,谝的正火热,春民发来微信,叮嘱这叮嘱那,唯恐对远道而来的朋友照顾不周,我们几个也随便骂春民,让他好好做美梦想媳妇,其实我们几个咋能有春民那么细心呢!
正聊着微信群里,姜洲说到康复路了,杨荣兴说他也快到了,杨建峰说他也到饭店了,并告知郑丛婵和李彩霞也到饭店了。我叮嘱他们先去环城公园游玩。刘锋知道后说时间不早了,不能让来的同学等,立即出发去饭店接待远道而来的同学。就给睡觉中的春民打电话,春民确实累了,睡得像小猪一样,电话都没接。于是就去春民房间敲门,在3楼喊了半天,没人回应,我们决定先去饭店。后得知春民在八楼睡觉,不好意思,让爱热闹的春民最后一个人孤零零地驾车来到饭店。
饭店门口,陆续有同学先到,马辉、建民、姜洲、军毅等都来了,看着二十八年未曾谋面的同学,还好虽然岁月虽然改变了每个同学容颜,但大致还是过去帅气或标致的样子,一眼还是可以辨认出。
同学们陆续都到了,来了二十八位,还算巧,二十八年的岁月,等来了二十八位相聚的同学。同学相见非常热情,拥抱,握手,问候,都持重有节,只是没了年轻人的那种兴高采烈、调皮嬉闹的激情和浪漫。大家谦让之后围桌而座,互相交流,仿佛不是时隔28年,而还是在高中时期的一个班里。
那是他?那是她?就是他!就是她!记忆与现实,青春与黄秋,瞬间在瞳孔里调整焦距,定格出一张一张不敢相信又不得不相信的真实面孔。
曾经倔蓬的头发、蝴蝶结的发辫、胭红的面颊、乌黑的眉眼恍然幻化出一个一个带长长尾巴的小精灵,在对视的目光里游过来跳过去,似云烟缭绕隔断,有看不清庐山面目的味儿。
同学聚会,要把近28年同学情谊的纯酿,倒进杯里碰一碰,品一品,叙一叙,续一续。
为实现28年的期盼干杯!叮哩咣当,酒杯奏响的曲韵里,你敬我,我敬你,你祝我,我祝你,不缺不漏,不推不避,喝出个同学义气,品出个缘分亲味,几十年不就这么一聚,干!脸红了,缄口开了,话也稠了,心也乐了。酒香飘送热闹,喜庆笼罩聚会。
说成长与经历、辉煌与挫折,道家庭与社会、责任与担当,感世态炎凉无情,自然规律有常,悟生命时光短暂,精神灵魂不灭……话语没有了幼稚和天真、单纯和浮躁,尽是时光提炼的结晶,生命淘濯的美玉。
但见戴着黑框眼镜的何福民,比高中时期胖了,也许在税务机关工作,整天“鱼肉百姓”所致,还是那样的微笑,记得高中时期,福民同学的脸总是带着没有睡醒的倦容。
可爱的杨荣兴过去风风火火、能说会道的样子,在这次聚会上没有显现,也许是时间仓促所致,最明显的标志就是“聪明绝顶”了,搞金融这几年确实是“亚历山大”。
刘卫平,记忆中两颗大门牙,常穿的蓝色中山装,蔫蔫怪,现在可是保卫人民平安的大警察了,身形稍稍发福。但和过去略显单薄的身材相比,职业要求必须有个强壮的身体,要不怎么威慑坏人呢!在这要感谢他父亲为我们多年提供的伙食服务。
又要说到杨秋林了,诗写得超级棒,从它写的《孟春﹒长安同学聚会》可见绝不是浪得虚名,依然是敦实的身材。印象最深的是高中课堂上和秦海山老师的“阳刚”和“刚阳”之争吧,秋林后在陕西师大历史系学习,校园里碰到过几次,就是交流太少,应算作憾事。
说到郭永洁,我俩在西安联系较多,高中的记忆里是画画的特别好,秦海山老师曾请他做过素描,永洁对艺术的执着追求,绝对让人佩服,人长得秀气,这几年歌声也嘹亮了,看来心情不错。当然最应感谢的是,我结婚时还是永洁做的伴郎。
话说刘锋,用活泼可爱一点都不过,高一课间总是在楼道穿个球鞋蹦蹦跳跳地用手触楼顶,后在文科班,到是印象不多了。大概是2016年的冬季,应春民相约,在北大街的某个饭桌上,重续前缘,以后渐渐联系渐多,在我们初中同学群中经常闲谝,说起刘锋,他实在、义气。如果用人不可貌相的话,最值得学习和推崇的是刘锋多年来,每日练习书法,练好后有时会给我发一份还在QQ空间展示,让我欣赏。论起来他硬笔书法的水平,绝不输那些所谓的“书法家”。
又该谝谝王春民这个“群主”,这家伙现在在银行上班,在高中时应该和我交集不多。只知道在高中时说话总是头稍仰,脸上露出个小酒窝,爱写些“资产阶级生活”的小情诗,他和何福民出入成双,也就是卖烧馍不离笼畔,用现在流行的说法,他俩是否是个“gay”,或“同志”。也许他这种青春永驻的心态,导致他28年身材没变,帅气的样子没变,那个美容院应请他去做广告,效果绝对好。我现在对他的印象是心肠热、重情谊,群中有人称该同志“重色轻友”,可能他过去有许多艳事,这些“趣事”我还真不知道。如果那个同学知道,可以告诉我,我给他补记上。
同学时期的姜洲,白白胖胖,帅帅气气,似乎头发黑乎乎凶恶恶,毕业后再没联系过,群中才知道他是个记者,大学还就读于首都北京,是个经历很丰富的大才子,现在还保持着一颗青春的心,从他所写散文和诗歌可以看出,他的诗、散文、小小说,仿佛又回到了28年前激情燃烧的岁月,唱首罗大佑的《恋曲1990》才能代表我此时的心情。
谢辉,还时不时联系。记忆中的谢辉说话慢条斯理,写的钢笔字刚劲有力、超帅,常说些文绉绉的话,当然对他印象最深的一句名言“我这白头发一结婚就变黑了”,这句话在当时对我的启蒙很大,当然也很懵懂,心里还叽咕“结婚了白头发就会变黑,好期待哦”。但他的“哲理”现在我都无法证实真假,因为我到现在也没一根白发,是否与结婚有很大关系,但愿吧!不知其他同学有这方面的体会或经验,不妨可以分享一下。不过聚会时,谢辉确实是一头乌发。
王军毅,阔脸浓眉,在高中的时候,喜欢坐在座位上双手指头交错支撑着脸和人说话,给人一种踌躇满志的样子。毕业后成了大名鼎鼎的律师,现常居西安,我们还经常约饭吃,最喜欢听他讲些有关法律的“硬科技”知识。
严辉,那种高冷、活泼好动、快人快语的风格记忆尤深,印象最深的是他穿着的那件天蓝泛白的夹克衫。。28年后的一面,似乎显得消瘦了,也许是教育工作太辛苦的缘故,现在变得太廋了,以后多吃点肉,让自己多长点肉肉,显得富态。大家这次印象是这样,也这么说。
吴东山和杨建峰总是一块出双入对,高高的个头。吴东山高中时头发似乎较稀疏,可能是聪明的原因,人蔫蔫的,话不多,因是洛南西路人,还算说话能和我多些,能八卦的事就是高中时在家里似乎早早定了门亲事。这次聚会都没和他深谝,我们约好随后再聚,有了他的逸闻轶事,随后及时告知同学们。
杨建峰,瘦高的身材,和我同村,走路腰板挺得很值,颇有个性,现在身材还是保持的很好,我估计女同学都很嫉妒他的身材吧。还有我就纳闷,同和何福民都在税务机关“鱼肉百姓”,咋就不胖呢!还听说他的宝贝儿子很有出息,经常考第一,现在当上考上名牌大学了!
杨成民,同学中的“老板”。高中时,留着一撮小黑胡须,坐在平房教室进门靠窗的第一排还是第二排,毛笔字让我至今都羡慕嫉妒恨。如今开油井、卖钢材,生意做得超牛逼,是名副其实的大老板,同学们有想买车的、盖房的,就找“杨老板”,让他给打折吧!而且是同学中最早的超生户,有两个可爱的小卓玛。
居江涛,这个白净的高个同学,喜欢留个蘑菇头(可能表述不准确),说话风风火火,充满激情,多年努力,有了注册会计师资格,这可是个不得了的职业资格。多年来在西安工作,联系还算多,后去贵州,联系渐少,现又回归西安定居,这次聚会江涛也很操劳。
李彩霞,现在是一名出色的人民教师,人类灵魂的工程师。这个在群中答应好的把女儿送我做“干亲”的美女,高中时穿一袭身深蓝色的运动服、白球鞋的小女生,生气时总爱噘着嘴巴,煞为可爱。活泼的性格至今未变,这种乐观的性格让人欣赏。透漏点小秘密,聚会时,郑丛婵把她可爱的小闺女的视频录给我看了。
高中时期清瘦的陈军锋,永远是那标志性的微笑,对人很和善。这么多年还见过几回面,一次还聊到半夜。他用认真敬业的职业态度成就了他事业的辉煌,如今已经荣誉在身,习近平2014年在北京还接见了他呢!真好。还是那么和蔼可亲!
又该聊聊郑丛婵了,这个在高中一直学习很认真的乖乖女生,留着齐耳剪发头,也不算活跃分子,如今大变样,开朗了许多,看来岁月会磨砺每个人,让每个人内心热爱生活的激情在合适的时间都会迸发出来。最近几年也才联系上,2016年来西安还请我吃了个饭。别误会,有她他的老公陪着呢!两口子都是人民的公务员!恩恩爱爱,把人羡慕的!
贾桂兰,我很认同群中同学说的“资深美女”,坐在平房教室的靠北那一排位置,脸似乎圆圆的,反正我在高中对美女都不敢正视。如今聚会时也变瘦了,也许当下的审美潮流如斯吧,模样也没多少变化,一眼还是可以认出的。八卦一下,可能有许多班上的男生当时“暗恋”着呢?至于有没有,我还没有考证出来,男神女神们自己偷着乐去。她通过自己的努力考上了大学,成为人类灵魂的工程师,现在是桃李满天下。
我初中时的老班长、风流倜傥的帅哥潘凌杰同学必须大书特书一笔。潘凌杰同学是老相识,但高中毕业后再没见过,只知道他考上咸阳师范学院,由于出色而留校。凌杰记忆中一直很开朗,很喜欢开玩笑,现在和过去一样,没有多少变化。记得他给我讲过高三上了半截子还回家养兔去了。我就在想,这样的人才,如果继续养兔,说不定早已成了养兔专家了,就如长安县“眼镜肉店”的老板陆步轩一样成了气候,这几天或许作为企业家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参加政协会议呢。
“老景”,我喜欢这样称呼。景建民,是班上的班长,高高大大,帅气不用赘述。学习也很好,是我们那批同学中的佼佼者,早早地考入大学。我“高四”毕业后和他同在一个大学,同一个系,宿舍也离得不远,他算是我的学长,还能记得他当时给我这个学弟推荐好多名著让读,诸如沈从文、郁达夫等等,对我的学习还是有较大的促进作用,我没事也去他们宿舍蹿,还能记得他们宿舍好多同学。自从95年8月的某日,在县委办公楼,打了个招呼后再也没谋面过。这次聚会时比以前稍稍胖了,他说的“前檐溜的没瓦了”,我觉得还真没有那么严重,依然很帅气。现在也是我们同学里的佼佼者!
屈金萍,又名屈金婵,在初中时,她和我、潘凌杰一个班的同学,当时班上也就我俩姓屈,感到还蛮有亲切感,高中班上也只有我俩姓屈,还真有缘分,但属于近亲,不敢有超越同学层面的想法。也是几年前才联系上,这次聚会第一次谋面,她在群中说没喝过我酒,这话是真的。28年了,身子依旧婀娜多姿,堪称美女。现在自己创业,当起了女老板,倒也落个逍遥自在。
马辉,我们班里当时的吃商品粮的“城里娃”,性格开朗活泼,在班上多多少少还和我说过话,很爱帮助人。多年过去了,聚会时看见她和以前变化不大,现定居西安,以后可以常见面,想着都开心,同学们,你们说是吧!
董华荣,班上小巧可爱的姑娘,小圆脸红扑扑的,性格腼腆可爱。就在西安阎良区金融行业工作生活着。也许阎良的水土太好,聚会时的她,比以前更漂亮,性格也更开朗了。
郭蔚华,聚会时,出门早,来的太晚了,最后连饭也没吃上,酒也没喝上。模样成什么样,没亲眼看见,听说还是细心的群主春民给泡的方便面,只能“此情可待成追忆”。从照片中看出,和过去变化不大,记忆中英语学得超级棒,最终也成了英语老师。
最后该我谈一下自己,我的高中生活,可以用两个字概括“木讷”,用万茗同学的话说一直喜欢“傻笑”,也没什么特点。高中最大的糗事,就是那个留着小胡子的汉中籍的化学老师(教了1月就偷跑海南了)点名时,把我叫做“屈银”,当时我那种脸红啊,猴子的屁股都比不过。大学毕业后, 我作为一个山里的放牛娃偶然失落西安城,从事着与本专业毫无关联的工作。多年来也许由于自卑的原因,回洛南的次数寥寥,基本没有联系过同学们,但一直惦念着同学们的发展。28年时间,说一点变化都没有,显得虚伪,但率真的性格可能变化不大。
像个絮絮叨叨的老太太一样,把参加聚会的同学说了这么多,岁月是个杀猪刀,也许到了回忆的年龄。
这次难得的聚会,让我们渐行渐远的身影又回到彼此的双眸,让寒窗苦读情景重新定格在我们的记忆里,让久别重逢的惊喜催化我们感情的勾兑。 这次聚会虽然短暂,因短暂,弥足珍贵。我们知道,无情的岁月会再一次把我们拉开距离,在未来的路上又增添一次新的告别。然而,不论我们走到那里,是平淡无奇,还是显贵发迹,在茫茫人海,我们彼此会找到对方,喊出各人的名字。 人生路上的风风雨雨,使我们经历了从幼稚走向成熟的坎坎坷坷。岁月的沧桑爬上额角,谱写了皱折的诗行,在我们之间架起了重温的桥梁,铺垫起厚实的同学情感。 穿越时光的隧道,经受人生的洗礼,日渐增加的同学情永不褪色。天还是天,地还是地。同学还是过去的老同学。我们不会因地域的变换而疏远,也不会因岗位的不同而生疏。刻骨铭心的人生历练,教会了我们做人的准则,记住同学的宽慰。 同学情比水浓,同学情似海深。季节变换,时光轮回,尽管我们各自的工作、学习、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然而,每个人依然拥有的是一颗不变的心,千山万水难以阻隔。
我们虽然天各一方,但我们曾经所共同拥有的梦,一直牵引着我们向遥远的地方飞翔。山不转水转、水不转云转、云不转风转、风不转心转。只要有心,远在天涯,也如同近在咫尺;只要有缘,各奔东西也一定会重逢。
记住这个难忘的日子,记住每一个人的音容,大家紧紧地站靠偎坐在一起。一张合影留念,把浓浓融融的同学情,把喜喜滋滋的相逢画,定格在相机灯光的一闪之间。
挥挥手,挥挥手,回回头,回回头,再见吧,亲爱的同学,身体也要多保重,有望再相逢。
后记:由于常被官样的文章模式化,加之走入社会后生活有时被迫戴着面具,好长时间都没有写过这么酣畅淋漓的文字了,因为心情好。文中内容若对同学有不恭之处,还望海涵或指出,姑且作为茶余饭后的笑料而已。另好多同学姓名正确用字已无法写准确,作为失礼,屈锟桌子已经支起,酒瓶盖已拧开!薄酒一杯谢罪。

作者简介
屈锟,陕西洛南人,西安工作,毕业于陕西师范大学文学院、国际商学院,从事着与文学毫无关系的金融工作。多年来在《陕西日报》《城市经济导报》《城市金融报》《百姓生活报》《西北工商报》、中国人民银行主办杂志、银行内刊等发表评论、报道、散文、诗歌等200多篇,小说1部,曾获国家级征文优秀奖1次,市级征文优秀奖3次。
禹平文学主创团队
文艺顾问:李江存 王养龄顾 问:刘剑锋 杨克江何献国 胡云山 郭昊英刘新民萧 军 郭博元 吕文斌 吕三运主 编:乐俊峰副主编:闫秀民编 辑:乐俊峰法律顾问:王婷刊头题字:马英武编委成员:乐俊峰 闫秀民 陈大维 张军锋 杰 布李 斌 麻新平贺自力 闫勇军 若 兰蒹 葭林 溪 赵 鸣 张正阳 杨学艺本期编辑:乐俊峰(lxct668)
征稿启事:
禹平文学,原创作品的摇篮。汇聚原创美文,面向全国征稿。包括:散文,小说,诗歌,古体诗,故事,影视(剧本),书画,摄影,歌词等。
禹平文学,文朋诗友的家园。捕捉你青春岁月中的每一次心灵的震撼,记录你人生旅途每一步成长的足迹,分享你七彩生命里每一句诚挚的心声。
禹平文学,规范运作的微刊。平台常年聘请法律顾问, 维护原创作者合法权益, 同时郑重提醒广大作者谨记,文责自负,严禁抄袭,切勿一稿多投。对于不自重的作者和任何侵犯原创权益的人,我们的态度是,零容忍!
原创文学净土
禹平文学
微刊主编 | 乐俊峰

《禹平文学》?授权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及作者
图片版权归原图作者、商务合作请联系微信号:lxct68
敬请长按二维码关注我们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