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都来观鸟了,结果没带望远镜怎么办?

本来这篇文章应该会特别特别欢乐的,结果正好傍晚得知一位熟人以及导师级的人物离世,就有点心情复杂,会时不时的回想和她相处的一些细节,所以打算更新下推文,让自己分散下注意力。
这周五也就是昨天,成都太阳之火热,走在路上都要晒融,让你以为是七八月,但是其实才4月。为啥子要约这一天去龙泉山呢?因为我们推算了很久,要么抛弃这个,要么抛弃那个,最后决定抛弃闪电老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我们要自食其力上山!
我很早就在期待再回龙泉山刷猛禽,因为前两次都很刺激,但是前两次要么忘记带墨镜,要么忘记带吃的,这次我就专门写了list,千万千万不要忘记了啊。于是我按照List准备,当天一早跑去地铁站,等出地铁看到正在吃面的面大师,我突然意识到一个重要事情:我的苍天啊,我出门没有带望远镜啊!
于是告诉了两位大师这个让人无地自容的消息,好在他们都是见过大世面的,表示完全没得关系。等上了滴滴车,我还在确认闪送的可行性,结果两位大师无比自信的说,没得望远镜一样可以观鸟。之前情绪多低落的,本着来都来了,那就看下到底要怎么裸眼佛系看鸟的心情就上山了。正好滴滴司机和我算半个老乡,相谈甚欢,一路很多话的到了目的地。
在农家乐准备东西的时候,面大师把他的单反相机给我,说用这个当眼睛。一开始我很怀疑,但是我没脸质疑。于是,就跟在大师些后头开始去找林鸟咯!
因为平时都用相机拍鸟拍花,所以要先找找手感,好在面大师说不需要技术,按快门就得行,我就开始尝试了。
旁边坡上的大姐是我的第一个拍摄对象
对面树上站的灰脸鵟鹰 其实还是能看清楚的
其实我还没完全适应,朱大师就找到对面树上站了灰脸鵟鹰,我用镜头怼上去,发现真的能看清楚耶,迅速按快门,按完就检查发现拍进去了耶,那套动作流畅自然,emmmm。
再往前走,面大师对着前方坡顶顶上一个影子说,哎呀,黄鹂,说完那个鸟往一边飞了,哼哼,虽然我没看清楚,但是我掌握了主动权,直接咔嚓乱按,居然还真拍到了呢。
不要怀疑,这就是黄鹂
你们放大之后能看到一点点黄色的
回来的路上又遇到三只黄鹂从旁边路过
成功抓拍到两坨鱼雷型黄鹂
不信你们可以放大了看,真的是黄鹂
这是另外一个单独的版本
这个就非常明显了
本来以为是两位导师关爱脑残来带我看鸟,哪想到还有我指路的时候,就在大师些还在拿望远镜对焦判断到底是s啥子的时候,很不好意思,我已经拍下来了呢。
虽然鸟藏的深,但是我的镜头毒呀
你们猜这个是啥子鸟?
天气太热,没找到多少林鸟,现在正好是恩桃季节,面大师发现一棵野的樱桃树,顺便看周围没得人,在观鸟的同时,品尝一下鸟类食物的味道,也算是一种严谨的科学求真态度了撒。朱大师在一旁嘴里说着这个怕不好吃,怕是别人家种的,一边接过了面大师递过去的樱桃放进了嘴里。我也吃了,很苦。。。。。。
野恩桃的特写
正在摘恩桃的面大师
定焦镜头不好惹啊 退了很远才拍清楚
走回农家乐的路上,右方飞来一只猛禽,我用镜头跟了一阵,一路猛按,竟然在镜头里面发现这只猛禽的尾巴缺了一半。把那几张照片按个放大看了,感觉相机简直太神奇了,相机把那种一瞬间的东西记录的好清楚,那是我用望远镜无法体会的,因为用望远镜就得靠脑子记,稍微时间一长就会记忆模糊,照片就很明确了呀。啧啧啧,难怪闪电老师每次都抗一个大相机啊,突然好想试试他那个了。啊哈哈哈哈哈
这样看好像很正常
这样看就很明显了
因为拍照水平才差,我还没有到人镜合一的程度,常常无法聚焦,甚至不知道镜头怼到哪里去了。
本来想拍前方电线上的北红尾鸲的雄鸟
结果回去看照片才发现焦点对到后面了
嘿,之前还没发现后面有一只黑尾蜡嘴雀
意外之喜,意外之喜
这张照片很喜欢
拍出了那只偷吃恩桃的黄臀鹎被人发现之后仓皇逃窜的紧迫感
既文艺又悬疑的公路片
因为天气太热,太晒,我们看了些林鸟就返回农家乐静止不动,一动不动,吹风等猛禽。
但是,这次吧,猛禽来的不多,来的也不咋个正经。
仿佛在认真飞行的雀鹰
飞到一半,哎哟抠哈jio
正在认真迁徙并且酷酷的燕隼
啊,飞到一半,突然想闻下Jio的味道
等的莫法,因为山上没法打车下去,正好看到有个路过上山的出租车,大家飞速收拾行李,等在路边,朱大师更夸张,还要爬到坡上确认出租车的走向。结果,车上载了人不理我们。
于是,我们决定发扬艰苦奋斗的精神走路下山,并且朱大师答应了要找个鹰鹃给我看,所以,他一边冲壳子,一边假装很认真的找鹰鹃。
当然,鹰鹃并没有那么容易找到,走到一个弯弯拐拐,视线很好,又背靠着一个坡坡,看着山下的城镇真想赋诗一首,但是面大师他们听到有鸟叫。甚至决定要等一等,好嘛,大师些吹口哨,结果那个鸟飞叉叉的就靠过来了,我的文化水平太低了,只是一直在感慨,我去,这鸟的声音好好听。
本来以为只有一个,结果陆陆续续飞了好几只围着我们,还约靠约近,大师些说这个是棕噪鹛哦,我本来还打算翻哈书,还没来得及,它已经跳到我肉眼都看的清楚的地方了。我的妈呀,长的比白颊噪鹛好看,声音也比白交噪鹛好听,啧啧啧,但是大师些说它们这么热情,怕也是很容易遭,又觉得好造孽哦。那些逮鸟来喂的,不仅自私还是法盲!好吧,希望它们能在这块小地方上好好的生活久一点吧,这是音痴对歌神最谦卑的祝福。
这个造型,大家一看就知道肯定是我拍的
面大师后来也拍了无比清晰的版本
但是我觉得那个太匠气
还是这种野生版本有生活气息
来龙泉这几次我们都听到啄木鸟的声音,结果终于让朱大师找出来了一只灰头绿,然后我也把它给捕捉了下来。
大家能看到脑壳后头那个黑线吗?不一样哟
没看到那说明你们还不够虔诚
本来我们就铁了心要走路下山了,结果半路上遇到一个好心司机把我们送到了龙泉驿城区,车上还有司机的小女儿,因为司机不收钱,两位大师又没带礼物,于是朱大师就提醒我把剩下的橘子送给了小妹妹。嗯呐,散播正能量,散播爱。
昨天那趟龙泉行,就是热热热热热热热热热,但是还多好耍的,所以,如果到了观鸟目的地却没有带望远镜,那同伴和同伴的相机就成了你的望远镜。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大家知道答案了吗?
话说有类似经历的朋友吗?请留言告诉我啊,别让我一个人囧。。。。。。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