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楼、汉奸及其他

在一盛产煤炭的乡镇的公路与铁路之间,矗立着一座日寇侵华时修筑的炮楼。时光透过炮楼的射击孔瞭望着四周的一切:庄稼青了又黄,黄了又青。顽童变成耄耋。草房变为瓦房,瓦房变为楼房。公路上的独轮车换成毛驴车,毛驴车又换成汽车。铁路上蒸汽机车变为内燃机车……世上的一切都在变化,而炮楼被定格在那儿,时光似乎忘却了它的存在。村里人说,那是文物,不能动。在过去的那个疯狂的年代里,所有的旧的东西都被扫除掉了,炮楼周围却多了一圈院墙护卫,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
诸多的文物成为中华民族的骄傲,而这座炮楼,如果也算是文物的话,却是中华民族耻辱的象征。村人农闲时,就议论炮楼:“洋鬼子就是能,现在有些正在盖着的大楼、正在修建的大桥说倒就倒,这炮楼六十多年还是照样。”解放后,人们还没有保护文物的意识时,炮楼没有被百姓拆除盖房,或许是日本“洋灰”的质量确实好,人们无法完整地拆下砖石,而幸存下来。日本人是能,一个泱泱大国却被只有弹丸之地的日本占领了八年之久,残杀百姓,奸淫妇女,掠夺资源。致使中华大地千疮百孔,一片废墟……日本人不但过去能,现在仍然能。如今的中国亦成为日本产品的主要出口国,大量的外汇再次流入日本人的口袋,而且国人心甘情愿。
据说,当时炮楼里只驻守着几个日本兵,居然镇守着方圆数十里的地盘,真是匪夷所思。日本人之所以肆无忌惮,究其原因主要是有汉奸助纣为虐。有资料记载,日本人在华人数最多时二百万人,而在册的伪军则多于二百万,加上无法统计、不在册的汉奸,数量更是多得惊人。据日本厚生省统计,侵华期间,日本人死亡四十七万人。而中国的死亡人数何止五百万,难道这些人都是死在日本人的枪下吗?如果没有汉奸当走狗,日本人别说占领中国八年,就是八个月也难。
“汉奸”,词典上这样解释:“原指汉族的败类,后泛指投靠侵略者、出卖国家民族利益的中华民族的败类。”随着抗日战争的胜利,汉奸得到了应有的惩罚,但汉奸是否就此绝迹了呢?非也!张炜在长篇小说《刺猬歌》中把窄脸的坏人称作“土狼”的后代,而现在随处可见的奸佞之人大概都是汉奸的后代。他们不但继承了汉奸“投靠”“出卖”的本能,而且随着时代的发展,这种本能也在发展,这些人往往隐藏较深,破坏力更大,汉奸后裔大都有心理障碍,心地阴暗,他们唯恐天下不乱,不管在那个行业,只要有人正正经经做事业,周围就会聚集一大批“汉奸后裔”,他们投靠炙手可热的权贵,时时为你制造困难,制造压力,将你置之死地而后快。那些人自己不做事,也不让你做事。你做事,他就坏事,都不做事了,他就挑事。用柏杨先生发明的“酱缸蛆”为之命名最为准确。
朋友经常议论邻近一个地区的人,那儿的人无论在哪儿都非常的团结,相互帮衬,相互提携,让人羡慕。而那些“汉奸后裔”却是“内战内行,外战外行”,比起他们的父辈们有过之而无不及。看到老乡的成功,妒火中烧,千方百计去压制,而且还有冠冕堂皇的理由。“汉奸后裔”适应能力很强,有人的地方就有他们的影子,躲在角落里,等待机会,施放暗箭。
炮楼的存在时时提醒着人们:汉奸死了,还有汉奸儿子,汉奸儿子死了,还有汉奸孙子,汉奸的子孙是没有穷尽的……
对付他们的惟一办法,就是毫不妥协地斗争!只有斗争才能使这些败类毫无立足之地。他们使用的阴招、损招毕竟是见不得阳光的。
二○○八年一月十二日于《泰山周刊》编辑部
【原载《放牧心灵》,散文随笔集,阿滢著,台湾秀威公司,2010年7月出版】
长按二维码,关注我的公众号,会给您带来更多精彩文章!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